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特级乡村生活

经一百一十一章 洛辉发飙(2)

    ()五名小青年中打头的那人左右耳朵各打了一排闪闪发光的耳钉,他的左眼角有颗黑痣,乍一看让人还以为是那啥呢。痣哥一双眯眯眼恶狠狠地盯着高首,“乡巴佬,你敢说你的烧烤没问题!”

    面对这群恶狼般的青年,高首颤颤巍巍,低头哈腰赔着笑,弱弱地辩解道,“几位小哥,我做生意讲的是良心,有问题的东西哪会拿出来卖啊。”

    高首本以为在这梦寐以求的美食街拥有了一席之地,生意火起来了,ri子就会过得顺风顺水、火火红红,没想到居然招来了这些豺狼一样的东西。

    这些豺狼要是喂个两次饱了、滚蛋了也就好了,可它们越喂越胃口大。前两次各给了他们五百块,这次他们一来开口就索要两千。自己拒绝,他们就耍起泼、耍起横来,居然还污蔑自己烧烤的东西有问题。

    做为一个进城谋生的农民,高首很无奈,他想过要找洛辉来帮忙解决这件事情,但他觉得自己已经够给洛辉添麻烦、欠他够多的了,所以高首就想用点钱把这事宁息下来算了,结果……

    高首很心酸,自己本本份份摆摊,本本份份做点小生意,凭自己的辛劳汗水与良心挣钱,结果……没所谓的合法摊位时,被城管像过街老鼠一样地追得满江城跑。有所谓的合法摊位了,生意好了,又被这些豺狼给盯上了。最可恶的还是这些豺狼,居然还打自己闺女的主意……

    高首的心在滴泪,他的眼眶有些发红,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妖魔鬼怪如此横行霸道?使得小农民、小老百姓讨份生活,就如此的艰辛?

    “cao尼玛的,你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啊!”痣哥怒目圆睁,一巴掌就拍在了烧烤架上,直震得烤炉里的炭灰乱飞,让木炭变得更加红艳刺眼。

    “我的这些烧烤原材料都是新鲜的,真的没有问题。”高首有些畏惧这人的目光,闪躲着说道。

    围观的人群都是同情地看着高首,甭管认不认识这五个小青年,一看他们这欠揍的面目、这嚣横的态度,谁想不到他们是在找这烧烤摊的茬、在无理找理来闹事啊。不过没有人挺身而出,各人自扫门前雪,勿管他人瓦上霜。这种腥事,看看热闹就也算了。

    “反正我一个哥们昨晚上吃了你的烤鸡翅,回去后浑身冷汗直冒,肚子里跟刀绞一般,到医院里一检查,医生说吃坏了东西……他昨晚在医院里打了一个晚上的吊针,到现在人还在医院里住着……钱还没付,没个五六千块,根本就出不了院。”痣哥斜着眼角的那颗痣,看着高首yin冷地笑道,“乡巴佬,你看着办。”

    他这话破绽百出,一听就知道是信口瞎诌的,但高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难道还能和流氓去讲理吗,高首只好道,“小哥你那哥们在哪家医院,你带我去看看,如果真是我的烧烤引起的,我好当面向他赔礼道歉。”

    “去去去,你去看个毛啊去。”痣哥手掌比划了个砍杀的动作,凶声道,“我那哥们现在对你恨得是咬牙切齿,你一去,他不拿刀砍死你才怪呢。”

    “那……”高首心下惴惴,很是为难。

    “那什么那,赶紧把那五六千块钱的医药费掏出来啊。”痣哥见高首被自己完全吓住,得瑟道,“你现在不掏钱,我哥们再在里面住个几天个把星期,到时就不是五六千能了事喽。”

    他这话已经是**裸的威胁与敲诈了,人群中嘘声四起。五名小青年恶狠狠的目光一瞪,嘘声再无。

    痣哥手伸到高首跟前,“我和你说明了啊,现在掏钱,是六千块。你再磨磨唧唧的,马上涨到一万块!”

    “志哥,和这乡巴佬废话那么多干吗,咱们先砸了他这个黑心摊子,替……替伦哥出口恶气再说。”一名马脸青年叫嚣道。

    另外三名青年张牙舞爪,嚣张地附和,“对,志哥,砸了这乡巴佬的黑心摊子。”

    “还愣着干吗,砸啊!”

    痣哥眉毛一竖,手一挥,五人气势汹汹一拥而上,就yu动手打砸。

    高首一看要砸自己赖以生存的摊子,只得硬着头皮赶紧拦住,“几位小哥,有话好商量,好商量。”

    “还商量什么,六千块,钱清事了。”痣哥冷笑道,“否则我先砸了你的摊子,你的钱照样跑不了。”

    高首小声道,“几位小哥,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痣哥yin邪地笑道,“有啊,让你女儿陪我们乐呵一个晚上,这事就一了百了。”

    其余四名青年都是yin笑,其中一人还贱笑道,“对,让你们女儿陪我们玩一个晚上,六千块就免了你的,而且你女儿还能好好地体验体验飘飘yu仙、**的滋味,你这是一举两得啊,乡巴佬!”

    “你们,你们这些流氓!”高首闻言气得嘴唇发抖,儿女是自己的命根子,岂能让人如此羞辱,他心一横,咬牙道,“你们别欺人太甚!”

    “乡巴佬,欺你又怎么样!”痣哥yin冷道,“我们不仅要欺你,而且还要骑你女儿!”

    四名青年又是一阵荡笑。

    “我,我,我……”高首气得眼眶通红,浑身颤抖,可我了半天,他也没我也个什么来,说实话他一个进城农民工,对这些流氓真的没辙。

    至于报jing,他有想过,但他真没打算报,第一jing察和这些人是不是一伙,是个未知数。第二,就算jing察管了这事,制裁了这帮人渣,但换来的肯定将是这些人渣更加疯狂的报复。

    高首虽然老实本份,但人生风雨历程几十载,他对这个社会、对这个社会上的人的人xing,看得很透。所以早在这些人渣第一次来勒索保护费时,他就忍气吞声地选择了妥协,选择了花钱消灾……高首没想到,自己对有些人肮脏卑劣的人xing,认得还是不够透彻!

    “我什么我!你咬我啊。”痣哥狂道,“告诉你乡巴佬,今天你这摊子,我们砸定了!还有,你那一万块钱,一分也别想少,老老实实地给老子双手奉上来!除非你不想在这里混下去!”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高首也是不管不顾、彻底地豁出去了。他双臂一张,强硬地把五人给拦了下来,嘶声吼道,“你们要砸我的摊子,就先把我给砸死。”

    痣哥先是一愣,随即他打了个手势,两名青年立马上前就要把高首给控制起来。

    高倩倩贝齿紧咬着红唇,看到这里她再也忍不住了。洛辉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胳膊,柔声道,“别怕,一切有小辉哥呢。”洛辉把一直在拍摄的手机视频保存好,交到高倩倩手里,正yu粉墨登场时,场中却是变故陡生。

    ps:

    推荐兄弟的一本乡土好书,《让煤炭飞》,重回八几年,种田,垦煤,好不快活……

    book2983660.aspx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