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毫无生气的死尸

    小马倌是女人的事,知道的人仅限在军中极小的范围。因为牵扯到将军,无人敢传,而大军举迁之际,更不会有人去关注一个贱奴惹出的小小涟漪。

    梅良辰没受到任何刁难便顺利回到行军马厩。

    行军马厩,其实是用木栅围挡起来的露天马场。方圆百里的范围内,成千上万的马匹被司马营的军士驱赶着在草原上寻找肥美的口粮,在他们中间,梅良辰并没看到巴特尔的身影。她拖着沉重的步履,找了很久,才在一处有水的草甸找到了巴特尔老伯。他的额头绑着肮脏的布巾,正佝偻着腰专心清理草料。

    听到异样的声响,他抬起头,浑浊昏黄的目光,没有出现梅良辰想象中的悸动和变化。仿佛之前什么也没发生过,他仅仅只是看了看她,平静地撂下槽盆道:“歇着吧!”

    梅良辰默默地倒在充斥着马料味道的草席上,闭眼和衣躺着,像具毫无生气的死尸。。

    四周马匹传来咴咴的嘶鸣声,附近巡逻兵士战靴的踩踏声渐渐近了,又渐渐远去。扎营时分,天色昏暗,司厨的、搭建帐篷的军士吆喝声此起彼伏。热闹的人间烟火气,一点一点,浸润着她行将枯死的心灵。

    泪水,不知何时淌了下来,纤弱瘦小的少年在臭烘烘的草席上蜷缩成一团,背对着热闹的场景,无声地痛哭。。

    “吃吧!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跑得更远!”巴特尔老伯在喂马,他不知是对马说话,还是想点醒那个泪流满面的少年。

    喂饱了马匹,才到了司马营晚饭的时间。热血阳刚的军士们被连日来的急行军折磨得疲惫不堪,一说休憩,立马在司厨的营帐前,排起长队。。

    煮羊肉的大锅,咕嘟嘟冒着泡,奶白色的汤汁,热气腾腾的炊饼,诱人口腹的葱花香菜,引得一群汉子不停咽着口水。

    巴特尔捧着两个破陶碗,立在队伍的最前头。他来得最早,打算把汤和饼子拿回去和梅恩一起吃。

    “让开,老子第一个!”平地一声吼,一个膘肥体壮赤着上身的军卒,上来便把巴特尔重重撞到一边。

    险些栽个跟头的巴特尔,稳住身形刚想大骂,可是一看那人,又把怒气硬生生的压了回去。这气势汹汹之人名叫达愣,是司马营的恶霸,他仗着在军中有个做健锐营参将的表哥,整日里横行跋扈,好吃懒做,战场没上过一次,却时常把自己吹嘘成勇猛凶悍的铁骑军士。

    巴特尔没有吱声,准备退回到队伍里面,和达愣保持距离。

    可今天这霸王存心就是来找茬儿的,他可不管对方是谁,年岁多大,冲过去一脚便把巴特尔踹翻在地:“妈的,还敢瞪老子,活腻歪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