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玄武楼

    “不行。”言简意赅,对付这类狡猾的小东西,不需磨嘴皮子。

    她流露出可怜的神色,手扒着他的马鞭。“求您了。。。求求您了。。”小女儿的娇态不自觉便流露出来。

    他微微阖上双目,神色转冷。“闭嘴。”

    梅良辰看看他,咬着后槽牙用力转回头去。她看着地上的杂草根,觉得自己还及不过它们。不求他了,愿意怎么着怎么着吧,反正她现在就是个杂草不如的贱奴,性命全掌控在他无情又刻薄的嘴皮里。

    耶律清歌看了她生闷气的娇俏模样又想发笑,但是他却什么都没说,策马把她带离校场。

    阿古拉从将军把梅恩拖上马那一刻开始,头就没敢再抬起过。只是听着两人从开始斗嘴,到渐行渐远,直至消逝不可闻之后,阿古拉才扭曲着一张狰狞的面孔,慢慢直起身来。

    随行的卫队,陷入一片诡异的缄默。他们不敢当着右将的议论将军,只能默默地用眼神交流道:“将军有龙阳之好?”“可能吧。我看那小子倒是蛮清秀的!”“军中的铁纪不是明禁军士沾染龙阳之癖吗?”“那那是大将军啊。。是我们铁骑军的神,你吃饱了撑的,别多管闲事!”

    “都在嘀嘀咕咕什么呢?不想活了,是不是!”阿古拉的脸和身上的铠甲融为一色,他刚想掏出佩刀好好教训教训这班喜好猜忌的军士,牧仁却骑马狂奔过来。。

    “阿古拉!”

    阿古拉把佩刀插回刀鞘,厉声对着卫队喝道:“还不给我滚!”

    “是!”军士们灰头土脸地走了。搁往常,牧仁肯定会追问他发怒的原因,可现在,他却从眼神兴奋躁动的牧仁身上闻到了令他热血贲张的嗜血气息。。

    “有猎物上门了,是吗?”好久没有享受过屠戮杀伐的kuai感了,他和牧仁都迫切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引爆血液里沉寂已久的野性了。。

    牧仁把阿古拉的马缰丢给他,“那还用说!可你猜不到,是谁来了吧!”

    “来者何人?”阿古拉跃马扯缰,朗声细问。

    “哈哈哈。。来人正是那个长了翅膀的逃将霍中廷!”郭勒峰顶,霍中廷仅仅凭借一个丑陋粗鄙的伞器,便在闵辽铁骑千军万马的围困之下顺利逃生,这对他和阿古拉来讲,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噢?!是他!消息准确吗?”阿古拉也跟着兴奋起来!要知道,霍中廷可是江宋国新皇登基之后钦封的护国大将军,武将一品官。他担负着保皇戍边的双重重担,军务繁忙不亚于闵辽铁骑将军,真的是他吗?如果是他,又为何冒着生命危险白日通关进入北地城?

    “绝对可靠!报信的人讲,他只带了十几号人马从关口入城,现正在北地内城的玄武楼滞留!”牧仁道。

    “走!中军议事厅!”

    “驾”

    “驾”

    铁蹄扬起滚滚沙尘,两骑战马疾奔向前,转瞬间消失无踪。。

    北地内城。

    四面六门。东曰阳春门,南曰文昌门,西曰西成门,北曰临汉门、拱辰门,东北曰震华门;每座门外又建有屯兵及存放兵器用的月城。城门上均建有城楼。城的东南角和西南角还建有仲宣楼、魁星楼、狮子楼。北地城墙濒临春江,其余三面均背依大山,易守难攻,素有“铁打的北地”之称,它在闵辽国即是军事防御工事,又是抵御水患的堤防。

    内城池最繁华的地段在南门外的玄武大街。这里酒馆食肆,各类商铺云集之地。而其中青瓦飞檐,古朴肃穆的玄武楼乃是城之中心之所在。琉璃圆顶层高数米的玄武楼和国都上京城的福麟楼如同双生花开,成为闵辽国最具民族特色的建筑。值得一提的是,它的左面毗邻气势恢宏的北地王府,很多人慕名而来一是为了饱览北地城的风貌,二来是想登高一窥王府内的胜景,可这些人的愿望大多落空,因为一道高达数十米的围墙把玄武楼的繁华和王府内院的庄重分隔开来!

    玄武楼乃经营食肆和茶点的高档之所,不是寻常百姓所能享受的地方。木制雕花的隔间里,正午时段总是挤满了北地城的显赫权贵。他们在这里喝酒吃肉,高谈阔论,不放过北地乃至国内任何一桩值得摆上案牍的新鲜事。。

    若想知道北地城近来的民生和防务,只需安坐楼内一隅,嗑着瓜子,品尝酥脆香糯的点心或是精致诱人的美酒佳肴,便可不费吹灰之力得到想要的讯息。

    “我听在上京做官的内侄说,皇上的身体最近不大好,经常称病罢朝。”隔间里,隐隐传来低声碎语。

    “嘁。。你懂什么。皇上肯定是为立储的事烦心呢!天下的人谁不知道二皇子耶律隆昌觊觎皇位的野心呢?”此人看得透彻。

    声音陡然变得更低。“二皇子暴戾成性,杀人如麻。你听说没?前阵子,他为了铲除朝中拥簇大皇子的大臣,竟派人暗杀了两位文官。”

    “我可听得比这还严重呢!死的据说是和宛妃娘家的皇亲国戚,被杀手砍了脑袋挂在城楼之上,吓得整个上京入夜后无人敢出!”

    “唉。。江山若落入他的手中,闵辽的前程堪忧啊!”

    “是啊,大皇子在朝中势力不及占据凤位的皇后之子,看来,以后还有得乱呢!”叹息声,抱怨声,传入楼角一处静谧的隔间。

    “唰。。。。”雕花木门被轻轻拉开了,紧接着,一个身着普通闵辽服饰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公子。”他的神情谨慎,向主位上阖目凝思的英俊男子躬身行礼:“您要找的少年不在王府,而在铁骑军的军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