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老兵传奇

第二四八二章 我回来了(大结局)

    血肉亲情从来都是楚岩心中最为重要的事情,所以,他不想自己在端木玲珑的面前干掉她的爷爷,不管她的爷爷和她之间是不是存在着一些难以化解的矛盾,他必须要搞清楚端木玲珑和端木海之间发生了什么。

    当然,还是那句话,端木海楚岩是肯定不会放过的,因为他所做的事情已经让楚岩没办法放过他了。

    尤其是当楚岩知道端木海在端木玲珑身上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控制要挟自己的时候,端木海就必须要死。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敢于拿自己的亲孙女来做这种事的人,绝对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在他还没有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之前,楚岩必须要将他扼杀掉才行。

    开着车子,楚岩侧目看了一眼端木玲珑,接着便直截了当的询问道:“玲珑,你和端木海之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要那么做?你可是他的亲孙女不是吗?”

    端木玲珑摇摇头,对于楚岩这个问题,她根本不知道答案,不过她虽然不知道答案,但是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一番想法的。

    所以在楚岩的话音落地之后,端木玲珑沉思了片刻,接着便轻声感慨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爸爸死而复生,突然间跑出来救我,却被那个自称是我爷爷的人给打成重伤塞进车子的后备箱里,别说是我这个孙女了,恐怕就连我爸爸在他的心中,也不见得是亲生的。”

    端木玲珑虽然只是感慨而发,但是楚岩却将这件事情听进了耳朵里,因为,如果找不到其他显而易见的问题,那么,恐怕这种事情存在的可能性就会被无限的放大。

    “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端木玲珑回答完楚岩的问题之后,马上便反问了一句,而且在楚岩没有回答之前,便马上追加了一个问题,道:“还有,你和端木海是怎么认识的?你们有仇吗?为什么他要利用我来要挟你?”

    对于端木玲珑的问题,楚岩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不过既然端木玲珑问了,楚岩也不会什么都不说,所以楚岩短暂的思考了片刻之后,这才摇摇头,沉声道:“玲珑,这事情说起来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的。不过有一件事情你说的没错,我们之间的确是有仇,只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清楚,我们之间的仇怨从何而来,因为我也不知道,从那一天起,他就成为了我这辈子必须要找到的仇人。”

    楚岩这番话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然而事实情况却恰恰就是如此,先生与他之间的恩怨,真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似乎,先生自从楚岩被强制退役的那一天起就存在,只不过当时的楚岩并不知道而已。

    至于先生的身份,楚岩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让楚岩有些始料未及的事情是先生居然是端木玲珑的爷爷端木海,这其中的事情就更让楚岩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当然,摸不着头脑也只是暂时的,端木海所做的一切,都会有一个根源存在,那个根源楚岩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找到他,找到他之后,一切的问题,就通通的一目了然了。

    端木玲珑没有去打断楚岩的话,因为她看得出来,楚岩是真的没有欺骗她,楚岩是真的不知道答案。

    有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原本追寻的是一个人,却总是会牵扯出很多人,而事情发展到最后,真相总是告诉世人,很多人的身后,还会存在着一个人。

    看似很复杂的循环和脉络,实际上却都有其存在的缘由,先生的事情恰恰就是其中的一个最好的例子。

    楚岩是因为雷瓦斯的事情,挖出了一系列的阴谋,就连五人组都是因为雷瓦斯挖出来的,原本以为五人组就是一个最大的利益团体了,因为这个五个人的影响力十分之巨大。

    但是,事实证明,这样想就是大错特错了,五人组之中,存在着一个代言人,碧昂斯娜,碧昂斯娜的背后,一直都存在着一个透明人、隐形人,而这个人,就是先生。

    事情追到这里,就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先生就是最大的幕后黑手。

    所以楚岩必须要了结此事,不管先生是不是和端木玲珑之间有什么关系,楚岩要做的就是避开端木玲珑的直接面对,从而将先生干掉。

    这是既定的事实和计划,楚岩不会去改变他,端木玲珑不知道这些,她也不在意这些,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那个所谓的端木海真的是他的爷爷。

    亲情虽然很复杂,但是如果亲情中存在着百分之百的陌生感,那么,亲情与陌生人无疑。

    还有一件事情很重要,都说亲情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有时候无需要去找什么证明,当两个人真的是亲人,仅仅是站在那里,一个眼神,就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但是在端木玲珑的脑海里、心脏中,这种熟悉的感觉是压根半分都没有,她的脑海里,心脏中,有的只有对那个自称是她爷爷的人的恐惧,那种恐惧,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没有掺杂半分的杂质。

    楚岩看着一语不发的端木玲珑,忍不住笑了笑,接着沉声感慨道:“玲珑,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你父亲的事情?”

