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是谁!

    “小心”一脚踏空,她还来不及惊叫便被一个熟悉到骨子里的怀抱紧紧拥住。

    两具热烫的身躯同时剧烈震动起来。

    这是本能,是渴望着对方的爱人才会有的反应。

    捶打着硬如钢铁般的胸膛,抗拒着来自他的温暖。“你放开。。。放开!”为什么,她口中喊着放手,可手指却紧紧扯着他的衣襟不放。。

    抱住了,还会再放开吗?

    “梅恩。。。。”视线朦胧,心如擂鼓般狂跳不休的耶律清歌,再也不会放开他苦苦追寻了一百多个日日夜夜的爱人。

    他的梅恩吉雅,哭得好伤心。

    眼敛低低垂着,浓黑的睫毛微微抖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不停往下掉。

    他的梅恩。

    他的爱人,终于在他的怀抱里了。

    清醒不过是一瞬的事,当她开始在他的怀里拼命挣扎,撕打啃咬的时候,宫里响起了入夜的更鼓声。她愣了愣,才想起时间耽搁的太久,他已然不能回御膳监去了。

    睫毛上还挂着泪珠,脸却倔强地仰起来,“耶律清歌,把宝藏还给我。”

    眼前被胡子遮蔽住大片面颊的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一双凛冽酷寒的眼睛接触到她的明澈,却自动化成了温暖的柔光。

    “好。”

    似是没想到他答应得那般痛快,她默了默,别过脸,躲开他像是能穿透心灵的凝视。

    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羊皮卷,静静的躺卧在她的手中。

    “你放开我,我看不到。”魁伟壮硕的身形挡住灯光,她看不清上面写了些什么。

    不顾她的惊呼,俯身抱起她直接来到明亮的宫灯下。

    他不肯再和她离分,哪怕被她鄙视被她不齿,他也绝不会再放开她。

    传说中的宝藏竟是一卷考古文字工作经常见到的羊皮纸。她从事的是古文字的破解工作,致力于西夏文、契丹文的研究,由于西夏、契丹古文字存世稀少,所以很多工作在当时都还在摸索阶段。后来,她来到这个错乱的时空之后阅读了大量的书籍,也跟着阿古拉、白音等人学会了很多生僻字的认法,她发现,闵辽文字与契丹古文字相仿,原先苦无头绪的契丹古文字,似乎在闵辽文字里都能找到答案。它们相似却不尽相同,冥冥中像有双手牵引着她藉由闵辽文解开契丹古文字的奥秘。。。

    羊皮卷纸被她轻轻地翻开。

    灯光下,一行行熟悉的黑色印记,像是震颤心灵的符咒,在眼前耳边不停地吟唱变幻。。

    时间缓缓流逝。

    温热的身体渐渐变得冰冷,雪白的手指抓紧了羊皮卷纸的边缘,指甲变成灰白色。。

    感觉到她的异样,耶律清歌担忧地抱紧她,着急地问道:“梅恩,你能看得懂?”初见羊皮卷上的文字,他只觉得熟悉怪异,却一字不识,由于宝物关系重大,他从未向任何人提及此事,包括心腹阿古拉和牧仁,也不知道宝藏在他的手中。

    梅良辰盯着羊皮卷纸上的字体,苦笑着回答:“看得懂。”原来命运安排她来到洪武大陆,果然有他的用处。这羊皮卷上的字体,无论是在21世纪的中国还是蛮荒冰冷的洪武大陆,恐怕只有她一人能解得开。

    它是消逝了数千年的契丹古文,记载的却是令她也感到惊撼恐惧的内容。

    这是一张配方。

    确切的讲,是一张制作军事炸药的详尽配方。配方里,还画出了制作攻击器火器的机械图。

    炸药不同于火药,不仅威力巨大,功率高且产生爆轰后伤害更大,如果由此造出诸如火炮和火枪的攻击器武器,那原本就处在战争边缘的洪武大陆将陷入战争的火海,永无宁日。。。

    “梅恩,怎么了。。。你的汗怎么出这么多。。”耶律清歌抱着她,目光中露出焦急之色,他忽然后悔把羊皮卷纸交给她了,那该死的玩意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让他最亲爱的人变得如此不安和恐惧。。

    她浑身发冷,紧攥着羊皮卷,捏进手心。

    果然是亘古未有的稀世宝藏,不过对于她来讲,却是被逼入无间地狱的催命魔咒。。。。

    “你走吧,我不会原谅你的。”她没有挣扎,没有赘言,只是用冷漠的态度对待这个千里迢迢不惜为了她舍身犯险的男人。

    耶律清歌表情凝滞,死死的盯着她沉入冰点的黑眸,不相信的问道:“梅恩,你看清楚,我是谁!”为了她,不惜违抗圣旨兵伐江宋;为了她,一百多个日日夜夜未曾安眠;为了她,蓄发留须苦学厨艺;为了她,忘记了身上还有百万雄师的责任,以身犯险,遁入江宋皇宫。。。。。

    她冷冷笑着,回望着他,“你是谁,你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不是的,梅恩,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他握紧她纤瘦单薄的肩膀,轻轻摇晃:“我是耶律清歌,是你的爱人,是我们孩儿的姆父!梅恩,你看清楚!”

    “呸!”梅良辰从未有过这么大的气力,她竟挣脱开他的钳制,退回锦榻。“来人!宝黛宝黛小荀子来人呐!”声嘶力竭的喊声换来的却是院外夜风扫过树梢的沙沙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