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战船

    “唔。。。。。。”一股芳香清新的果皮香扣在她的口鼻上。

    好受了许多,她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朝面无表情犹如面瘫一样的察哈尔忿忿道:“早点拿来不行吗?”她软倒在潮湿的甲板上,用金色的橘皮把半个脸都盖起来。。

    察哈尔没接腔,看看她,把手指向一侧玩耍打闹的宝黛和金月。

    “咯咯。。。。咯咯咯。。。。”金月这孩子,天生的乐天派,不管在哪儿,都露着她那招牌似的笑容。。

    可恶。。

    都在嘲笑她的窘相吧,就连情绪从不外露的察哈尔,也在宝黛捂嘴狂笑的动作里,舒缓了僵硬的面孔。。

    “讨厌哇呕”一阵晃动,她重新趴在船舷上朝海水干呕。这次的海浪有些大,溅起的海水一下子冲上甲板,把船舷边上的她淋了个透湿。“妈的。。。”松手去抹脸上的海水,船体一阵抖荡,“啊”身子一冲,竟要朝着船舷外翻去。。

    一双有力的大手捉住她的后心,把她迅速带离危险的区域。

    僵尸一般的面孔,幽灵似的声音命令道:“带公主和小姐回船舱!”

    “我不回不回”这可不是什么豪华游轮,密封的船舱只会令她生不如死。。紧紧扒着护栏,她不肯走。。

    “带公主小姐回船舱。”察哈尔的命令无人敢违抗,几个宫卫冲上来,拉住梅良辰的胳膊。。

    “不回。。。。。我不回。。。。察哈尔,我不回船舱。。。。。啊啊”杀猪般的惨叫声渐渐远去了,察哈尔走前几步,捡起地上脱落的女鞋,唇角几不可察的向上动了动。。

    真是个特别的女人。。

    察哈尔的脑海中,慢慢浮现出当初海上行程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情景。。。。。

    那时的海可不像现在一般的温柔,狂风肆虐在海面上,海浪被卷到黑沉沉的天空,像是发了狂的猛兽直扑向他们的海船。

    在惊涛骇浪里,犹如一叶扁舟的海船一次次被抛向半空,又一次次重重地摔在海面上。。

    船体很快出现裂缝,海水急速涌入,船身不停地下降。。

    虽然船上的人都是弄潮的好手,但是如此恐怖的海上风暴他们还是第一次遇上。关键时刻,察哈尔带着梅良辰主仆、金月登上唯一的求生木船。在狂风骤雨中的海上,他们经历了九死一生的浩劫之后才逃离风暴中心。

    当时距离贺兰国还有几天的航程,救生船上没有淡水,没有食物,甚至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最惨的是察哈尔,他在抵御风暴的时候受了重伤,伤口感染,高烧不退,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真心悔过的宝黛曾试图把察哈尔扔进海里喂鲨鱼,可是梅良辰却阻止了她。梅良辰不但把捕获来的海鱼留给察哈尔和金月补充水分,还把自己的那份食物留给宝黛,命她吃了后划船尽快靠岸。

    两天的航程,他们竟整整用去了一周的时间才看到贺兰国的船只。

    贺兰国人震惊了。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他们竟能从魔鬼般的风暴中逃生,更没有相信,在海上漂泊了七天日夜,无饮用水源无食物的他们居然撑到了得救的一天。。

    于是星辰公主被传得更加神乎其神,国人坚信,是她的灵力,才保佑一行人顺利回到贺兰。只有察哈尔清楚,没有公主舍弃性命保全自己,根本不会有活着的察哈尔和侍女宝黛。。

    贺兰王甘珠拓磊曾要重赏王庭侍卫总管察哈尔的时候,这个在贺兰国举足轻重的人物却请求王答应星辰公主去往翡翠岛疗伤的要求。他什么赏赐也不要,只要王延缓实施他一统天下的计划。。

    不知出于何缘故,甘珠拓磊竟答应了,他把星辰公主交予自己送往翡翠岛。等到了小岛,察哈尔才恍悟王的用意。这座四面环海孤立无援的小岛,连擅于飞翔的海鸟也逃不出海连天的蛮荒之地。甘珠拓磊根本不怕星辰公主逃遁,因为这里,根本无路可逃。。。

    海船到达兰庭的前一日,渐渐适应风浪颠簸的梅良辰被察哈尔允许踏上甲板。

    浪花平静的泛着白色的泡沫,深蓝色的海水把景色旖旎的兰庭海湾映成了一面璀璨夺目的宝石镜。与之不和谐的是,犹如黑色的飓风般延绵不绝的战船,整齐的排列在碧蓝色的海面上。

    察哈尔的身躯昂扬,眼睛里露出了无比骄傲的神采。

    梅良辰难以抑制内心的惊撼,指着不远处的战舰问道:“这是贺兰的海军?!”她看到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士兵,看到了拥有强大攻击力的战舰。

    察哈尔的唇角撇出一抹骄傲,“是我们强大不可摧的水师。你看到了吗?那艘战船,就是王亲自绘图命人建造的!”

    那是一艘旷古未有的三浆座战舰。

    三桨座战船的首部有青铜制的撞棰,其基本战术是依靠速度和加速和变向去撞击敌船的侧面,撞棰可在水线下将敌船撞出一个洞并击沉敌船,或撞断敌船的划桨以使其失去机动能力。

    这种攻击力强大到令人惊叹的战舰,还具有一个重大的功用,就是在战斗的同时还可以运送大量的军队进行陆地作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