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还活着

    梅良辰还活着。

    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于她,却是因为一个救了霍中廷性命的伞器,救了她的命!不,不能说救了她的命。只是,延缓了她的死期。因为耶律清歌说,等她画好制作伞器的图谱,也就到了她魂归西天的那一日。

    可她有些想不明白,他那么恨她,怎么还会把苏谷娜指给她服侍呢?她有什么需要伺候的,只要给口饭吃,给张床睡,那她便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苏谷娜猛力摆着手,“快来,快来,梅恩!”

    梅恩的一身布袄实在是太不合时宜了,立在花草正浓的园子里,简直就像是羊粪掉进了洁白的**酒!

    梅良辰探头探脑地小跑过来,低声问苏谷娜:“没人吧?”王府的温泉浴汤,只有耶律清歌可以享用,即便是受宠的侍妾想要过来泡泡澡,还得把他伺候得舒服了,才能偶尔得到泡浴的赏赐。

    苏谷娜嘟着圆鼓鼓的嘴唇,不满地说道:“是将军准许你来这儿沐浴养身的,可你总是让着那群趾高气昂的侍妾,可怎么行!”将军最近又新添了几位美艳惑人的侍妾主子,其中还包括那个跋扈张狂的塔娜。就是她,仗着将军宠爱,竟挑唆其他几个好事善嫉的侍妾来找梅恩的茬。在她们看来,能住在将军书房的贱奴,比任何一个美艳的女人都危险!

    梅良辰嘴角微微上翘,一边脱下布袄,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随她们去!我既没出卖**,又没出卖灵魂,跟她们这些只知拈酸吃醋攀比享受的侍妾根本就是两码事。”

    苏谷娜撇撇嘴,接过梅良辰的衣袍放在干燥温暖的石台上,系紧帷帐的锦带。“可我觉得将军对你有些特别。他可不像你说的那样,随时准备要了你的命!”尽管将军会去侍妾的寝居欢爱,但不管多晚,他都会回到书房霸着梅恩,和她睡一张床。

    梅良辰脱掉身上的束缚,指着胸口一处铜钱大小的粉红嫩肉道:“这就是他留给我的。”见苏谷娜愣神,她又指着脸上、身上深深浅浅的疤痕冷笑道:“十足的变态、疯子!!”

    苏谷娜惊跳起来,冲上来捂着她的嘴,低叫道:“不要说!梅恩!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让将军听到了,你又会挨鞭子!”苏谷娜想起月前她被将军传来伺候梅恩时的情景,便还觉得心悸难受。她受了那么重的伤,像个被撕碎的纸人,整日整夜昏迷不醒。她以为梅恩要死了,但是不敢当着将军的面讲,因为只要白音大人说梅恩的病情凶险,将军就会生气得紧。

    他不准任何人谈论梅恩的事情。每天从军营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来书房的寝居探看梅恩的情况。

    苏谷娜不明白,对她这样好的大将军,难道不是喜欢梅恩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