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金月之谜

    千钧一发之际,“轰”惊天动地的巨响夹杂着令人窒息的烟尘席卷而来。。

    巨响震耳欲聋,大地随之撼动。爆炸产生的巨大火球冲上夜空,门窗晃动不止,院落里的人被强大的冲击波掀到半空,重重的摔在地上,耳膜刺痛,五脏移位,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而立在寝房外的龙云泽也差点被掉下来的窗棂砸到头。。

    “皇上小心”面目熏成焦炭色的霍中廷拉起龙云泽疾速回撤到景观假山,用剑护着四周,防备黑衣人袭击。

    “中廷,你受伤了!”霍中廷的手臂上,脖子上满是鲜血。

    “不要紧。。”霍中廷闪身避开。

    龙云泽的眸光骤然间变得幽暗深邃,他的手在半空顿了顿,慢慢的收了回去。

    尘烟渐渐消散,月亮露出头来,照亮这一小方刚刚经历过浩劫的天地。

    原本精致的房舍塌下半边,木窗已被悉数震碎,廊道上挂着的琉璃灯盏掉在瓦砾间,碎片一闪一闪,像是她晶莹的泪珠。

    “这才是她拥有的真正宝藏!中廷,朕要把良辰夺回来!”和上次的飞翔器一样,一枚小如球具却足以毁天灭地的火器,又是来历神奇的女子造出来的。凭借它的巨大威力,他们竟从江宋国守卫森严的将军府邸逃脱了。想到火器毁天灭地的杀伤力,龙云泽的眼中渐渐燃起嗜血的红芒。。。。

    霍中廷缓缓点头,走向爆炸的中心。

    围攻巴特尔的黑衣人,看似死过去,实则还活着。他们被火器炸得昏死过去,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霍中廷捻起散落伤者身上的弹片,又命人扒开他们的衣衫,仔细地看了好久,脸上才微微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这计策,恐怕只有你才能想得出来吧。”

    心存善念,火器只为退敌保命,却不会伤人致死。将军府早产,为的就是把骨肉交予耶律清歌,自己却用性命交换,引来贺兰国的人离开江宋。。。

    良辰的计策不谓不周全,可是,连她也没想到的是,胧月竟会在关键时刻反悔留下耶律帆。。

    胧月。。。

    胧月。。。

    霍中廷赫然而起,冲出院落。

    “啊”增援的军士涌进来,戍守皇城的部将满头冷汗地跪倒在龙云泽面前:“皇上末将保护不力,请皇上降罪!”

    龙云泽不耐的摆手,“免了。”他看到太医正在救护伤者,想到身受重伤的枫生,心猛然紧缩。“太医”

    “皇上。。”被揪起领口的太医唯唯诺诺。

    “枫总管怎么样。”

    “失血过多,不容乐观。”此生,太医再也不敢打包票能救活谁了。

    “救活他。”没有多余赘字,他想看到的,只有结果。

    “是,皇上。。臣一定竭尽。。。。”

    “还不快去!”

    龙云泽阴沉着脸转头对守城的武将命令:“把没死的黑衣人押进死牢,朕要亲自审问他们!”

    “是,皇上。”

    袁胧月被霍中廷的怒气吓得浑身惊颤,可是却紧抱着怀中的婴儿,不肯松手。“中廷,你怎么罚我都可以,就是不能把孩子带走。。求求你了。。。中廷。。”

    “你以为能拿得了他几时?莫说是有负良辰所托,就是耶律清歌日后清醒了也绝不会把骨肉留在江宋!”霍中廷指着外间,声调拔高:“还有皇上,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孩子就是要挟闵辽和良辰的法宝,你以为皇上会许他留下吗?!”

    “不。。。。不会的。。。中廷。。。。不会的。。。你能帮我,对不对。。。中廷。。你能阻止的。。。中廷。。。”袁胧月弯膝跪在霍中廷面前,“求你救救我们的金月!救救她吧。。。。”

    “金月。。。金月。。。不是。。。死了!”霍中廷环顾前厅四周,发现并无金月小儿的尸首。

    看着夫君被熏黑的面孔和身上的斑斑血迹,袁胧月悲声哭泣道:“金月没有死。。。她被良辰妹妹带走了,带去贺兰国了。。。”

    霍中廷被一场场的打击惊得连连后退,“说什么疯话!良辰为何要带走金月,金月又怎么会死而复生?”头脑一阵胀痛,他冲前揪起袁胧月的衣襟,大声质问:“快说!老老实实,一字不漏地回答我的问题!”他还能相信谁?

    “是我错了。。。不该瞒着夫君。。”袁胧月泣不成声,怀中的孩子也被吓醒,哇哇啼哭起来。。。

    “快说”嘶吼声震破了夜空。。

    “金月是怪胎。。。她生下来,心就长在皮肤外面。我怕夫君知道了不要她,所以从一开始就向所有的人隐瞒了她的病。。中廷。。。世上只有良辰妹妹能救她。。。只有她能救她!”

    用了足足十余秒的时间,霍中廷才消化了整件事的过程。。

    原来根在金月,不在良辰。。

    她冒死带走金月,就是为了能救他的女儿。。她说过,师兄的事,就是她的事。

    傻女人。。。

    和他责骂不得的夫人袁胧月一样,都是世间最傻的女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