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运帝殡天(加更)

    “皇上召我入宫,时候不知多久,你先睡,不要等我!”霍中廷临走前,对夫人胧月切切叮咛。

    “嗯,你多保重就是!”身姿纤弱娇小,楚楚动人的霍夫人袁胧月,懂事地颔首。

    送走霍中廷和穆公公,袁胧月叫住展青:“展副将等等!”

    展青顿步立于大红灯笼下,垂首道:“夫人有事?”

    袁胧月幽深的瞳眸睨向远方的车影道:“我想问展副将一些事情,烦请副将随我来下书房!”她带着丫鬟无双先自迈步而去,展青愣了愣,也跟了上去。

    通往皇宫的车鸾,骏马扬蹄,大步跃进于空无一人的青石官道。

    车内。

    “穆公公,皇上何事如此着急?”刚刚即位不久的皇帝龙云泽,虽偶有雅兴传他入宫下棋,可从未深夜传召过他。在府内,穆公公碍于外人在场不便多讲,现下出了门,他总能提前透露些机密出来,让自己有所准备。

    穆公公道:“洒家确实不知,将军大人还是等入宫后先问问枫公公吧。”他比起枫生枫公公在年轻皇帝心中的份量,自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见霍中廷不语,穆公公掀开车帘望了望,压低声音道:“皇上吩咐奴才来请将军的时候,面上未见怒意,想必,不是什么大事!”

    霍中廷点点头,将身靠在车鸾篷布上,阖目沉思。

    同样的时辰。

    闵辽国北地王府山河斋的菱窗外,传来阿古拉低沉的嗓音:“将军。。。将军。。。”

    耶律清歌睡眠极浅,闻声既知是副将有要事禀告。他正待把怀里的梅良辰放下探看究竟,她却醒了。一双黑眸雾蒙蒙的,犹自带着浓重的睡意。

    “是阿古拉吗?有事?”

    他俯身亲吻她的额头,随手点燃火折子。“我去看看。”

    披衣下床的时候,她却从身后抱着他的腰身,叮咛道:“不许一去不回!”

    他笑道:“若是皇命,我岂非要为了你抗旨!”

    她哼了声,狠狠在他如钢铁般坚硬的腰上咬了口,才放他起身。

    昏蒙蒙的夜色里,大雪依旧下个不停,从廊下的灯光,可以看到院中积蓄的大雪竟没过了阿古拉的脚踝。

    “将军。。”耶律清歌刚踏出屋门,阿古拉就急匆匆地奔过来。

    耶律清歌用手势阻住他的言语,指了指山河斋的外厅,先迈步走了过去。

    等进了安静的厅堂,阿古拉才噗通一声跪倒,声音悲痛道:“末将刚刚截到上京的消息,皇上前日午时在景阳宫殡天了!”

    耶律清歌盯着阿古拉的脸看了良久,才面无表情地问道:“消息确切?”

    “末将晚间巡查边塞的时候抓获了一名皇后宫中的内侍,他想混入驿馆找二皇子递送皇后娘娘的亲笔手谕,被末将拦截了。”阿古拉掏出怀里的信笺,递给耶律清歌。

    匆匆看完,耶律清歌面色凝重道:“宫中内侍呢?”

    “累晕了,在囚室里睡着。不过,末将曾问过他是否亲见皇上殡天,他称景阳宫被封,除了皇后和朝中支持二皇子的国舅爷,无人能接近宫闱。”阿古拉回道。

    耶律清歌展开信笺,细细又看了一遍后,团紧又缓缓张开。

    阿古拉小心问道:“将军打算怎么办?”

    话音刚落,拉苏荣却带着一人匆匆步入山河斋。

    “大人,宫里来人了。”

    不再是皇上身边的近侍齐格都,换了一名皇上颇为倚重的文官索秧。

    只见他微微行礼,取出千里奔骑送到的圣旨,肃容宣读道:“北地王接旨!”

    “末将接旨!”耶律清歌和阿古拉跪地双手过头。

    圣旨有云,天运帝殡天之际,皇位传于二皇子耶律隆昌,由北地王协辅新帝回上京顺利登基,不得有违。

    耶律清歌对索秧冷笑道:“圣旨拿来!”

    索秧不敢直视耶律清歌,迅速团好圣旨回道:“为免日后横生枝节,皇后娘娘命臣传完圣旨之后拿回复命!”

    “休要啰嗦!”耶律清歌赫然立起,手臂一动,圣旨已然到了他的铁掌之中。

    索秧大惊,“王爷,抢夺圣旨可是大逆不道之罪!”他想把皇后娘娘的原话重复一遍,可是阿古拉却横刀立于他的身前,吓退了胆小的索秧。

    耶律清歌轻轻扫过圣旨,不消细看便重重甩到地上。

    “假的!来人呐!”随着口令,铁卫黑压压倾巢而出。耶律清歌面冷如铁,沉着黑眸怒道:“把这个假传圣旨的朝廷重臣给我押进死牢!”

    “是!”吼声震天。

    索秧吓得腿软,竟一屁股坐在白花花的雪地里,浑身颤抖着嘶嚎:“圣旨。。。。如何会有假?王爷不要冤枉好人!”

    耶律清歌嗤鼻,踏起战靴踩着那幅明晃晃的圣旨道:“索大人,哪有圣旨不盖玉玺?!哪有皇帝殡天传话给边关武将,来使不带兵符之说!”他把假圣旨踢到索秧的脸上,俯下身,捏着他的领口,挑眉怒问:“兵符呢?索秧大人?”

    索秧被卡得喘不过气来,他扑腾着短腿,挣扎道:“冤枉啊!王爷。。。。大将军。。。。冤枉啊!微臣只是奉皇后娘娘之命传达圣旨,任何事都与臣无关啊!”

    “押下去!”他摔落索秧瘫软的身子,背手而立。

    很快,山河斋内恢复了寂静。

    阿古拉正要说话,耶律清歌却把视线瞄向内堂的一角,缓了口气道:“别藏了,出来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