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特级乡村生活

第一章 离开

    ()仲夏酷暑,烈ri当空,天气格外的炎热。

    洛辉的这辆七成旧的破二手长丰猎豹,前几天空调坏了还没来得及修,坐在里面就跟在蒸笼里烤着基本上没啥区别。好在把四个窗玻璃放下来,快速行驶的车身带动空气的流动,风呼呼地直往车厢里灌,倒也有几分凉爽。

    车子沿着柏油马路,从市区一路狂奔八十公里来到偏远的龙潭镇,洛辉下车问清楚去高家村的路后,长丰猎豹拐上了一条机耕路。这是一条典型的乡间土路,乡间土路的特se永远都是坑坑洼洼、尘土飞扬的。

    长丰猎豹虽然是越野车,奈何这款车本就不是什么好货se,又实在有够破,方方面面的xing能大打折扣,是以速度压根就跑不起来,这下洛辉有得罪受了。洛辉的衣服后背很快就湿透了,他一手掌控着方向盘,一手直甩着涔涔的汗珠,直咒骂着这破车这鬼天气。

    幸亏只受了十几分钟的罪,机耕路便延伸进了一片林子里。这片郁郁葱葱的林子有点规模,林间鸟语花香,溪水潺潺,绿荫成影,气温相较于外面低了不少,更有阵阵的清新水腥草腥味扑鼻而来,让人神清气爽。

    洛辉露出了几许微笑,“这才是大自然的气息吗。”

    越往林子里去,清新气息越是闻着舒服,让人叫爽,洛辉正自觉得奇怪,忽地只觉眼前一亮,却是一条玉带般的河流穿林而过,出现在了前方。

    河道蜿蜒,五六米见宽,清澈的水面倒映着青草绿树、蓝天白云,再点缀着点点灿烂金se阳光,一阵风儿轻柔拂过,荡起波光粼粼,一切是如此的和谐,说不出的美妙。

    洛辉看得呆了一呆,随即兴奋得猛地一脚油门踩下去,长丰猎豹‘嗷’地发出一串怪啸,停在了横亘河两岸的一座修建不算很久的石拱桥上。推开车门,洛辉几乎是跃出车子的。三步两步地下了桥,来到河边,清新的水气直沁人肺腑。

    洛辉深深地吸了口气,蹲下身来掬起一捧溪水,试着小啜了一口。本来洛辉并没有抱什么希望,没想到这水的味道还真是不错,清凉中带着淡淡的甘甜,比那什么瓶装桶装的矿泉水好喝多了。

    洛辉笑了笑,一连几大捧下腹,只觉得透心凉心飞扬,浑身上下舒爽透了,要不是自己旱鸭子一只,洛辉肯定会把自己扒个叉叉不挂,一头扎进水里泡上一阵再说。

    “唉,这么热的天气,这么清凉的河水,却不能下去游上一遭,真真是大大的遗憾啊。”洛辉正自叹惜着,口袋里的手机却是响了,摸出来一看,是死党刘大胖打过来的。

    刘大胖跟洛辉的关系非同一般,两人从小住在一个机关大院里,这可是实打实的发小。后来从幼儿园到高中,两人都是同班同学,甚至大学两人都还是校友,只是专业不同罢了。刘大胖真名刘大志,因为肚子不小、吨位不轻,洛辉劝他减肥他不听,干脆就叫他刘大胖了。

    “喂,辉子,哥儿们几个今晚上k歌去。”洛辉接通手机,刘大胖洪亮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

    “要去你们去,哥哥我对那种地方兴趣缺缺。”洛辉直接明了地回绝。

    “嘿嘿,反正又不用咱们掏钱,不去白不去啊。”刘大胖笑得很贼。

    “你这死胖子,又糟蹋纳税人的血汗钱。”洛辉嗤之以鼻,大胖是个官二代,托他老子的福荫,这货现在是江城市农业局的一个副科级干部,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人民公仆啊,平素里他为了江城人民呕心沥血,鞠躬尽瘁,这唱个k什么的,当然由广大人民来掏钱买单了。

    “辉子你这话不对啊,本科长要批评你。”刘大胖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打起了官腔,“伟人们都说了,只有懂得休息的人,才懂得工作,这适当的休息娱乐嘛,不正是为了工作……”

    “打住打住。”洛辉可没心思听那货扯歪理。

    “那个,辉子啊,晚上还是一起去。”刘大胖说着突然声音一压,神神秘秘地道,“我们科室昨天来了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那妹子脸蛋光滑,皮肤白皙,五官端正,三围匀称,那叫一个水灵动人啊……我把她也叫上,刚好让她安抚一下你刚刚受到伤害的小心灵。”

    “滚!”大胖的话触痛了洛辉方才平复的心伤,他直接掐了手机,往口袋里一塞。

    洛辉蹲下身去,捧了几捧水狠狠地摔到脸上。

    清凉的河水让洛辉心绪渐静,他长长地吐纳了几口气,目光几个跳跃,凝落在远处河面的一对尽情zi you嬉戏的水鸟身上,脑中情难自禁地浮现出了一张化着淡妆的娇丽面孔,这是一张这半个月来洛辉一直都试着淡化甚至抹去的面孔——这张面孔叫萧若兰。

    两年多前大学毕业,大胖在他老子的活动下,进了市林业局。洛辉没有听从老爸的安排,却是通过自己的能力,进了江城一家合资企业,并通过一年多的努力,成了部门主管。萧若兰是在洛辉当上主管后,成为洛辉的直系下属的。

    萧若兰来了后,用她的柔情主动对洛辉发起了攻势,并成功攻陷洛辉的心城。两人相恋之后,萧若兰一直都是小鸟依人、千依百顺的,外人都直夸她将来肯定是个贤妻良母,直羡洛辉好福气。

    然而,就在半个月洛辉准备带她回去见老爸老妈时,萧若兰竟突然辞了职,并向洛辉提出来分手。

    那天下着淅淅沥沥的蒙蒙细雨,透过办公室海水蓝的玻璃,洛辉看到萧若兰在雨雾中与一名形体矮挫的青年男子拥吻,然后上了一辆奥迪a6l。这辆车是辆公务车,车牌洛辉很熟悉,因为洛辉还在读高中时,老爸正是这辆车所在部门的一把手。

    看着这一幕,洛辉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随即嘴角却又现出了几丝笑意,暗自庆幸,亏得还没带她去家里,不然这辈子自己都休想认清这个女人的真实面貌。

    接下来洛辉也辞职离开了公司,很多人以为洛辉的离开是因为萧若兰的背叛,其实洛辉只想暂时离开这片势利现实、勾心斗角的钢筋水泥丛林,找个清静的地方,去过自己向往的——壹种悠闲自在舒逸的生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