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重生为山

第四章 望气术

    ()今晚回chong qing,筹备二十六号搭车xi zang。

    …

    “轰!”

    “哗!”

    “嗤!”

    沈安刚刚步入紫衣郡城,便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

    有建筑物炸响,有洪流冲刷,有剑气纵横。都来自很远的地方,但沈安身为神魔之身,虽未炼成,却也有了许多神魔的神通。而且万物归一诀炼化吞噬法宝,在沈安身上附着了一层又一层的特殊物质,其中有关于风的。

    一层从风灵力法宝中抽取的灵力,在耳朵上附上了一层膜,可以通过风的震动和韵律感知声音,很是厉害。

    “战斗很是激烈嘛。”

    沈安深入紫衣郡城,完全是恍如无人之境。

    沈安明面上的修为只有神力境二层,但加上百鬼飞剑和不动神法,真实战力远远超越。足以媲美神力境中期的修为,炼气流筑基期筑基五六层的修士。算得上是高一级别,这紫衣郡城之中,除了少数那几人之物,沈安算是罕有敌。

    “我虽然是紫衣郡王一方的,但却不能直接帮忙,因为我每天只有一个半小时的化人时间,深入阵营之中,会很不方便。”沈安心中想道,“我便联系秦霜,告知于他。然后独自在紫衣郡城厮杀,磨练法术,增加战力。”

    着,沈安挥招出一柄传信飞剑来,留下一缕灵识,朝着紫衣郡王府的方向激she而。

    “有飞剑!”

    “拦截!”

    “是紫衣郡王府一方的修士!”

    “杀!”

    沈安的飞剑,好像黑暗中的镁光灯,十分的显眼,吸引了许许多多山河宗的修士。

    山河宗的修士们,炼气修士穿着明黄se和水蓝se的长袍。上面有山岳和洪流以及一些凶禽猛兽的图绘。衣饰代表着身份,也代表着他们的修为和修炼的功法。山岳不动和镇河宁波。加上沈安灵识对他们的探查感知,可谓是知己知彼。

    “想杀我?”

    沈安嘴角一咧,遁作剑光,冲了出。

    握百鬼飞剑,无惧一切的近身厮杀,刷刷刷的剑光激she出,好像暴风雨般密集。前来围攻的修士们,尽皆是炼气期。顿时被斩作几截,距离近的甚至被吸干了灵气,法宝也被炼化吞噬。

    当即引起了山河宗修士们的震惊和恐怖。

    “他!他是神魔炼体流的高!”

    “神力境修士!”

    “什么!以前怎么没见到过他?是新出现的神力境高!”

    “逃!逃!逃!用飞剑传信给筑基长老们,让他们来对付此人,我们绝非他的对!再多人也是死之一途!”

    顿时之间。数十名修士四散飞逃,好像遇到人类的蚂蚱,惊恐不已。

    “刚想杀我,这就逃了?”沈安哈哈大笑,中百鬼飞剑分化,朝着四面八方急追而。沈安身也是,驾驭飞剑冲了出。紧追不舍。斩杀仇敌,心中畅快无比。那一柄柄飞she出的传信飞剑,沈安没有拦截的意思。

    让它们传信。

    让它们通知山河宗的筑基高。

    山河宗统共才两名金丹修士,其中一人已经被沈安所杀。另一位是宗主孙巍,正跟紫衣侯缠斗。

    其下至多不过几名筑基大圆满的修士,神力境的大圆满,怕是都没有。这种情况下。沈安根不惧怕。因为哪怕筑基大圆满,沈安也有着逃脱的能力。筑基中期的修士。直接斩而杀之,让山河宗损失惨重。

    在战场当中,沈安绝对是个怪物,一个计划之外的怪物。

    在不出金丹期修士的情况下,沈安完全可以影响一个区域的战局。如果有修士敢追沈安出城,沈安甚至敢化作一座山将他压死。别是筑基中期修士,哪怕是筑基大圆满的修士,沈安也有把握一下子压死掉。

    “啊!”

    “噗!”

    挥动百鬼,yin气森森,血花四溅,将这一小块区域化作了无间炼狱。

    修士们一个个惊恐不已的四散而开。

    这处区域是山河宗修士所攻占下来的,有大批炼气修士驻守,筑基期也有,但赶来需要一段的时间。

    当那筑基修士玄阳赶来的时候,沈安已经斩杀了至少三十名修士。死的时候,尸体迅速老化,化为飞灰,恐怖不已。玄阳真人身穿明黄se的筑基修士长袍,头发如火般的燃烧着,乃是修炼山岳不动诀的修士,炼出了石中火,所以叫做玄阳。

    玄阳真人眉毛笔直,斜插入鬓,乃是那种有些正义之气的修士,特别厌恶魔道修士。

    见到沈安施展百鬼,浑身yin气森森,魂魄哀嚎。以为那些魂魄都是沈安斩杀炼化入剑,顿时怒不可遏,再见己方修士一个个死状奇惨,当即便忍不住唤出了玄阳飞剑,朝着沈安冲了过,“小小魔修,居然敢杀我山河宗诸多弟子,你找死!”

