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反悔

    寝房内太医和稳婆为了止住梅良辰的血崩乱作一团,院外却忽然传来内侍催命的符咒:“皇上驾到”

    几个僵持的男人面色骤变,尤其是霍中廷,还来不及让巴特尔藏起耶律清歌,一抹明黄色的颀长身影已然踏进室内。

    江宋皇帝赫然现身,寝房内的气氛登时变得火药味十足。

    “嚓”巴特尔拔剑,护在意识涣散的耶律清歌身前。

    “皇上”霍中廷从龙云泽脸上冷然淡定的表情,已经猜出年轻的皇帝必定知晓了他的打算。果然,一声皇上叫了之后,龙云泽定定地瞅着他斥道:“中廷可还是我江宋的臣子?”

    霍中廷垂首无言以对,有生之年,他只允许自己犯这一次错,不想,却被皇上抓住把柄。

    龙云泽此刻并无心深究此事,他走上前,欲掀开竹帘探看梅良辰的病况,可是手指刚触到帘子,一股猛烈的劲风便朝他袭来。

    “不要碰她不许碰”耶律清歌挡在龙云泽面前。

    龙云泽的眼神充斥着挑衅的意味,仔细看,似乎还能看到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妒意。“朕今日偏要碰呢,耶律将军?!”

    耶律清歌回首望着面目苍白的心爱女子,语气无比坚定地说道:“除非,我死!”

    “大胆!”龙云泽勃然大怒,“来人,给朕拿下他”他安心等待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今日。虽然有愧于良辰,但是,他却不能任由敌国将军在江宋的地盘上肆意撒野。更何况,他有意留良辰在身侧陪伴,又岂会让耶律清歌带她双宿双飞。

    大内侍卫黑压压涌进来一群,巴特尔面目黑沉,利剑直指龙云泽。

    “不得无礼!”霍中廷挺身而出,接起巴特尔的剑势。耶律清歌咬破嘴唇,用疼痛刺激清醒的意识,他顾不上满口的铁锈味,拔刀逼退龙云泽。

    他返身抱起梅良辰,用刀逼开太医,指着怀抱婴儿的稳婆,“孩子,给我!”他和梅恩的骨肉,死也要生他的父母在一起。。

    “不能给”龙云泽抢过侍卫的剑,准备上来抢夺梅良辰。

    稳婆自然是向着皇上的,她犹豫着后撤,却撞在一个人的身上。“别杀我给你给你”稳婆以为是疯男人带来的人,可是孩子递出去,才发现撞上的人竟是霍将军的夫人,袁胧月。

    刚刚蒙受失女之痛的将军夫人,抢过婴孩就跑向龙云泽所在的安全地界。“哇哇哇哇哇”孩子响亮的哭嚎声响彻云霄。

    母子连心。

    昏迷中的梅良辰呛口气,竟悠悠醒转。。。

    “孩子。。。。孩。。。。”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她靠在耶律清歌坚实的怀抱里,扬起手,伸向袁胧月。“姐。。。姐姐。。。。。孩子。。。给我。。。。你答应。。过我。。。孩子。。。。。还我。。。。还。。。。”

    “不”披头散发,宛如疯妇的袁胧月紧紧扣拢婴孩,嘶声大叫:“我反悔了。。。。我要把你的孩子留在身边。。。。我要把他留在身边,等着我的金月回来。。。。等着我的金月回来。。。”

    事先说好的计划,袁胧月却临时反悔,梅良辰心中大怮,胸口窒闷难当。她抓着耶律清歌的手臂,哀求道:“带着帆帆走。。。。。带着我们的孩子走。。。。求你了。。。。耶律清歌,带他回家。。。。带他回家。。。。。”

    “我们一起走。。”耶律清歌眼眶潮湿,亦是胸闷难当。

    “带帆帆走。。。。带帆帆走。。。耶律清歌,我求你了。。。我求你。。”怎么样才能说动这个固执的男人呢,耶律清歌。。。。她的心痛如刀绞,指尖抚上他滴血的唇角。。

    受伤了,战争还未真正打响,他已经受伤了。。

    龙云泽紧蹙剑眉,抢过袁胧月手中的包裹高高扬起,“耶律清歌,还不束手就擒!”

    “皇上”霍中廷大惊高呼,和巴特尔都抢上来,想夺下哇哇啼哭的婴孩。

    “别动我的孩子。。。别碰他!”僵持中,袁胧月突然张口咬上龙云泽的手臂,她双手够着婴孩拼命地抢夺着,像是护卫着她的金月。

    梅良辰挣扎着坐起,怒目瞪着龙云泽,“你若敢伤他。。。。。我会恨你一生!”自进宫以后,她还从未对龙云泽说过如此狠话,龙云泽怔然的瞬间,袁胧月劈手抢过婴孩,转身朝外跑。

    枫生要拦着,却被龙云泽制止,“让她去。”耶律清歌的子嗣在江宋国留着,日后总是有利。

    “还我孩儿”眼望袁胧月的身影遁去却无能为力,痛彻心扉的耶律清歌瞪着面露愧色的霍中廷惊声嘶吼:“无耻无耻!”

    “巴特尔巴特尔老伯。。。。”趁一切还来得及,气若游丝的梅良辰呼唤着浑身血色的老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