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祭祀

    “梅恩姑娘,祭祀用活物和熟食点心之类都准备好了,请姑娘跟老奴前去查验!”身着蓝色总管袍服的拉苏荣等候在王府二道串堂门外,神情端严。。

    这里前廊后厦,大红明柱,丹青彩绘,雕梁画栋,龙头燕尾,木雕花墩,很是富丽堂皇。

    梅良辰学着他正儿八经的模样点点头应道:“好!总管请先头带路!”

    穿过串堂门。迎面两扇厚重的朱红大门,门镶金钉,轧铁角,垂珠门,珠子上方木雕四季花卉,中间木雕蝙蝠,口衔金钱,有“福在眼前”的意味。门上亮子处绘着“福、禄、寿”三星,与金钱交相辉映,做工玲珑纤巧,图案浮凸生动,是不可多得的艺术上品。。

    梅良辰好奇地张望着,王府内宅四合院她还是第一次来。

    “姑娘,神殿到了!”内四合院右手边不远,府邸中路,有一座规模宏大、气势壮观的殿堂,殿堂前面门头上悬挂着‘福佑堂’匾额。福佑堂是由神殿和东、西两个厢房以及宽阔的院落组成,神殿坐北朝南,硬山式的屋顶上覆着绿琉璃瓦,脊安吻兽,梁枋上油漆彩绘,廊檐抱柱,一座砖砌台基将整个大殿从地面托起,正中心大门前的六级台阶展现了王府的威严气势。

    “大管家,那是什么?挂旗子用的吗?”一根形似萨满旗杆的东西在神殿前高高竖起。

    “回姑娘话,正是祭祀中用来挂贡品的神杆!”根据闵辽悠久的传统,神灵旗杆顶端挂着供乌鸦食用的供品。

    神杆石座为长方体,高78厘米,宽51厘米,上面四个角为圆角,四个侧面的上部围有一圈凹槽,当为装饰槽,在其顶部正中有一方形深洞。

    梅良辰对这些神秘的祭祀摆设非常的感兴趣。她曾经跟随导师在北京故宫和恭王府做过一年的祭祀学术研究,看到熟悉的情景,不由得觉得亲近起来。

    “都挂些什么?”她抚弄着细长油滑的竿子,想看出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她记得坤宁宫里的神杆是用楠木做成的。

    “还有这个,用什么木材做成的呢?”

    拉苏荣自从升任北地王府大总管,年年都会为祭天仪式上的各项杂事忙里往外,他是个细心的人,虽然府中奴仆会照他的意思办得很好,可是他还是不放心,凡事亲力亲为,包括每年都会更换的神杆,也由他亲自去深山采取上好的松木加荤油制成。

    “神杆是用松木和荤油所制,上面悬挂猪喉骨。”拉苏荣谨记每一道祭祀的程序,不敢遗忘。

    “噢,猪喉骨啊!”猪喉骨,那说明闵辽的皇家祭祀和清代的皇家祭祀一样也有猪?梅良辰眼睛蓦然一亮,惊喜地问:“明日祭典也有猪,是吗?”她从来到草原就没吃过猪肉,更别提看猪跑路了。

    拉苏荣躬身道:“是的,梅恩姑娘,明日里活物供奉除了七头公羊和公牛,还会有老奴从江宋国精心挑选而来的黑爷。”按闵辽草原的习俗,纯黑色公猪被视为神猪,敬称为黑爷。

    梅良辰咬着唇,憋了很久,还是没忍住。“噗”黑爷。

    它大爷!

    想起记忆中香喷喷酱红色的烧肉和东坡肉,还有各式肉丝肉片肉块,她的馋虫就全被勾起来了。。

    接下来,她扯着拉苏荣匆忙去神殿内祭祀神台处拜了拜,便迫不及待的拉着大管家去了饲养牲畜的西厢房。

    赫。。

    连苏谷娜也被圈养在厢房内七八头威风凛凛的黑色公猪惊到了。

    拉苏荣对祭祀仪式中所使用的黑爷挑选非常严格,不仅要求它们是无病、无疮癣、无白毛的纯色黑猪,哪怕有点点的残缺或者步履不协调都不会用。闵辽国与清代皇家祭祀供品使用不同的是,它们不会用萨满祭祀中所供献鸡鹅鸭等物,只用大型的牲畜,譬如牛羊和黑爷。

    因此神殿外东、西厢房中所圈养的牲畜也就不一定只限于黑猪一种了。

    “哞哞”“咩咩”“哦喔哦喔”热闹的牲畜叫声回荡在充斥着刺鼻气味的厢房内。

    “姑娘,这里脏,我们还是走吧。”他还有一堆的祭祀细节要交待于她,明日里可是王府年前的大事,军中的将领和北地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前来参加祭天大典。

    梅良辰拂手道:“无妨,无妨!”她看了看膘肥体壮的黑猪,转头问拉苏荣:“大管家,这猪明日里祭祀都要杀光吗?”如果都用于祭祀了,那她岂不是连颗肉末也吃不到。

    拉苏荣怔了一怔,不大明白她的意思。看她专注于黑爷,只得老实回答道:“留两头备用。其余六头要放血割头,生屠祭天!”

    “哦。。。”明显拐了个弯的声调引得拉苏荣心头一惊,他朝她觑望过去,发现梅恩的一双乌黑瞳仁在瞳仁在秀眉下面炯炯发光,像是荆棘丛中的一堆火,烧得他心肝直跳。。

    “姑娘。。。你。。。。”凭他多年随侍将军的经验,他搞不清这少年的玲珑心思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哈哈。。。。无事无事!大管家你接着讲明日祭祀的顺序吧。”

    拉苏荣躬身俯首道:“那老奴讲了,姑娘可要认真的记下!”

    她点点头,还冲拉苏荣鼓励地笑了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