    楚岩的询问让端木玲珑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即便轻声道:“楚岩,我不明白,我父亲已经去世了,他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在我面前?那个人,真的是我的父亲吗?”

    端木玲珑心中的一团乱麻楚岩十分的理解,楚岩伸出手轻轻摸了摸端木玲珑的秀发,随后点点头,道:“玲珑,端木强山的确没死,他被先生救走了,不过根据我手里所掌握的资料,似乎,端木海与端木强山之间的父子关系也并不融洽,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不过我可以确定,端木强山的确没死,至少,在你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没死。”

    根据端木海的行事风格,以及楚岩手里所掌握的对端木海的了解,端木强山冒险来救端木玲珑,这对端木海来说,就是一种背叛,而先生对待背叛自己的人,一向都不会多温和。

    所以,不管端木强山的身份是什么,他可能在短时间内,日子不会太好过。

    端木玲珑从楚岩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而她在得到了答案之后,却不知道自己该继续说什么。

    楚岩也没多话,继续开着车,很快便来到了楚岩所住的酒店。

    端木海既然已经找到了端木玲珑,那么,端木玲珑就不能继续留在她所住的温泉酒店了。

    到了酒店之后,楚岩带着端木玲珑进入房间之后,马上轻声吩咐道:“玲珑,在事情彻底完结之前,你就暂时住在这里,事情结束之后,我带你一起离开这里。”

    “嗯,我听你的。”端木玲珑点点头,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所以,楚岩的安排她不会有任何的反对意见。

    楚岩点点头,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血鹤的号码,同时询问道:“情况怎么样?”

    血鹤在电话里简单和楚岩汇报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约楚岩倒一个地方去见面然后详细的聊一下。

    楚岩多少有些意外,不过,一想到血鹤一个人在盯着端木海,他根本脱不开身,所以,楚岩当即便和血鹤约好了地方,随后转身对端木玲珑说道:“玲珑,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我很快就会回来。”

    虽然端木玲珑不太愿意楚岩离开,因为他离开会缺少一些安全感,但是,她知道楚岩如果不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所以,端木玲珑点点头,很乖巧的轻声道:“好,我会照顾好自己,你多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端木玲珑很少会有这么柔柔弱弱的样子,她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狗仔妹,当然,脾气还不是一般的火爆。

    现在之所以出现这么柔和的表现,一是因为脑海里一大堆的事情冲击的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想什么。

    另外一方面,则可能是再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性格上多少有了一笑而过收敛和转变。

    人都是会变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多都是指的那些没遇到真正的事情的人,一个人的成长和转变,总是会伴随着一些重大事件的发生而诞生,端木玲珑已经遭遇了这些,所以,她的性格也产生了一些变化。

    她变得更加沉稳,冷静,甚至连胆子都变得小了许多,换成比较正面的说法,叫做性格变得十分谨慎了。

    看着楚岩离开,端木玲珑将门在里面反锁,随后便坐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开始发起了呆。

    楚岩离开酒店之后,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北海道一家顶级成人俱乐部的门前,血鹤的身影已经在俱乐部门口等待多时。

    当然,血鹤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消遣的,这里是先生在北海道的一个据点,其实每年先生都会来这里泡两次温泉,没有一个可以落脚的地点可不是先生的风格,他不喜欢住酒店,除非,那酒店是属于他的,因为缺乏安全感。

    楚岩来到血鹤近前,两个人在走进俱乐部的同时,楚岩便沉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先生在里面,顶楼,已经开始召集人手了,他想要把你彻底留在北海道。”血鹤的话楚岩早就能猜到,和他一样,楚岩想要干掉先生,先生又何尝不想要干掉他。

    既然楚岩选择暂时放了他一马,他就不会浪费这样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楚岩,不管是什么情况,只要有机会,就绝对要把楚岩给干掉!

    楚岩点点头,面带笑意的接过话茬,道:“这一点我不意外,他想要干掉我是正常的,不过,在他干掉我之前,我想我还是先去干掉他,毕竟,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个,不是吗?”

