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错觉

    那抹身影慢慢转过来,迎上她的却是一张清雅淡然的清秀容颜。宝黛揉揉眼,又眨眨眼,才看清主子那双会说话的黑眼睛里,竟带着丝笑意。

    “姑娘,你。。。。。你怎么没睡。。”宝黛想问,是她眼花看错了吗?主子竟是高兴的。。。。。

    梅良辰笑笑说:“今日要去师兄家做客,又是我第一次出宫去,怎么能睡的着呢。”

    翌日清晨。

    清音阁。

    菱花镜里宽大的布裙也掩盖不住臃肿的身形,梅良辰蹙眉牢骚说:“宝黛,没有再宽大些的裙子吗?”

    宝黛翻了翻衣柜,摇摇头说:“没有了,姑娘,这件是尺寸最大的了。姑娘也是,皇上的心意,你总是不肯领情。”皇上前几日曾派了织造局的人来为主子量身做新衣,可是主子却没要。她说下个月就生了,干嘛费事做新的。

    梅良辰朝外拉拽着紧绷的裙身,笑笑说道:“不想浪费嘛,我以为要在宫里呆到生产,谁知师兄今日却邀我去府中做客,唉。。。”这身裙子着实撑不起脸面,不过,现下里想做新的也没办法了。

    宝黛替她拢了拢头发,笑着调笑道:“皇上准了姑娘去将军府,姑娘心里可美着呢!怎么会因为一条不合身的裙子就不想去了!”听主子说霍将军和她的关系极好,不过,将军回到汴京城快一月了,也未曾见他来清音阁探望过姑娘。

    梅良辰啐她一口,拧了拧宝黛秀气的脸蛋,说道:“总有天,我会撕了你的这张巧嘴!”

    宝黛伸伸舌尖,咯咯娇笑起来。

    “姑娘,去将军府的轿辇备好了!”小荀子立在寝房外,大声回禀。

    “这就来!”宝黛想在梅良辰松垮垮的发间插上一枝绢花,谁知,却被她躲了去。“我不喜欢戴这些玩意。”

    宝黛无奈地摇摇头,叹道:“姑娘看看,这宫里的妃嫔哪个不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妩媚动人,以求得到皇上的关注,只有姑娘你,一身素服,头发也不肯盘髻,平白让那些有心的人占了上风。”

    梅良辰只当没听见,直腾腾地朝外间走。“小荀子,走吧!”

    “姑娘。。。等等奴婢。。。姑娘。。。。”宝黛手忙脚乱地收拾起妆盒,拿了去将军府的礼盒,疾奔跟上。

    皇宫里的轿辇,非品阶的妃嫔不能乘坐。梅良辰地位特殊,又加上产期将至,行动不便,所以龙云泽特意为她配备了出行的轿辇。为了这顶华贵的轿子,皇后气得连病数日,甚至连妃嫔们的请安都免了。

    轿辇刚行至通往垂拱殿的宫门,轿身一震,却是停了下来。

    “奴婢参见皇上”

    “奴才参见皇上”宝黛和小荀子跪地请安。

    梅良辰睁开眼,挑开朱红色的纱帘,笑着冲外间的明黄天子问候道:“皇上,良辰有礼了。。”她作势欲下照宫规行礼,可是龙云泽却拦住她,“免了。。。你身子不便,今后免了这些虚礼!”

    “谢皇上。”阳光有些强,照着她的眼睛有些刺痒。。

    “这就去将军府了?”龙云泽暗自笑她心急,他不过是刚刚允了她的请求,这姑娘就迫不及待地要去见她的宝贝师兄了。

    她伸手遮着阳光,笑着点点头:“嗯,师。。。。霍将军派人来叫我了。”

    龙云泽不知何时已经立到她的眼前,年轻的脸在红墙碧瓦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英俊。“早去早回。朕等你一起用晚膳。”他起手轻轻地拂开黏在她漆黑瞳眸上的碎发,目光温柔得像云影湖水一样,令她的笑容不断加深。。“想吃什么?不如朕还吩咐厨子做你最喜欢的草原美食,可好?”

    她的笑容依旧,轻轻答道:“好。”

    艳阳依旧,眼角的余光和一双似曾相识的阴鸷目光不期而遇。。。。

    霍将军府。

    “你真是贺兰国星辰公主?”将军府气氛凝重的书房内,霍中廷向魂牵梦萦的女子求答案。

    梅良辰一直用手整理着过于紧绷的裙身,连头也不抬。“哦。”

    “这怎么可能呢?良辰你怎么可能是贺兰国人。”她看起来是那样的纯真,哪怕大腹便便,即将为人母,可是在他的印象里,她还是那个聪慧活泼的草原姑娘。。

    梅良辰摊摊手,样子有些无奈。“我也不想啊,谁知道命运会安排这样的角色给我!”如果有得选择,她肯定愿意远离这身份,和耶律清歌找一逍遥地界隐居起来。

    霍中廷扶头,愣愣地凝望着她。“你可知天下因为星辰公主的出现,已经大乱!”不仅仅是江宋国流言四起,连闵辽国也有皇亲贵胄提出再伐江宋,由头竟是得星辰公主者得天下。

    梅良辰一脸无辜地说:“我最反对战争和武力,师兄不知道吗?”

    霍中廷怎能不知呢,自己曾答应她劝说皇上永不再战,可是至今,他也未曾做到。不仅没能实现诺言,昨日皇上密旨宣他入宫共商攻打闵辽国的大计时,他的脑海里甚至想到了强大的江宋一统天下的宏图美景。

    面对着神情淡然自若的梅良辰,霍中廷缓缓低下头,面上浮动着一抹愧疚的表情,“良辰,是我辜负了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