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重生为山

第十九章 化形劫

    本卷倒数第二章。

    天涯有些话想说,沈安肯定会化形成人,是天涯写重生为山之前,便决定的事情。天劫,是一个重要的主线和线索。沈安的化形,不会丧失本书的新鲜感。此章,不是沈安的化形,下一章才是。化形后,沈安每天有一小时的时间,化作人形,行走天下。更多的时间,依旧是山。

    你们应该很想看到,沈安在与人交谈的时候,将要变成山,不得不离去,引发的事件。某一处水域之中,多出一座山,炼化山石探得异宝。在灵墟山上扎根,获取秘密。

    化形,只会令重生为山更好看。请大家耐心看下去。

    天涯拜谢。[

    片刻后。

    安七锦换好衣服,面色如常的走到沈安面前。

    她观察着沈安,沈安也在观察着她。

    安七锦换了身简单的素白色长裙,给人以优雅和灵动之感。素白长裙裸露双肩且袖,将纤细匀称的柔嫩双臂展现,一抹香肩一抹甜,最是可人不过。多层荷叶边裙摆层层叠叠,摇曳着婉约柔美的情怀,特别有淑女味。裙摆下是修长笔直的美腿,与裸露的双肩遥相呼应,使人舍不得转睛。

    沈安在心中暗赞,面上却不动声色。

    “多谢老公救了七锦一命,七锦简直以为报。”

    安七锦说出此话的时候,沈安着实很想说,“要不然你以身相许就行。”但他当然不会傻得唐突佳人。安七锦等了片刻,见沈安不说话,手指向那颗水灵珠,道,“老公,那水灵珠里面的灵体,应该对你很重要吧?我见她似乎即将化形,也许我可以帮她一把。”

    “可以吗?”沈安立刻激动。

    “嗯。”安七锦羞红脸道,“也是多亏了老公,在我昏迷之后悉心照顾我,月灵之精那么珍贵的宝物,也拿来与我用。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有能力帮那灵体一把。另外,我去那座灵山的时候,找到了不少灵草种子,有一阶的,也有二阶的,还有四株二阶下品灵草。”

    “都给老公吧。”安七锦抿着嘴,神色坚定。

    双手捧着灵草、灵草种子,大有一种‘你不收我便一直举着’的感觉。殊不知,沈安在听到有二阶下品灵草的时候,便决定收下安七锦的东西。

    于是,伸出手接过。

    指尖与安七锦细嫩的手指触碰,感觉十分水润。安七锦脸色却刷的绯红,忙收回手,垂首而立,那娇羞之态让沈安大为意动。

    但,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沈安去做。

    有足够的灵草!

    化形!

    “终于要化形成人,离开此地了吗?”沈安心中激动不已,转身道,“仙子,那我妹妹沈灵便拜托你了,我有点急事须得去处理下。这些种子你拿着,我会给你开辟一个通道,直通我种植灵草的地方。”话音落下,在安七锦疑惑的目光下匆匆离去。

    “是什么事,如此着急?”安七锦仅仅疑惑,转身蹲下身子,将水灵珠抱起来。

    面前,是充足的灵草。[

    棵棵灵气四溢。

    沈安心中激动了片刻,便沉静下去。

    激动是‘心’失控的现象。心又等于猿,修行时心猿意马,很容易坠入万丈深渊,也便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

    是以,修行需静心。

    静坐时。

    沈安心中,万缘放下,一念不生,是非不问,人我两忘,百恶俱息,八风不动。

    居然步入一种沈安闻之未闻的奇妙境界。

    心与山合,山与天地合。

    灵脉轻颤,一阶灵草、二阶灵草、三阶灵草被转换成为玄妙雾气,与先前那一团融合。玄妙雾气剧烈的波动,云谲波诡,好像云彩和水波那样,千姿万状,不可捉摸,变幻莫测。

    隐约之间,天地异力降临。

    似是一把精致的刻刀,以玄妙雾气为石板,缓缓雕刻起来。沈安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头疼,心都在发颤。此前锻炼灵识的痛苦,与雕刻玄妙雾气的痛觉,根本法媲美。但沈安心灵处于玄妙的境界,不会从修行中醒来。

    比如前世,人昏迷之后,很难再用痛苦将他弄醒。身体疼痛、抽搐,都只是神经对身体作出反应。

    玄妙雾气变幻之间,灵脉鲸吞吸水般的吞噬土灵珠、灵土,甚至大地的灵气。整座山由内而外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清丘仙坊的修士们法察觉,安七锦却是大为震惊,身在山腹的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处于龙卷风般狂暴的灵气中央。

    如果不是山腹密室保护,她会轻而易举被撕成碎片。

    “好浓郁的灵气,是老公做的么?”安七锦暗暗猜测起沈安的身份来,更坚定了自己以前的念头,“老公绝对是被镇压在山中的强大修士!”

    突然。

    安七锦手中的水灵珠微微一颤,不再接受安七锦的灵力注入,而是喷涂出如雨般的水灵气。

    “哗啦啦~~。”

    水灵气化作雨滴,落在地面,将密室中的灵气席卷一空,复又被水灵珠吸收而回。

    “轰咔!”