    楚岩的话让血鹤点点头,他一直都有机会直接干掉先生,作为一个狙击手,先生暴漏在他的狙击枪锁定范围之内,只要有楚岩的命令,先生必死无疑。

    可惜的是,楚岩因为端木玲珑的原因,选择暂时放过了先生,这一次放过,注定会带来今天晚上的腥风血雨。

    血鹤看着楚岩,忍不住出声问道:“队长,我们怎么行动?”

    血鹤知道,今天晚上要大开杀戒了,他很兴奋,但是兴奋之余,还没忘记楚岩在他跟前,一切的行动,都需要以楚岩的计划为准绳才行。

    楚岩没打算悄无声息的干掉先生,因为短时间内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先生会把自己身边防御的铁桶一般,所以,最初的计划不得不放弃,进而选择一种最为激进的办法。

    “给他打个招呼。”楚岩看着血鹤,随后视线落在了站在楼梯口的两个身高马大的保镖身上。

    血鹤瞬间读懂了楚岩的意图,马上笑着点点头,直接走向了那两个保镖。

    “晚上好,先生。”两个保镖虽然人高马大,但是基本的礼节还是做的十分到位。

    血鹤可没那么讲究,他本身就是来传递消息的,所以,在两个保镖根他打完招呼之后,血鹤直接动手,双拳猛然袭出,硕大的拳头直接冲在了两个保镖的咽喉之上。

    “砰!”

    几乎不分前后的击打传出了清脆的声音,两个保镖瞬间捂着脖子蹲下,满脸痛苦的几乎扭曲。

    血鹤从其中一名保镖的腰间摘下一副通信器,接着递给楚岩,另外一部则是戴在了自己的身上。

    “干得好。”楚岩笑着点点头,两个人接着便直奔楼梯而上。

    俱乐部有电梯,但是却无法直接到达顶层,因为顶层是先生的行宫,除了他之外,其余的人没资格进入第九层。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是楚岩不想发生的,那就是电梯一旦被困在里面,那就麻烦了,他们是来杀人的,不是来送死的。

    所以两个人毫不犹豫的直接冲进了楼梯间之内。

    很快,楚岩和血鹤两个人刚爬到第三层,俱乐部的保镖和打手们就已经知道了有人前来闹事,而这消息也马上便传到了先生的耳朵里。

    原本,先生是不会理会这事情的,因为这俱乐部是他的,但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用不着他来处理。

    但是,有人告诉先生,闯入者是为他而来,而且,还报上了名字。

    当先生听到“岩石”这两个字的时候,瞬间变得精神高度紧张,不过他在手下人的面前依旧掩饰的很好,面不改色的一脸冷笑。

    其中一名他的心腹站在他对面,马上询问道:“先生,我们要不要在这里把他干掉?”

    “要!当然要!既然他自己主动送上门来,那就怪不得我了,通知下去,所有人都不用去找了,人就在这俱乐部里,去干掉他!”先生说完,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怒意。

    先生本来就正在召集人手,现在,不用往外派了,楚岩已经打上门了,那就在自己的地盘上解决问题。

    所有人手纷纷带着武器离开,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了先生一人,另外,就是一个刚刚推开浴室的门,身上穿着一件睡衣的女人。

    这女人就是先生最为喜欢的女人,那个经常在视频中出现的女人。

    她来到先生的近前,双手轻轻按着先生的太阳穴,轻声问道:“亲爱的,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妙,要不要把黑曼巴叫来?”

    “不用了。”先生摇摇头,接下女人的话茬继续道:“黑曼巴不知道去哪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女人听了先生的话,忍不住笑了笑,给先生按摩的手也微微用了一些力气,片刻之后,女人起身,从一边给先生拿出了几片药片,倒好水放在了先生身边。

    “亲爱的,你不要这么生气,该吃药了。”女人提醒了一句先生,先生点点头,拿起来药吃进了肚子里。

    女人的视线一直伴随着先生的一举一动,当先生把药吃掉之后,眼底,不由的闪过一抹妖媚的笑意。

    ……

    俱乐部第四层,血鹤与楚岩二人已经干掉了六个率先赶来的打手,并且从打手的手中夺取了两把手枪。

    一路向上,楚岩与血鹤决定加快速度,但是当他们冲上第五层的时候,第六层和第七层上,已经出现了大量的人影,而且不仅如此,这一批人手里所拿着的武器,也不再是砍刀或者手枪,他们手里拿着的,都是突击步枪。

    ak47的枪声,在对方发现楚岩和血鹤的时候便已经响起,震耳欲聋的枪声让楚岩和血鹤不得不暂时停下步伐,紧贴着楼梯的内侧,这样能够避开楼上的人开枪的射击角度。

    但是,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如果在过几秒钟,对方从楼梯上冲下来,到时候楚岩和血鹤两个人可就是躲无可躲了。