    “噗!”

    飞掠之间,炫耀飞剑被熊熊的石中火包裹起来,周围的温度急遽拔高。

    “一个堂堂筑基三层的修士,居然如此冲动,我看你的修行,是修到狗身上了?”沈安冷嘲热讽,一双凌厉的眸子望着玄阳真人。

    “还敢放肆?”

    被沈安一,玄阳真人更加震怒,大吼道,“石中玄阳!”

    “轰!”

    玄阳飞剑上笼罩的火焰迎风便涨,化作一条似龙非龙,似蟒非蟒的存在。咆哮着一口咬向沈安,当巨口笼罩沈安的时候,居然已经有十个沈安那么大。

    沈安毫无防备之间,一口被吞了进。

    玄阳真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这玄阳飞剑乃是宗主亲祭炼过的,能够在瞬息之间爆发筑基中期的强大战力。你以为我真被你激怒了?忽略了你神力境二层的实力?被我的玄阳龙蟒吞下,你就等着被炼化,等死!”

    话音到此戛然而止。

    玄阳真人猛地瞪大双眼。露出不可思议之神se。

    “哗啦啦。”

    那玄阳龙蟒的腾腾火焰忽然朝着腹中聚集而。好像那里出现了一个黑洞似的。全部被吞吸。眨眼之间,玄阳龙蟒的火焰便被扑灭了,露出了腹部zhong yang的沈安。

    沈安全身有一股吞吸之力,好似化作了宇宙之中连光线都吞噬的黑洞。

    什么玄阳龙蟒,根不在话下。

    火焰被吞噬后,化作jing纯灵力补充全身,与火红se的皮膜物质融合起来,更加强了沈安对火焰灵力的抗xing。

    “傻了?”

    沈安嘿嘿一笑,挥动飞剑。缭绕着火焰激she而出,挥动百鬼飞剑,狠狠斩击向玄阳真人。

    玄阳真人赶紧暴退,他乃是炼气流的筑基修士,跟一个神魔炼体神力境修士近身战。那是找死的行为。但是沈安的速度太快,玄阳真人来不及逃窜,只有憋着一口气儿,强行激发了玄阳飞剑的威力。

    “刷!”

    玄阳剑光暴涨,yu要抵挡沈安的百鬼飞剑。

    “你死定了。”

    沈安嘿嘿一笑,那模样在玄阳真人的眼中,恍如魔鬼狰狞。

    “到底是哪里来的妖怪?”此时此刻。之前还战意盎然的玄阳真人,已经恐惧了起来,不再自信,“我死定了?我怎么就死定了?你虽然强。但也不可能短时间就把我斩杀!等我的后援来了,是你死定了!这里是我们山河宗的地盘,紫衣郡王府的人,却是不能来救你了!”

    心中想法刚刚落下。

    “轰!!!”

    一声轰鸣。咔嚓一声,玄阳飞剑的剑光碎裂成火焰。湮灭在虚空之中。被山河宗宗主祭炼,二阶绝品的飞剑玄阳,直接断裂成两截。

    “噗!”

    玄阳真人双目圆瞪,喷出一口鲜血来。

    玄阳飞剑乃是他的命法宝,用心血生命来祭炼,玄阳飞剑被一剑斩断,等于是一剑斩断了他的半条命。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

    玄阳真人不可置信的吼道,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玄阳飞剑就这么断掉了!

    沈安却笑,只是笑。

    玄阳飞剑顶多是二阶绝品法宝,但沈安的百鬼飞剑,却是四阶的法宝,单一一柄也是三阶绝品。哪怕沈安不能发挥它的全部力量,也足以一剑斩断玄阳飞剑。

    “信不信,下了地狱再!”

    沈安轻轻挥动飞剑,从玄阳真人的脖子上划过。

    下一秒。

    人头飞起,鲜血喷she,好像喷泉。

    一代筑基高!被沈安在短短的三十秒内正面斩杀!

    在场还有没有离的炼气修士,一个个呆如木鸡。

    …

    “砰!”

    山河宗内,一座隐蔽的密室中。

    一排排灵识玉简摆放着,俱都是山河宗的筑基修士和重要人物的xing命辨认之物。

    只要有人死了,便会有灵识玉简碎裂。

    忽然,代表着玄阳真人的灵识玉简直接破碎。在密室执勤的一位炼气修士顿时面se蜡黄,大惊失se,匆匆的放出传信飞剑,朝着紫衣郡城山河宗的阵营而。

    “玄阳真人陨落!”

    与此同时。

    紫衣郡王府。

    紫衣候的义子秦霜坐镇大殿正上方的大椅上,一双凌厉的眸子扫she下方,忽然接到一柄传信飞剑,看完之后,脸上露出了让人看之不透的神se。

    不到两分钟。

    忽然有一个筑基修士大喜的走了进来,这是紫衣郡王府内jing通望气之术的修士于锦。

    …

    jing彩推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