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甘珠拓磊

    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让领略过现代军舰强大威力的梅良辰感到惊诧的话,那么,预留在船舱下方数个可以开合的孔洞,却让她隐隐察觉到一丝异样。

    “那些洞用来做什么?”她问。

    察哈尔没有直接回答,他目视前方翻飞的浪花,过了片刻才答非所问地说:“那些孔洞要靠公主来建造。”

    “我?!”她一弱小女流,连铁锤都扛不动,提什么造船?

    察哈尔见状满含深意地说:“公主难道忘了你造的火器了?”在江宋霍将军府,那枚威力强大的火弹,不正是贺兰王甘珠拓磊一心想要得到的公主宝藏!

    梅良辰淡淡笑笑,没有答言。

    她就知道,甘珠拓磊不会轻易地放过她。不会把觊觎天下的野心化为水滴,消散在广博无际的大海之中。

    海船靠岸的时候,数之不尽的贺兰军队正装备着精良的武器,身披耀目的战甲奔向各自的战舰。在闵辽和江宋国看来微不足道的岛国贺兰,经过王甘珠拓磊长时间有准备的积累,即将从海上发起一场惊世骇俗的战争风暴统一三分天下的洪武大陆。。

    察哈尔骄傲地说,放眼宇内,没有人能打得过强大的贺兰军队,他们的王,高瞻远瞩,英明神武,必定会在公主的协助之下,完成千秋霸业。。

    梅良辰径自笑了起来,“那我要是不把制作火药的方法告诉他呢?”秀气的眉毛高高地扬着,察哈尔神色微微收紧。“公主不会的。”

    随着他的视线,他们的目光都停留在粉嫩可爱的金月身上。。

    “唉。。。。。。真是被你们这些无耻之人打败了!”梅良辰摆摆手,无奈地叹息。她率先走向王庭专用的华贵车辇,把面色复杂的察哈尔等人甩在身后。。

    贺兰皇宫。

    梅良辰沐浴后,被察哈尔带去王的寝宫。寝宫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月华宫。据说这儿能吸收天上月亮的灵杰之气,入夜时候,不用点燃灯火,宫殿里也亮如白昼。

    传说毕竟是传说。

    月华宫里虽没有奢华的灯烛,却有稀世奇珍夜明珠照亮。宫殿里没有前后进之分,只有一个通透的金碧辉煌的宽敞大厅供贺兰王传召大臣。。

    月华宫外四面环水,不是海水,而是从山上引来的泉水,叮叮咚咚从入水口注入蓝色的石英石建造的水池,又从出水口流向大海。。。

    宫殿周围有曼曼轻纱,迎风飞舞,水天一色,袅袅的异域乐音隐隐从中飘散到夜幕中的皇宫。。。

    梅良辰来的不是时候,刚进月华殿的拱门白玉石桥,一只洁白莹润的玉杯便裹挟着凌厉的杀气冲她的面部袭来。。。

    没有丝毫的准备,玉杯又来得太过诡异,她只好闭眼等死,等着不算好的容貌被毁去的痛苦时刻。。

    “。。。。。。。。。”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她从危险中解脱出来,玉杯擦脸而过,撞到白玉石柱上,碎成粉末。。

    察哈尔拉住梅良辰的胳膊,低声提醒道:“小心。”

    “吓死我了。。”她大大地喘了口气,抚着胸口就要朝月华宫走,“公主且等等。”察哈尔拦住她。

    黑亮的眸子里透着疑惑,正要细问原因,月华宫中却忽然传来似曾相识的怒吼声。“把太子关进冷月宫,没有朕的允许,不许放他出来。”

    “是。。”宫卫上前准备带走一名十余岁的少年。

    “父皇,孩儿无罪!孩儿只是劝父皇打消战争的念头,不要打仗!”少年的面相简直就是贺兰王的翻版,漆黑如镜的墨发在海风的吹拂下荡起波纹,肤色晶莹如玉,剑眉入鬓,高挺的鼻梁和他颀长挺拔的身躯一样,在皎洁的月光下令人赞叹仰慕。。。

    甘珠拓磊已经是梅良辰有生之年见到过的最美的美男子了,可当她见到贺兰国的王储,太子松铭的时候,彻底被惊呆了。。

    所有的溢美之词用来形容这个太子也嫌不够,她和察哈尔进殿后,干脆紧闭着嘴,视线却一刻也没离开过松铭的身上。。

    宫卫毫不客气地要带走他,甘珠拓磊看到梅良辰进来,又让宫卫松了太子。“等等。。”

    察哈尔不动声色地推了梅良辰一把,微不可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行礼。。。”

    从善如流,识时务者为俊杰。

    虽然贵为贺兰国先皇唯一的子嗣,可星辰公主梅良辰却当着寝宫里所有人的面,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有罪之人良辰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斜倚在锦垫之上的甘珠拓磊见她如此大的动静,不由得微微一怔,而后才说:“公主无须对朕行此大礼。”甘珠拓磊虽是贺兰国的王,可他心里最清楚,自己并不是先皇司音干布的血亲,这个皇位也是他篡位才得来的。此次费尽心力把公主带回贺兰,除了宝藏的原因,还有一条,那就是要在拿到火器的制作方法后杀掉公主以绝后患。他甘珠拓磊才是贺兰国唯一的王,那些叫嚣着找回星辰公主,拥立她为王的人,统统都要被他杀掉。。。

    梅良辰还是规规矩矩行了大礼,才起身指着太子松铭问:“皇上,这就是我那个素未谋面的侄儿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