    “血鹤,撤,去走廊。”楚岩当即便做出了决定,离开楼梯间,走走廊。

    血鹤点点头,马上答道:“好,我掩护,你先走!”

    楚岩没说任何废话,等待血鹤的指令,当血鹤拿着手枪开始掩护的时候,楚岩马上便冲进了走廊。

    看着子弹在楼梯间四处乱飞,楚岩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这么狭窄的地方,对方那么强的火力,绝对会很有杀伤力。

    不多时,血鹤的身影也冲进了走廊,并且将走廊鱼楼梯间的门给锁死。

    这样做虽然能够拖延一些时间,但是,用不了多久,对方就会冲出来,而这个该死的俱乐部,极度的注重**,所有的墙都是用隔音材料修建的,这里面就算打成世界大战,外面都不见得会听得到。

    “血鹤,伏击!”楚岩马上做出了一个决定。

    伏击,简单来讲就是停在楼梯间与走廊门的两侧,等待对方冲出来的时候,杀对方一个出其不意。

    这样做很疯狂,也很冒险,正常人的思维绝对是趁着对方被暂时的困在楼梯间里,他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躲起来,以便于再次寻找战机。

    但是楚岩不这么想,也不这么做,他就要反其道行之。

    血鹤点点头,马上.将没了子弹的手枪扔到一边,接着与楚岩两个人一左一右的站在门口,耐心等待着对方的行动。

    果然,没用几秒钟时间,沉闷的枪声已经响起来,楼梯间的门锁被瞬间打的稀烂,拉开门,两个手里端着ak47突击步枪的家伙率先冲了出来。

    也许是根本没想到楚岩与血鹤二人会不逃反而选择了伏击,反正两个人是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手里的枪便落在了楚岩与血鹤的手中。

    “哒哒哒!!”

    枪声暴起,突然的枪声与攻势瞬间将急于冲出来的枪手全部打成了筛子,而当对方后面速度稍慢的人开始反击的时候,楚岩与血鹤两个人却又再一次退出来。

    楚岩视线在地上的尸体上扫了一眼,随后冲着血鹤点点头,血鹤马上会意,与楚岩一起,一人拎着一具尸体,直接扔进了楼梯间之内。

    “哒哒哒!”

    枪声下意识的响起,子弹在那两具尸体上穿透,当他们发现杀的人杀错的时候,已经晚了,楚岩与血鹤已经一跃而出,子弹将最后几个近距离的枪手干掉。

    子弹,也在这一刻打光,楚岩和楚岩二人对视一眼,接着便一路向上。

    第九层的门口,楚岩和血鹤二人推开门的瞬间,看到的是四个身高马大的保镖,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两把mp5冲锋枪,在楚岩和血鹤现身的瞬间,马上便扣动了扳机。

    “突突突突!!”

    枪声密集,楚岩和血鹤二人忍不住向后飞撤,并且随手将门关住。

    “妈的,这些混蛋太不讲究了!”楚岩和血鹤靠在墙边,听着门上不断传来的子弹冲击声,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

    楚岩看着血鹤,忍不住笑着摇摇头,道:“咱们打上门的时候太正好了,他们正在召集人手对付我们,我们就来了,人家当然得好好招待一下我们了。”

    扫射的感觉的确很爽,不过扫射的时候,子弹的消耗速度是更快的,当对方更换弹夹的时候,楚岩和血鹤二人猛然间将早已经打的千疮百孔的门踢飞,同时猎豹一般扑向了那几个正在更换弹夹的身影。

    楚岩和血鹤的速度很快,快到让四个人根本没时间把弹夹更换完毕,咆哮狼王暗红色的刀锋瞬间切开了其中一人的脖子,尸体还未倒地,刀锋再转,猛刺入另外一人的肋下,斜向上方的刀锋直接刺穿对方的心脏。

    扑通扑通,尸体先后倒地,而另外二人,也已经被血鹤干掉,尸体也已经缓缓倒地不起。

    先生的房间之内,外面骤然停下的枪声,让先生昏昏欲睡的神经瞬间精神了起来,这一变故,让一直跟在先生身边的女人忍不住略有些惊异。

    “砰!”

