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睡吧,我的梅恩

    “梅恩,你是巴特尔的天,你的命令我一定照办。”从逃离贺兰国王庭的那一刻,护佑大妃伊莉索娅的古林已经死了,他现在是巴特尔,是为了星辰公主重生的斗士。

    梅良辰望着老者苍老的脸庞,用无比凝重的语气说道:“巴特尔,带他回北地。”

    巴特尔愣住,似是不敢相信他的耳朵。他之前都白说了吗?梅恩根本没有原谅将军的意思,甚至要赶他走。“梅恩。。这。。”不是他不遵从公主的命令,而是将军大人岂非是他一个小老儿能够轻易操纵的人物。

    “你能做到!巴特尔,带他离开江宋国,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她在这里也不会呆上很长的时间,或许,等宝宝出世,或许,等不到。

    巴特尔沉默着,不知道要如何劝说梅良辰打消念头。

    她站了好久,腿脚酸困,倚着墙壁,缓缓坐在凳子上,对巴特尔说:“我已经决定了,你无论如何要在三月之内带走他。”三个月,她的产期也就到了,在宝宝出世之前,他必须要离开江宋。无论如何,都要离开江宋。。。

    “我累了,巴特尔老伯,你走吧。”她连看也不愿看外间的人影一眼,合上窗,走回锦榻,脱了鞋作势欲睡。

    “梅恩,你何苦。。。”巴特尔微微叹息,佝偻着背走出了安静的寝房。

    外间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停在门口,声音消失了。木门传来吱呀轻响,她面朝里,紧阖着双眼,双手紧紧贴着鼓胀的肚皮。

    呼吸火烫一样,心如鼓槌,敲打着强自坚强的外壳。。。

    一双略带凉意的手抚向她的肩膊,“不是让你走了吗”她腾一下翻身而起,怒瞪双目发泄着脾气。

    “姑。。。姑娘。。。。你怎么了。。”差点被她的力气掀翻在地上的宝黛,一脸惊恐不安地看着她。

    “宝黛。。是你。”她抚着胸口,吐出浊气的同时,心里却空落落的不是滋味。腹中的小东西像是在抗议她的无情,不停地翻滚着,撕拽着她的五脏六腑。。

    她吸着气弯下腰,宝黛赶紧过来搀扶,她拒绝宝黛的好意,光脚走向紧闭的窗格,伸手推开。

    夜风柔柔的吹着,银白色洗练般的月光照亮了远处影影幢幢的宫殿。花香四溢,清幽雅致的院子里,除了风儿吹动树梢发出的沙沙声,再也看不到刻在心灵深处的那抹背影。。

    “姑娘,歇着吧,天色不早了。”宝黛劝说道。

    她凝神立着,忽然想起什么,转头问宝黛:“刚才你和小荀子去哪里了?”她那么大喊大叫,守在门外的宝黛难道听不到吗?

    宝黛指指宫仆住宿的平房,说:“奴婢和小荀子都在各自房里啊。。”

    “可你们不都守在我的门外吗?”她感到奇怪。

    “没有啊。。。姑娘是睡糊涂了吧,奴婢今日不知怎么的,特别困,见姑娘歇下了,自己就去睡了。”宝黛揉揉发疼发胀的脑袋,奇怪地嘟哝:“往日里也没睡的这么死,姑娘叫我了吗?”

    见梅良辰用奇怪的目光望着自己,宝黛吓得跪地讨饶:“奴婢下次不敢偷懒了,一定守在姑娘身边。”

    “那我叫你去找御膳房的乔师傅,你可还记得!”看到宝黛一脸迷惘的摇头,梅良辰的脑中霎时变得空荡荡的。她摇摇头,摆手苦笑道:“去睡吧,没事了。”定是巴特尔做了手脚,他的古怪丸药,总是能发生一些奇迹。

    宝黛要留在寝房内照顾,可是梅良辰却把她撵跑了。她吹熄宫灯,躺卧在锦榻上,辗转难眠。强迫自己阖上眼睛入眠,可脑子里却不时闪过他的样子。草原上、兵营里、郭勒峰顶、白云碧水之间。。。伟岸俊美的将军,拥她入怀。。。

    耶律清歌。。。

    耶律清歌。。。。

    渐渐的,窗外飘进阵阵好闻的花香,怡人惬意,催人欲睡。她想睁开眼看看是什么花,居然有如此清新淡雅的香气,可是眼皮却像是压了千斤,怎么睁也睁不开。。

    睡吧,我的梅恩。。

    熟悉的声音让她觉得难过,可是空落落的心却像是被瞬间填满。睡着的那一刻,她仿佛真的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之中,呢喃着偎近他,“我想你。。。。耶律清歌。。。。我想。。。。。你。。”

    月末的时候,江宋国的大英雄霍家军主帅霍中廷奉旨返回汴京皇城。

    迎接当日,江宋皇帝亲率文武百官在皇宫外搭起仪仗迎接。只见数十里京城,到处是彩旗张扬,欢声雷动。百姓夹道颂歌霍将军的丰功伟绩,红毯尽头,华盖顶立,在此恭候的朝臣,见到将军的单骑,武将落鞍,文臣施礼,齐呼欢迎的贺词。。

    明皇龙袍,英明神武的江宋皇帝龙云泽,更是走下龙阶,亲自上前迎接凯旋而归的将军。

    “臣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落鞍下马,单膝跪地,银甲威武的将军霍中廷向至高无上的皇帝行礼。

    龙云泽哈哈大笑,上前搀扶起爱将,大声赞道:“你为我江宋戍边保国,屡立战功,朕要大大的赏你!”

    霍中廷敛目垂首,并不和皇帝目光对视。他淡淡一笑,恭声回道:“臣不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