当前位置:首页 > > 特级乡村生活

第一百三十七章 接待?虐待!(4)

    一行人有说有笑,往高宗家的小洋楼而去。走了几百米,众人看到前面一处荒芜的山坡上,有十几名上了年纪的村民,正挥着锄头,却是在垦荒。

    高家村家家户户的责任地都足够耕种了,所以在高家村垦荒是个很不正常的现象,尤其是如此多的老年人一齐垦荒,让事情透着玄虚。而最为诡异的是,这些老头老太太似乎一个个做事都心不在焉,往往挖个几锄头,就往大胖他们这边瞅上一瞅。

    高宗身为村长,他哪能察觉不出这事儿的不同寻常?他稍稍一琢磨,心里一咯噔,立马就明白了,这事儿敢情又是小辉在使坏,要整刘书记他们……还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啊。

    大胖哪里想得到这些老头老太太根本就不是在开什么荒山,而是在挖陷阱,要陷的就是他和他的下属们。还隔着百把两百米,这货就饶有兴致地问高歌道,“高村长,这是个什么项目?要种植什么东西吗?”

    镇里随行的人也是兴致勃勃,其中两个副头头最是来劲,话说这高家村要是做点什么事情出来,都可以算是自己的政绩啊,升迁的资本呢。

    高宗当然不会把其中的阴谋告诉这帮人,小辉到时不找自己算帐才怪呢,他苦笑了声道,“对,这些山荒着也是荒着,不如挖翻了,随便种点什么,总能产生点价值不是。”

    “高村长有眼光,挺会想事啊。”大胖乐悠悠地赞叹了句,道。“不过这东西也不能随便种。得选个好的项目。尽量把效益最大化……这样,你们先只把荒山挖翻了,回去之后,我们研究一下,看究竟种什么最好最划算。”

    “那就麻烦刘书记你们了。”高宗假装猩猩。

    “麻烦什么,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吗。”

    大胖拍着肥胸爽快地说道,他这话才说完,只见荒山上一个老头停止挥锄。他不是别人,正是高歌高老头。

    高歌朝着大胖大声喊道,“哟,这不是刘科长吗,今儿个怎么有闲情逸致,带这么大一帮人来咱村里游山玩水的来了?”

    大胖和高歌自然是认识的,他笑着回道,“高老伯,我这不是游玩,是来视察。来了解情况。”

    “视察,了解情况?”高歌惑问。“是不是你们农业局将会在咱高家村弄点什么好事?”

    “呵呵,小歌子你还不知道,刘科长现在是咱龙潭镇的镇委书记了。”高宗告知高歌道,他猜得出来高歌其实是在故意装糊涂,估计这正是诱刘书记入坑的一个步骤,不过高宗也懒得管了,任小辉那小子折腾去,自己尽管坐壁上观、怡然自得地看热闹就可以了。

    高歌听闻一愣,随即拍了拍手掌,高兴地道,“这敢情好啊,刘科长……哦不,是刘书记……咱高家村谁不知道,刘书记你可是个勤勤恳恳、踏踏实实,讲实话、做实事的好官。由你来领导咱们,咱们脱贫致富的日子不远啦……这生活有盼头喽。”

    “高老伯过奖,过奖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不勤恳踏实,哪里能为人民造福吗。”高歌这记马屁拍的,让大胖受用无比,这货就有些飘然了。

    “刘书记说的是。”高歌说着,一脸真诚地笑道,“其实我觉得呢,要想造福老百姓,勤恳与踏实是个态度,基本的必须的态度……然后,切身地体验感受老百姓的辛勤劳苦,这点才是至关重要,刘书记你说呢。”

    “高老伯你这话是至理啊。”大胖深表赞同。

    高歌举了举手中的锄头,“那刘书记,你也来切身体验感受一番咱高家村村民们的辛勤劳苦。”

    “没问题。”大胖也没多想,痛快地应了声,衣袖一挽就要往山上而去。这可是个与民同苦、与村民们打成一片、亲民的好机会啊,得抓住了。

    他身后的谭副镇长则想得比较多,连忙提醒道,“刘书记,这会不会又是那个欠揍的家伙,设局来折腾咱们?”

    大胖一愕,细细一琢磨,以自己对辉子的了解,还真有这个可能。大胖看向那些兀自挖着荒山的老头子老太太,见他们都很轻松的样子,大胖就不怕了,不就挖个荒山吗,哥哥身强体壮着呢,怕毛啊。

    大胖来到高歌跟前,接过他手上的锄头。

    “刘书记,这四棵杂树桩围起来的一片,就由你来挖。”高歌指了指,这四个树桩子圈起来的这片地,面积约有两分的样子,“挖完了,估计你体验感受得也差不多了。”

    “这一片就包在我身上。”大胖一瞅,这片地不大吗,很快搞定的事情,于是痛快地答应道。

    大胖舞着锄头,卖力地挖了起来——这货的悲剧由此开始了。

    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很在理,看花容易绣花难。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看别人做起来很容易,等自己亲自去尝试体验时,才发觉原来并非自己主观臆想的那般。

    挖地也是如此,但挖地的难并不是体现在技术方面,相反挖地并没有什么技术性可言。

    挖地是个全身性的体力活,先要直起腰身,紧握着锄头,举起双臂将之高高地挥起,再弯下腰身,用力地挖下去。在挥锄的过程中,还不能让锄头脱手飞出去,故而得抓得更紧……

    挖地用的三叉锄只有七八斤重的样子,挖个几锄头几十锄,确实不会有什么疲乏感。然而,再轻松的动作,也经不起往复轮回地做啊。更何况大胖现在挖的还是荒山。荒山的土**的,地底下草根树根什么的纵横交错,挖起来最是废劲了。

