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特级乡村生活

第一百三十五章 接待?虐待!(2)

    一行人出了小洋楼,一马当先的大胖准备拉车门上车,高宗连忙喊住他,“刘书记,不用开车的。”

    “不开车?”大胖大惑,“从这里到镇上,没十几公里也有十来公里,咱们徒步过去得多长时间啊,过去刚好吃晚饭?”

    “我又没说要到镇上去吃饭。”高宗汗一个,他隐隐觉察出了不对劲。

    “不到镇上去吃,那到哪里去吃?”大胖如坠五里雾中。

    “到村北三寡妇家去吃。”高宗道。

    “三寡妇家?她是你们高家村最富有的人家?还是她做的饭菜最好吃?”大胖一头雾水。

    “不是,她是我们村最穷、最可怜的人。”高宗道。

    “什么?你带我们去那样的人家里吃饭?”大胖有些火起来了,尼玛的,我堂堂镇委书记来视察,你不在家里安排宴席、不请去餐馆酒店里,我不跟你计较。你居然安排我到最穷、最可怜的人家里去吃饭,还是个寡妇!你这不是无视我这个书记,根本就是在羞辱我啊!

    “刘书记,你是个体恤咱小老百姓的人,不这样你哪里能够看到、体会到真正的民苦民疾。”从大胖的反应中,高宗半清楚半朦胧地看到,貌似刘书记并没有小辉说的那么高尚啊?

    “那就去三寡妇家里,今儿个咱好好地体验一下真正的民苦民疾。”大胖嘴上痛痛快快地说着,心里那个郁闷啊,玛的这老高太tm不上道了。

    作为镇一把手。他不可能来反驳高宗这番至情至理的话。更加不可能来反对他这个安排。大胖只好压着心头的怒火。郁闷地点点头。

    高宗是个人精来的,至此他已经完全看出来了,这刘书记除了可能不贪不腐不嚣不横外,其它方面和那些庸官俗官没有任何区别,自己是被小辉那些话给忽悠了啊……也不知那小子这样做是什么目的?估计不是开玩笑,就是在整盅刘书记。

    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咱懒得去管,也无力管得上。现在问题是。刘书记来咱村,咱如此地怠慢他,他能不记咱的帐?他以后能不给咱小鞋穿?丫的,小辉这小子心忒黑,有你这么坑人的吗?

    “刘书记,其实我这样子安排,是小辉的意思。”高宗在心里用狗血把洛辉淋了一通,然后把他给抖落了出来,对大胖小声说道,“要不我们别去三寡妇家了。就去镇上。”

    大胖闻言立时一张脸就拉得跟马脸似的,原来是辉子在使坏啊。这家伙肯定已经知道我就是龙潭镇新上任的书记了,故而故意折磨我来的,良心真是大大的坏……只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覆水岂能收回?今天这栽只能认了。

    “就去三寡妇家,就像高村长你说的,不到她们这些穷苦人家里去,怎么体验得到真正的民疾民苦。”

    “刘书记你真是个为民着想的好官……”高宗一大撂不要钱的高帽子直往他的脑袋上罩,直差点没把他给夸成海瑞、捧成包青天,这让大胖心里平衡了许多。

    “……”

    三寡妇的家在整个高家村是最偏僻的,还位于一处半山腰上,机耕路都没通到她家门口,距离高宗家差不多有两里路呢。

    这两里路直走得以大胖为首的镇里这帮人气喘吁吁,但没谁敢说半点句怨言,刘书记要体验真正民苦民疾的话都放出来了,谁敢喊怨啊。

    这是一栋典型的毛爷爷时代的房子,墙体是土砖,屋顶是茅草,到处都有被雨水蹂躏过的痕迹,显得破旧不堪。走廊的晾衣竹杆上晒着几件打着补丁的旧衣服,屋前的土坪里,几只老母鸡低着头在地上寻觅着什么。

    旧房子的左侧用木棍搭了个简易的灶房,灶房上冒着炊烟袅袅,却是灶房里有人正在生火炒菜。

    “三寡妇,新来的刘书记他们来看你的来了。”高宗对炒菜的那人喊。

    “哦,刘书记来了啊。”一个看十去七老八十的老妇人从灶房里走了出来,她就是整个高家村最穷最可怜的人三寡妇,实际上她的真实年龄五十才出头。三寡妇面对镇里一帮人,出人意料的淡定,她的表情更是如看破红尘般的平静。

    不知情的人以为她见多识广心理素质好,知道的人则清楚她这是脑子有了点问题。其实三寡妇是个无比苦命的女人,一生受的刺激太多了,尤其是几年前姓寥的侵犯了她家细妹子,让她一夜老了十几岁,同时脑子也出现障碍。

    “三寡妇,这就是刘书记。”高宗指着大胖作介绍。

    “刘书记好。”三寡妇一张脸干枯无肉,她毫无表情点了点头,颤颤巍巍地走到走廊里,拿了个马扎过来,往大胖跟前一放,“刘书记你坐。”

    大胖看着木偶机械般的老媪,心里突然说不出的难受。这种难受有人们看到非美好事物本能的感官上的难受,亦有内心对这个老媪的同情所造就的难受。总之大胖难受得很复杂,他把马扎拿到三寡妇眼前,“老人家你坐。”

    “我不坐。”三寡妇又把马扎放回大胖跟前,依旧面无表情地道,“刘书记还没吃中饭,刚好我饭菜做熟了,你就顺便吃一碗……你不要嫌弃饭菜简单、做得不好啊。”

    “不嫌弃不嫌弃,你辛辛苦苦做好,我哪会嫌弃。”大胖连连摆手,这话他倒是发自内心,这货说到底还是有些人性的。

    “刘书记你是个好官,要是别的当官的,怕是话都不会和我多说两句,而你居然还不嫌弃我做的饭菜……你是个好官。”三寡妇说完这话,就趔趔趄趄地往灶房里去了。

    大胖赶紧跟过去帮她炒菜,锅里煮的是小白菜,因为刚刚三寡妇过来和他说话去了,没人翻炒,小白菜烧焦了不少,灶房里弥漫着丝丝刺鼻的糊味。

    “老人家,都烧成这样了,还能吃吗?”

    “只要你不嫌弃,就能吃。”三寡妇道。

    “不嫌弃,哪会嫌弃呢。”大胖忙不迭地道。

    “那就麻烦你盛出来。”三寡妇拿了个菜碗给他。

    大胖把菜盛出来,问道,“老人家,下一菜炒什么,我帮你来炒。”

    “我一个老寡妇,炒一个菜就足够了,哪里还有得下一个菜炒。”

    “你中午就吃这个?”大胖额头上涮涮地n道黑线,他还想着下一个菜自己亲自来掌勺呢,免得又炒成这副惨相,从而自己这午饭,就难以下咽了,没想到……

    “刘书记你不嫌弃。”三寡妇这句话又来了。

    “不嫌弃,不嫌弃。”大胖再次赶紧表态。

    “那盛饭吃。”三寡妇拿了个饭碗给他,揭开了一个黑乌溜秋的铁锅。

    大胖端着碗往铁锅里一瞅,额头上的汗水直如泉水般涌了出来,只见铁锅里的东西黑麻麻的,这煮的什么玩意啊?能吃吗这?(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