    没等先生有任何的动作,房间的门已经打开,楚岩和血鹤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房间之内。

    先生下意识的就想要扣动手枪的扳机,但是,血鹤手里端着一只mp5冲锋枪,在先生扣动扳机之前,直接将先生的手枪击落,随后看着已经站到窗户边上的女人,面带笑意的提醒道:“美女,不要乱动,手里的枪很容易走火的。”

    女人点点头,脸上的表情略带惊恐,不过眼底却根本没有任何害怕的意思。

    楚岩的目标是先生,这一点很关键,所以楚岩和血鹤都对这个女人不感兴趣,只要她不做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会活的很好。

    然而,让楚岩和血鹤都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就在他们眼前发生了。

    站在窗边的女人,突然间头部中弹,子弹将她的头部直接击碎,红白相间的物件四散飞射,而原本注意力都在先生身上的楚岩和血鹤,瞬间移动到了墙边,不过先生却依旧在他们的枪口锁定之下。

    “你们,来的有些晚了。”先生看着楚岩,并未做什么,只是干脆的将手枪放下,接着,坐在自己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晚了,什么晚了?”血鹤略有不解,同时开始搜索狙击手的位置。

    楚岩则是看着先生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忍不住心中有些不太妙的感觉。

    十分钟之后,血鹤确定,狙击手的目标是那个女人,而且,在完成任务之后已经圆盾潜力了。

    楚岩在这一刻,也已经来到了先生的近前,伸出手轻轻的按在了先生的脖子上,瞬间,面色凝固。

    “先生死了。”

    楚岩抬起头,看着血鹤的目光,平静如水。

    ……

    一周之后,日本飞往南山市的航班上,楚岩、血鹤以及端木玲珑三人面色平静的注视着机舱外的景色。

    端木玲珑心怀感慨与忐忑不安,血鹤心中略带轻松,唯独楚岩,看似面色平静,但是心中却是有着绝对无法抑制的疑虑和担心。

    当飞机缓缓降落的时候,南山市的夜色已经缓缓降临。

    …….

    七十二小时之后,獠牙山温泉度假村。

    经过了一起扩建以及二期改建的工程建设,獠牙山温泉度假村已经彻底成为国家一级旅游度假村,不论是规模还是档次以及品质都是绝对的顶尖水准。

    今天,是獠牙山温泉度假村重张开业的日子。

    这种项目的重张开业,在开幕仪式上所邀请的领导都是重量级的,不过,对于莫夕瑶而言,领导虽然是必要的,但却不是最重要的。

    羽灵媚站在莫夕瑶的身边,看着莫夕瑶怅然若失的表情,忍不住笑着低声调侃道:“夕瑶,你是在等他吗?既然这么想他,那就给他打个电话。”

    莫夕瑶摇摇头,笑着看了看羽灵媚,随后答道:“不,他在做事情,他做的事情很危险,我不能打电话给他,我不想他有事。”

    莫夕瑶的解释让羽灵媚忍不住点点头,她和莫夕瑶一样,很清楚楚岩会做什么事情,为了不让楚岩出现任何的不该出现的麻烦,她们所选择的,只能是耐心等待。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彩旗招展,人山人海。

    这样的形容虽然有些夸张,但是,獠牙山温泉度假村的情况就是这样,中国人喜欢开业热热闹闹的。

    当各大领导轮流讲完话之后,这些大佬们被送去参加答谢宴会的时候,莫夕瑶的脸上,最终定格在失望之上。

    “夕瑶,进去,领导们都在等着你呢。”羽灵媚的声音从莫夕瑶身后传来,莫夕瑶转过身,点点头,答道:“我知道了,你先过去招呼着,我随后就来。”

    羽灵媚点点头,莫夕瑶怅然若失的表情让她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先去宴会厅招待宾客去了。

    莫夕瑶又看了看周围,最终只得转过身,刚准备上台阶的时候,身后,突然间传来了一个让她身影瞬间停住的声音。

    “夕瑶,我回来了。”

    莫夕瑶身影僵住,转过身时,早已泪流满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