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偷溜出去

    由于黑衣人潜进了王府,所以阿古拉和牧仁彻夜未眠分头巡视王府,从前厅到后院,从花园到厨房,甚至连侍妾们空出的园子,他们也没放过。。

    可是,结果却令人灰心。

    偌大的王府府邸,不仅没有刺客的踪迹,连一丝血渍也没发现。巴特尔不是讲那人受了极重的箭伤吗?难道,匆忙逃命的刺客还有时间整理伤口?

    当真是令人想不通。

    牧仁恼怒的把刀砍向后院的花木。“妈的,若不是打发霍狗贼的人,定能活捉了那厮!”

    阿古拉搜索完东院的角落,过来和牧仁碰头。看到他怒气冲冲的模样,不禁斥道:“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当下最关键的是找到刺客!”

    牧仁瞅了瞅四周,郁闷道:“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包括祭祀神殿,我也挨地方找过了,可是没有!”

    阿古拉也把视线转向黑沉沉的王府。“巴特尔肯定刺客潜进了王府,那他必定还隐藏在某个角落里,等着我们去挖出来!”阿古拉指着后院一处依稀有着灯光的院落问道:“那边,搜过了吗?”

    牧仁愣了愣,说道:“没。。那边是琴园,是。。。将军。。。。”是因病滞留在王府的将军侍妾萨日朗苏琴的住所。

    阿古拉闻声也是一怔,将军遣送府内侍妾离开王府时,唯独准许萨日朗苏琴留下养病,可见,此女子是与众不同的。不过琴小主素来不喜喧闹,加之梅恩入驻山河斋之后得了将军专宠,她又被乌雅琪琪格陷害落胎,心伤之余更是把自己豢养在深宅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俨然做起了与世无争的王府女人。

    这个时辰去打扰,显然有些不妥,不过为了府内的安全,他们却避不过去。

    害怕牧仁冲动误事,阿古拉决定亲自去琴园走一遭。。

    耶律清歌前腿迈出山河斋,梅良辰便睁开了眼睛。她装睡不过是想让他也跟着休息,可是耶律清歌却趁此机会出门去了。

    她听到院子里有话音,光着脚奔到窗口,只觑到两抹身影消逝在院门处。她不放心,悄悄地穿衣,没有惊动苏谷娜跟到山河斋外,可是五步一岗密不透风的侍卫,却把她挡了回去。

    回寝房呆了阵子,却因为心中有所牵挂无法安睡,辗转翻覆,最后干脆唤起了苏谷娜陪她出去转转。。

    她们躲开侍卫,从山河斋的隐秘出口,直接插进了后园。

    到处是巡查刺客的侍卫,她们在小道上挪移闪避,就这样,别别扭扭的走着,直到她望见远处灯火闪亮的地方,才停下好奇地问:“苏谷娜,是神殿吗?”

    “是啊,祭祀要煮很多牲畜进献天神,是灶上在干活呢!”苏谷娜打着哈欠,惺忪睡眼睨向神殿的方向。

    “去看看!”反正也睡不着,干脆帮拉苏荣去看会儿场子得了。

    苏谷娜劝道:“姑娘还是别去了!大人回山河斋若见不到你,肯定要着急了!”

    “自然有人去报信!”梅良辰顺手指了指几米远开外的竹林,暗示苏谷娜有侍卫一直跟着她们暗中保护呢!

    苏谷娜环顾四周,露出惊慌的神色。“大人知道是我陪姑娘出来的,还不把我的皮剥了!”整个王府都在翻找那名黑衣刺客,她们偷跑出来还不惹怒了将军大人。

    梅良辰笑道:“有我在,你怕什么?!”

    苏谷娜还想嘟嘟囔囔埋怨一通,忽然,她的瞳仁紧缩,指着前方骤然出现的一道黑影惊叫道:“谁是谁”

    气氛登时变得诡谲紧张。

    那黑影脚步顿了顿,却还朝前走。

    苏谷娜一个激灵横身挡在梅良辰的身前。“谁!胆敢装神弄鬼!不想要命了!”

    月亮从云彩的后面露出头来,皎皎光华照亮了后花园,十余众侍卫不知何时已然立于梅良辰的两侧保护起来。

    黑影突然发声,还是她们似曾相识的声调。“姑娘莫慌,奴婢是琴园的巧心!”

    巧心?!

    梅良辰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聪明伶俐的侍婢形象,为了维护主子萨日朗苏琴,不惜和她动手的忠心丫鬟。

    月光下的清秀丫鬟,正是琴园的巧心。

    她略显惊恐的目光望了望梅良辰,瞬即低下头。“姑娘,我不是坏人!”

    梅良辰带着苏谷娜靠近那抹细弱的身影。

    “巧心,这都四更天了,你怎么跑后园里溜达来了?”苏谷娜问道。

    “奴婢晚膳吃了不洁的东西,去茅厕!”初见时的心悸慌乱已经平息,巧心的表情变得自然了些。

    “王府听说进了刺客,你独自出来不怕吗?”梅良辰看着她。

    巧心的脸上露出一抹惊恐,紧跟着摇摇头道:“姑娘不说,我和主子都不知道府中进了刺客呢!”她服侍的琴小主整日自闭在琴园,除了自己去灶上拿取食物或是找拉苏荣大总管拿取每月的用度,她们主仆二人从来也不会主动踏出琴园。

    梅良辰暗中观察没发现异样,便让几名侍卫护送巧心回去。不管她和苏琴有多恨自己,可是念在苏琴曾遭受过的痛苦,她也不忍心看着她和丫鬟出什么事。

    待巧心走远了,她才问苏谷娜道:“此处小径通往哪里?”

    “通往茅厕,后园内,此处茅厕离琴园最近!”苏谷娜对王府的角角落落比她更清楚。

    “哦。。。。”梅良辰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住,眼望着小径深处隐约透出的轮廓问道:“那边呢?走到尽头又是何处?”

    “观澜亭!”苏谷娜肯定地回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