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小白小黑

    乌泱泱的天幕像堵墙压在北地城的上空,坏消息也像坏天气一样接二连三的传来。

    经过一夜搜寻,牧仁和阿古拉并没有找到失踪的二皇子,他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消逝在莽莽草原。耶律清歌彻夜未眠,清晨时分拉苏荣急匆匆的在山河斋外禀告,说灵鸽回来了。

    推门走出寝房,老总管却是面露哀戚,欲言又止。

    耶律清歌几步冲到院中,却见白花花的雪地上,一只皮毛黑亮,威风凛凛的鹰隼,正用口衔着只被血浸透的信鸽,缓缓放于地上。

    一黑一白一红。

    看得人心头骤紧,耶律清歌面色森冷,跨前两步,半跪在雪地之中。

    他摸了摸自幼跟随他南征北战的海东青小黑,示意它飞走,可是小黑却不动,喉中发出嘶哑的呜咽,盯着奄奄一息的灵鸽小白,褐色的鹰眼里满是哀伤。

    耶律清歌捧起小白,手指抚摸着它被冷风冻透的翅膀,缓缓道:“安心去吧,小白,我会记住你的恩情。”草原人,最注重情义,无论是对人,对牲畜,只要有恩于自己,必定会真心相报。

    灵鸽小白仿佛能听得懂主人的话,它微微动了下血红的颈子,颈子上盛装信件的葫芦,也跟着晃了晃。它似乎想告诉耶律清歌自己完成了使命,终于可以安眠了。它缓缓阖上眼睛,翅膀无力地落下,身子再无动静。。

    “吱嘎”小黑冲天而起,巨大的鹰翅展开,卷起山河斋厚重的积雪,扑簌簌落了院中人一身。

    惊空遏云,鹰啸凄怨,久久盘旋不去。。

    “耶律清歌。。”梅良辰眼眶潮热,蹲下来,面颊埋进他的臂膀,默默地把力量传递过去。

    “它们是自幼长大的伙伴,谁也离不开谁。小黑翱翔天际,会带着小白,小白送信往返,小黑也会苦守在北地城外,等待它的伙伴。。。”他轻轻摩挲着小白的身体,追忆曾经共度的美好时光。。

    拉苏荣上前卸下小白颈中的葫芦,交予耶律清歌。“大人,正事要紧。”

    “厚葬了。”耶律清歌命道。

    “是,大人。”拉苏荣小心翼翼地接过小白的尸体,急匆匆地去了。

    坏消息接踵而来。

    小白用命换回的信件里,讲天运帝已于数日前殡天,尸体被放置在景阳宫中,秘不发丧。乌雅皇后准备借此悄悄诛杀跟随大皇子朝堂重臣,以便为亲生儿子耶律隆昌继位扫清道路。大皇子和母妃宛氏由耶律清歌留守在上京城的暗卫护佑,暂时安全,但是近日,皇子府却被大批宫卫包围,限制人员进出,大有幽闭囚禁之意。

    情况万分危急,耶律清歌不敢耽搁,随即召唤麾下大将阿古拉调集十万铁骑精锐踏上保皇诛邪的征途。

    由于路途遥远,加之前途未卜,艰险重重,所以,耶律清歌并未带着梅良辰一起同行。他把梅良辰的安全交托给了巴特尔和牧仁左将,王府中则由拉苏荣全权负责她的日常起居。

    闵辽天运二十七年十一月初七清晨,寒风凛冽,雾气弥漫。

    军营校场,阿古拉牵来和将军一样彪悍威武的‘雷神’,躬身催道:“将军,启程的时辰到了!”

    耶律清歌跃马而上,抓过缰绳,顿了顿问道:“梅恩呢,还是不肯来送行?”自从决定了把她留在北地,这丫头就跟吃了枪药似的,浑身上下冒着火苗,不论他如何解释,她都一副怨懑的神情远远的避开,最近几晚,更是搬去和苏谷娜同宿,把他独自晾在寝房之内。

    阿古拉摇头无奈道:“姑娘没来,但是一早却把雷神喂了个饱!”迎风刷得如同缎面般闪亮的马鬃,都是梅恩彻夜不眠的功劳。

    耶律清歌冲着升起的朝阳,淡淡的苦笑。“随她吧。。”唰一声,扬起锃亮的马鞭冲向队伍最前方。

    阿古拉眯着眼睛,瞧着黑甲黑氅挺俊威武的背影,在霞光中闪烁着万道光芒,雄姿英发,令人心驰神往。阿古拉被激起豪情万丈,纵马高呼:“启程”。

    “呜呜”号角吹响,数万黑甲铁骑毫无畏惧地跟随在耶律清歌的身后,奔向未知的征途。。。

    远远的胡杨林里,苏谷娜小声规劝着眼泡红肿难看的梅良辰。“姑娘莫伤心了,将军大人此行必能降妖伏魔,胜利归来!”

    巴特尔也劝道:“梅恩,将军又不是去打仗,不会有危险的。”

    梅良辰默不作声,眼睛死死盯着越来越近的大军,视线紧锁在领头之人身上,胸中充斥着不安。

    她又不傻,自然清楚他此行必定凶险异常。

    皇位更迭之际,朝局动荡,正是奸党错杀滥杀无辜之时,他迎难而上,用重兵扶持大皇子登基粉碎乌雅一族的阴谋,成了,便是千秋万代一世英名,败了声名狼藉不说,连性命也恐无法保全。

    结果,谁也无法预料。所以,他才会强留她在北地城避开那些未可知的血腥和危险,自己却选择了一条没有退路的荆棘之路,艰难地前行。

    巴特尔看到大军近了,梅恩又沉默如木桩,干脆嘬唇吹响尖利的哨音,提醒胡杨林外的人,稍作停步,留意下为他送行的人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