    山上,大片大片的雷云遮天盖地地卷了过来,雷声在低低的云层中间轰响着,震得人耳朵嗡嗡地响。

    清丘仙坊的修士们,尽皆抬起头,看向黑云。[

    修士们的反应,凸显出此次雷云和之前灵鹤、灵蛇、柳树化形雷劫时的与众不同。如果说之前的雷云只有大拇指大,那么此次的雷云,绝对有小孩巴掌大,声势骇人至极。安七锦早已跟随着水灵珠从山腹通道出了地面,站在山巅,遥望劫云。

    “好强的天劫。”安七锦眸光清澈,一字一顿的道。

    心中,莫名的有些紧张。

    沈安不知所踪,若是水灵珠中的灵体出事,她该如何向沈安交代?

    可是,天劫之威,根本非她所能抵抗。

    只能目不转睛的盯着水灵珠。清丘仙坊中的修士们,又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雨,根本引不起他们丝毫的兴趣。哪怕是精怪渡劫又如何?修行劫之下的妖怪,只是产生灵智可以修行。化形劫之下的妖怪,是化形成人,炼气一层罢。

    炼气一层的妖怪,浑身宝。炼气一层的修士杀不动,炼气二层的修士懒得杀。

    清丘仙坊有多少炼气一层的修士呀?大多又都是炼气中后期高手的弟子,根本不缺那点宝贝!再加上天劫危险,也敢去涉险?

    是以,沈灵可以安心渡劫。

    滚滚天劫之下。

    “我要修行,我要成为高手,这样,我才能保护姥姥,保护娘亲!”沈灵藏身水灵珠,不知怎的,脑海中划过一些让他心疼的画面,柔弱而坚定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水灵珠洒下大片的灵雨,像是她的泪珠,谁也不知道这个爱睡觉的姑娘曾经经历了些什么。

    天雷滚滚,劫难即将降临。

    山腹。

    沈安将万缘放下,一念不生,是非不问,人我两忘,百恶俱息,八风不动。

    根本感受不到外界一切。

    玄妙雾气,隐约成型!

    咻!

    一道仿佛闪电的流光,从天边激射而来!

    是清丘道人!

    “杀了我儿!必须死!”清丘道人吼声轰隆,大地的草木都被压趴在地。他的目标,正是半步灵山上的沈安,……以及安七锦。他打听到了不少消息,沈安和安七锦关系密切,如果找不到隐藏在暗中的沈安,那么安七锦便是突破口。

    而此时,沈灵又在渡劫!

    情势,岌岌可危!

    “轰!”

    天空上,那漆黑如墨的云幔,被撕裂了一条缝隙。那是一条明晃晃像是利刃的电光所做。刹那间,巨大的闪光照耀了黑暗,闪过一条曲折的虹,从天而降!隆隆的雷声,从遥远的天际涌过来,似剑刀相击,似山崩地裂!

    雷劫!

    伴随着骤雨抽打地面,沙水飞溅,迷蒙一片。

    水灵珠狂风暴雨中,顶风沐雨地挺立着,毫不动摇。灵识牢牢锁定天空中的雷霆,释放出磅礴的水灵力去阻挡。

    “轰咔!”

    雷劫重重劈落而下,将水灵力凝聚成的水流披散,但它自己的力量也消散一空。

    一道道蓝光劈落,鞭挞水灵珠。

    奋力抵抗,沈灵那每一声闷哼,都像是对天地的控诉!

    为何!

    为何除了人之外的所有生灵,都要接受天劫的威胁?!

    为什么!凭什么!

    规矩是谁订的!

    你凭什么决定我们的命运?!

    沈灵的所思所想,是全天下所有非人生灵的心声!

    一道道雷劫,被沈灵借用水灵珠的力量抵挡住。安七锦渐渐的平静下来,以现在的趋势,沈灵渡过天劫显然不成问题。

    正是此时。

    清丘仙坊传来一阵惊呼声,安七锦的目光,也转向了南方天际!只见一道土黄色的光芒,势如破竹而来,空气都被飞剑切割得发出爆炸声!安七锦瞬间变色,那流光的速度和威压,不在向众修士展示他的实力,告知他的身份!

    清丘道人!

    可是跟父亲一样的筑基期大高手!安七锦瞬间有些措,但转瞬之间便冲天而起,想去跟清丘道人讲道理!她当然不知道,沈安在她昏迷的时候,杀了顾山河还有清丘道人的独子!

    根本道理可讲!

    “清丘前辈,……您!”

    安七锦说话之际,清丘道人御姐站定在她面前,一双眼睛如刀似剑从安七锦身上划过。安七锦感觉皮肤都生疼,只听见清丘道人冷冷道,“真是一群废物,那么多人都抓不到你!”话落,右手屈指一,一根土黄色的绳子便将安七锦捆缚起来。

    相差一个大境界,不啻于天与地的差距。

    安七锦根本毫反抗能力。

    直接将安七锦捆缚住后,清丘道人双目直欲喷火,狠狠一跺脚,喝道,“那杀我儿之人,在哪里!我劝你老实告诉我,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

    “杀你儿子?”安七锦微愣,旋即明悟,恢复正常,不再说话,心中柔软却坚定。

    “不说?没关系!他会出来的!”清丘道人刚想动手,目光一瞥,凝视住那水灵珠,冷冷道,“渡劫?我儿子都死了,你渡劫?你也给我去死吧!”

    怒极的清丘道人,直接并指一挥!

    风雷震动!

    飞剑破空而去,划过一道淡黄色的光芒!

    情势,可谓千钧一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