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滨州

    太子松铭奇怪于梅良辰为什么不向自己打听她夫君的状况,他在她转身离开冷月宫的时候,问了句话。

    他问,她的夫君是谁。

    梅良辰仿佛没有听到,摆摆手,裙裾飞扬之间,纤瘦的身影慢慢消逝在皎洁的月光下。。。。

    贺兰国明和元年盛春日,随着轰隆隆的春雷在洪武大陆上空炸响,混沌世界也同时陷入万劫不复的战争浩劫。

    明和元年四月初三,江宋国和闵辽国百万雄师在春江边鏖战七天七夜,伤亡惨重。据说将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江水,岸上的腐尸堆砌到数里之外的城池。可是,最后谁也没能越过滔滔的春江,踏上敌国的领土。。

    明和元年四月十五,江宋国霍家军主帅霍中廷突然在凉州城失踪,随他一起失踪的,还有留守在汴京将军府的夫人和稚儿。。

    明和元年四月十七,贺兰王甘珠拓磊率领百万雄师从海上向江宋国发起战争。江宋国水师匆忙迎战,可由于力量悬殊,战船陈旧,根本敌不过拥有强大攻击力的贺兰战船。一场战役下来,江宋水师全军覆没,贺兰王率领军队登上江宋国土,仅仅用了两天的时间,就从东南面直逼军力空虚的汴京皇城。

    明和元年四月二十三,江宋皇帝龙云泽向闵辽国递交国书,请求支援,共同抗敌。闵辽国永康帝在叔叔耶律清歌的谏言下接受了求和的国书,随后永康帝命主帅耶律清歌率领铁骑军仅剩下的二十余万兵力,挥师南下和展青率领的霍家军会合,急行军至距离汴京皇城数十里之遥的滨州城,摆出阵型应对贺兰国的百万虎狼之师。

    滨州。

    美,不在山水,而在它地理位置的特殊。这道横亘南北的重要军事城池,东近海湾,西连一马平川的春江中原,北倚江南山地,南瞻汴京皇城。它像一位岿然不动的巨人,立于一个制高点上,对外来的入侵者虎视眈眈。由滨州城向东西南北挺进,都如高山流水势不可挡。兵家常说,滨州就是江宋的入海口,是“腰眼”,是连接江宋南北的“咽喉”,属最重要的军事位置,在这片饱蘸着鲜血的土地上,史上曾发生过数次震惊寰宇的大决战。。

    日暮昏黄,大战前的军帐内,充满了凝重萧杀的气氛。

    阿古拉把伙夫热了几次的饭菜端上来,悄悄放在案牍上。他看了看凝立在布防图前已有个半时辰的耶律将军,硬着头皮说道:“将军,吃点东西吧。”将军来到城外的大营之后只和军士们吃了一顿饭,就再不肯吃了。人是铁饭是钢,铁打的汉子也禁不起饥饿的折磨啊。。

    “展将军呢?”耶律清歌没有回头,他盯着布防图上至关重要的一个点,嗓音透着极度疲惫后的嘶哑。。

    “展将军正在隔壁的军帐审问一个据说知道霍将军下落的人。”阿古拉小心地回道。他知道霍将军失踪的时候,小王爷也跟着一起失踪了,小王爷是将军和梅恩姑娘的骨肉,梅恩姑娘如今在贺兰王的手里生死未卜,将军只剩下小王爷一个念想,可。。。。

    耶律清歌顿了顿,才赫然睁大了眼睛,急问道:“知道霍中廷的下落了?”

    阿古拉避开那道几近狂热的眸光,“没有。。展将军说,那人是个骗子,他只是想从我们这里弄点银两花花。”

    耶律清歌的眸光瞬间黯淡下来,他从密密麻麻标注着红线的布防图前慢慢走向案牍,缓缓坐下后语气嘲讽地说:“阿古拉,你瞧瞧,现在连骗子也敢明目张胆的来欺骗我了!”

    阿古拉心中一酸,好多安慰的话想说却都堵在喉咙里发不出声来。沉默当口,帐外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阿古拉闻声疾奔出去,可刚到门口却和怒气冲冲的展青撞在一处。展青没好气地拨开阿古拉,把血淋淋的剑身往篷布上一蹭,“敢骗老子,真是活得腻歪了!”

    耶律清歌没有答话,反而拿起木勺开始吃阿古拉端进来的食物。

    展青见他无谓的态度,不禁心生恼怒,他上前几步欲夺过耶律清歌用来切肉的匕首,可是阿古拉却先一步挡住他。“展将军!”

    展青年轻气盛,又因为骗子的事情担忧霍中廷的安危,于是拔出剑直指耶律清歌:“没心没肺的人,将军真是错看了你!”

    阿古拉隐忍劝道:“大敌当前,展将军还请冷静!”

    展青嗤鼻冷笑:“冷静?!我可做不到像他那样冷静,连自己的幼子被人掳了去还不为所动,这种人,我展青根本不屑为伍!”

    “你不要太过分!”阿古拉蹭一下拔出腰刀,和展青的宝剑相撞,发出刺耳的声响。阿古拉气啊,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将军长埋在内心的苦楚,是多么的令人心酸。若不是为了闵辽的江山社稷,将军恐怕早就带着梅恩和小王爷远走高飞了。

    他不是不在乎,而是太在乎了。所以才会冒着被永康帝杀头的危险,谏言出兵襄助江宋。

    “阿古拉,不得无礼。”耶律清歌吃完整整半只烤羊腿,一边用布巾擦拭着手上的油脂,一边制止部下的过激行为。

    阿古拉不敢忤逆他的命令,收回腰刀,规规矩矩的向展青行礼:“阿古拉多有冒犯,请展将军恕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