    大胖挖了十几锄,毛事都没有。

    挖了二十来锄头后。不适感隐现。

    挖到两分钟。他开始感到胳膊有些发酸。

    继续一分钟。双手发麻,腰与背亦有了酸痛的反应。

    咬牙再坚持一分多钟,种种不适的感觉加重了不少。

    大胖停止了挖地,他直起腰身来看着自己揽下来的这两分多地,刚刚觉得面积不大,现在咋感觉大了数倍呢……体会到挖地真正滋味,大胖后悔了,刚刚不应该轻巧地答应高老头。这下惨了,真挖完不累个半死才怪呢。

    不行,得喊人来一起挖。

    大胖刚要喊谭副镇长他们过来帮着挖,高歌却抢先开了口,“我说诸位领导啊,你们不来切身体验感受一下咱老百姓的辛勤劳苦?”

    “对对对,都赶紧的,上来。”大胖乐了,这高老伯比高宗那老头上道多了。

    “……”

    镇里十几名随行人员不情不愿地上来了,他们一上来。老头老太太们就不挖了,拿着锄头走过来。除了妹纸刘茹芸外,一名随行人员人手塞一把。

    高歌在边上乐呵呵地说着风凉话,把他们像套大胖一样套得死死的,让他们这锄头无论如何也推脱不出手。

    大胖本还打算让他们帮着自己挖呢,未料还没开口就被老头老太太们抢先下了手,他那个无语啊。到这里他基本上能够断定,这事儿十之九九是辉子那家伙谋划的。不过他话已说满,回头已无余地,再扛不住也得把这两分多地给挖翻了,没办法,谁叫自己是龙潭镇的一把手镇委书记呢,说出去的话,就必须变成现实啊,不然以后自己拿什么服人去?

    好在有这么多人陪着一起被折磨,这让大胖心里倒也平衡了不少。

    镇里一帮人痛苦地埋头挥着锄头,他们抢走了老头子老太太的生意,老头子老太太们没事干了,通通撤了。高宗看着以大胖为首的镇里那些人一张张苦瓜脸,心里那个爽啊,笑咪咪地问高歌道,“小歌子,你这玩儿的又是哪一出?”

    “还能是哪一出,用心良苦地给刘书记他们创造机会,让他们好好地体验感受咱民苦民生呗。都是一群天天坐办公室喝茶看报纸吹空调的官老爷,即使下来视察也是走马观花作个样子……不给他们这机会,他们以后哪里知道要带着咱们往哪个方向走啊。”高歌洋洋得意、毫不脸红地吹嘘道,今儿个自己亲手把镇里的人如此折腾,这可是以后吹牛皮的资本啊,看谁还敢小瞧自己。

    “切。”高宗鄙视道,“小歌子你脸皮不薄吗,这机会是你创造的吗?借十个胆子给你,你敢?”

    “嘿嘿,现在不就已经敢了吗。”高歌厚着脸皮道。

    “你就吹。”高宗不屑道,“我还不知道是小辉那小子安排的。”

    高歌挠了挠头,“宗哥这都让你看出来了啊。”

    “瞎子都看得出来啦。”高宗给了高歌个白眼,略一沉吟,感叹道,“不过不得不说,就像你刚刚讲的,小辉或许有整人的心理,但更多的还是用心良苦……刘书记他们今天这一番体验感受,对以后他们在官场上的道路,都是会有很大帮助的啊。”

    高歌嘿笑道,“必须有帮助啊,不然岂非枉费了咱和小辉的这一番苦心,还有那几百大洋。”

    “几百大洋,啥意思?”高宗高光刘瑶琴皆是不解。

    “你们说这大中午大太阳的,谁愿意出来挖这荒山啊,他们可是小辉花钱雇来的,一人六十大洋呢。”高歌右手比了个六的手势晃了晃,又指了指那帮已然远去的老头老太太。

    “……”

    大胖别看平素和洛辉一起时,总是吊儿锒当的不着调不靠谱,其实他还是有几分硬气与骨气豪气的。即使浑身寸缕尽汗湿,骨骼肌肉酸痛到近乎要散架,他也咬着牙,硬是把大包大揽下来的两分多地给挖翻了,而镇里其他的那些人,早累到趴下了,有两个甚至差点中暑。

    大胖的表现让高宗高歌他们很是吃惊,不由得对肥肥直竖大拇指,暗赞刘书记是条汉子,好样的。而刘茹芸也是小小震惊了一把,擦亮了眼睛刮目一看,没看出来呀,刘胖子还有点男子汉气概。这是洛辉和大胖都没想到的,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从荒山上完成任务下来后,大胖啥心思都没有了,带着一帮人,摇摇晃晃地回了镇里。胡乱地洗了个澡,草草地扒了两碗饭,把自己给扔在了床上。

    这次事情后,镇政府谁人都是谈高家村色变,以往但凡是下到村里去视察,谁都愿意去,被人爷一样地捧着伺候着,吃好喝好,好处也少不了。

    然而对高家村,除了大胖外,却是打死都没谁愿意去,妈的,这根本就是去找虐吗!(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