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要分开我们

    他果然来了。。

    复杂的眸光觑向霍中廷高大的背影,道不尽心中的感激。想必,耶律清歌能顺利进入皇宫,也是师兄一手促成的吧。。

    “啊”忽然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从坠胀的私处袭来。

    “梅恩梅恩”耶律清歌满目痛惜,冷汗从额际长流而下,滴上她的面庞,和晶莹的泪水混在一起,流进发间。。

    “嗯”阵痛袭来,她死命咬着唇,面色像白纸一样,虚弱的像是要随时离他而去。他伸手塞进她的口唇,心疼至极地唤她:“梅恩。。。疼了咬我!咬我!”

    咬你就不会痛了吗?

    意识涣散之际,她却努力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傻。。。。傻瓜。。。。”世间的痛,她一人来承担就够了。她要他好好的活着,带着他们的孩子,好好的活下去。。。

    “梅恩,都是我错。。。都是我的错。。。。梅恩,你打我!打我!”是他不够坚决,害她伤心远走,都是他的过错。。。他的过错。。。

    身体撕裂的痛楚几乎要摧毁她的心智,可是她的手指却在碰触到他时,温柔地抚摸着那张刻骨铭心的面容。“我。。。。我。。。早就原谅。。。。原谅你了。。。。耶律。。。清歌。。。。我不该。。。。不。。。。相信。。。。你。。。。”如果不是自己当初任性武断,又怎么会陷入今日的困局。。困局的起因全在她,所以,她一定要勇敢的承担起肩上的责任,还他们一世安稳。。。

    “啊”极致的痛楚下,她的身体开始痉挛抽搐。耶律清歌大急,吼着稳婆快救人。。

    “姑娘。。。看到孩子头了!看到了!!使力使力”真是奇迹啊,胎位重新顺了过来。。

    “啊”痛呼的嘶声过后,稳婆大声高叫:“生了生了姑娘生了!”

    耶律清歌看到稳婆子沾满鲜血的手上端着一个血糊糊的婴孩,面上尽是惊喜之色。“哇哇”哭得真响亮,稳婆看了看孩子的下身,把婴孩凑近几近昏迷的梅良辰:“姑娘,是个男孩。。你瞧瞧,他多精神啊。。。”

    哇哇大哭,丑得像只团缩在一起的小猴子。。

    眼角有热热的东西涌出来,她想伸手摸摸此生再也无法见到的孩子,可是强撑着的意识却在这一刻渐渐溃散。。

    耳边隐隐传来稳婆的惊呼,“血崩了。。血崩了。。。。”

    很多人围过来,可是指尖的那抹温暖却始终还在。。她努力地睁开眼,想再看看他眼中的眷恋,可是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耶律清歌。。。我要走了。。。。

    千万不要为了我的离开而难过,如果有一丝生的可能,我们终会有活着相见的那一天。。。

    我爱你。。。。

    爱你。。。。

    “梅恩”痛苦的嘶吼穿透云霄,震得人耳膜生疼。

    “将军,该走了。。。”同样面色凝重,伤心欲绝的巴特尔想扶起情绪失控的耶律清歌,江宋皇帝还在将军府,他随时都有可能回寝房探视。

    “耶律将军,我能为你做到的只有这些了,请你马上带着孩子离开江宋,我会命太医传出婴儿夭亡的消息。”霍中廷的心思此刻全在病况险重的梅良辰身上,他要耶律清歌马上带着孩子走,晚了,将会是一场谁也拯救不了的灾难。。

    “我要带着她们一起走!”耶律清歌甩开巴特尔的手,态度无比坚决。他的爱人,他的孩子,他们是一家人,不能离分。

    巴特尔的老眼里透着悲悯,他看着被血染红的锦榻上毫无声息的梅良辰,心一横,悄悄靠近一心扑在梅恩身上的耶律清歌。

    霍中廷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要快!一定要快!

    耶律清歌似是算到他们会有此举,当巴特尔的手刀劈下准备砸昏他强硬带走的时候,他却赫然转头,用铁臂扣住巴特尔的手。“没用,巴特尔。。。你们谁也别想把我从她身边带走!”失去了一次,才知道彼此的爱早已深入骨髓,随着呼吸而生,没有了她,就没有活下去的动力。。

    谁也别想带走他。。谁也别想。。。。

    室内的气氛沉入冰点。耶律清歌握着梅良辰的手,似乎感觉到一丝动静,他分神探看的瞬间,巴特尔突然扬起另一只手,洒出一道白色的粉末。。。

    耶律清歌防备不及,吸了个正着,他心脏骤停,猛力挥开巴特尔撞向试图帮忙的霍中廷。。

    巴特尔倒在地上,回首间,老眼里竟溢满了酸楚的泪水。。“将军。。巴特尔对不住你了。。”

    感觉到意识涣散,手足无力的耶律清歌,怒瞪着虎目,指着巴特尔和霍中廷吼道:“你们。。。你们。。。。”想到可能的结果,他心下大怮,胸口闷痛,单膝跪在地上恳求:“不要。。。不要分开我和梅恩!!求你们。。。。不要!!”

    霍中廷似是不忍,默默地别过脸去,巴特尔难过地说:“将军。。。这是梅恩的意思。。是梅恩。。梅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