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你真不怕我!

    半块奶糕被耶律清歌轻轻一捻便从空中接了过去。

    他淡冷的目光扫过她潮红的面孔,当着她的面把剩下的奶糕放入口中,慢慢的咀嚼含化。梅良辰呆怔着,如玉般纤白的手指紧紧攥着衣摆,心噗通噗通狂跳不停,以为他又要发怒。过了片刻,见他没有动作也没有叱责的意思,才敢重新拿起一块海螺酥放进口中。

    饿到极致,食物的感觉是要一点点吃出来的。可尽管饿得能吃下整只牛,她也照着二十几年来养成的习惯,斯文却快速的吞咽着食物。香嫩的羊腿,诱惑着她干瘪的胃肠,她看了看桌上,发现没有可以用来切肉的刀具,于是把目光觑向他大腿旁边的匕首。

    “我想用一下你的匕首,可以吗?”她垂着眼帘,有些不好意思地恳求。

    “想杀了我?”耶律清歌明知道她的意图,却偏偏想捉弄她一下。

    蝶翅般黑浓的睫毛赫然抬起,黑幽幽的眼睛看得他胸口一紧。她看起来生气了,两片红红的樱唇微微向上翘,愤然道:“我怎么敢!尊贵的将军大人!”

    被她夸张的语气逗乐,耶律清歌从垫座上起身,笑瞥着面容生动的她说道:“你还真不怕我!”

    “怕!当然怕了!可我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怕你!”梅良辰忿忿道。

    耶律清歌敛目盯着不怕死的女人,停了片刻,看她脸上渐渐露出紧张畏惧的神情,忽然间迸出大笑:“哈哈哈。。。。。”他欺身向前,铁指捏着她柔软的下颌把她扯进怀里。。“你这个小东西,真有趣!”他从未见过一个人的脸上可以有那么多的表情!时而忧愁悲伤,时而欢喜雀跃,时而怒火如炽,时而又怔忡乞怜。仿佛心中所想,转瞬间即可从秀气的面孔上表露无遗。而那两片红红的樱唇,特别富于表现,似乎随时准备张开,说出令他也瞠目结舌的话来。。。

    他的嘴角微微上翘,诧异自己竟会对着一个身份卑微的贱奴欢笑出声。她的身材是那样的娇弱纤细,抱在怀里,像棉花团似的柔软,又像格桑花似的芬芳馥郁。。

    她挣扎着,用力捶打着他的胸膛,“我饿,我还没吃饱!”她以为他又要施暴!

    耶律清歌任她捶打着,只嫌力气不够大。他单臂夹着她,拾起匕首把烤羊腿上的嫩肉片成适口的薄片,放在盘中,把匕首递给她。“吃吧!吃饱了有力气和我睡觉!”

    梅良辰一番折腾,刚刚吸收到的一点热量又蒸发殆尽。她气喘吁吁地靠在他的胸口,像只狂奔力竭的小麋鹿,眨动着湿漉漉的漆黑眼睛,盯着寒光闪闪的匕首。。

    他对她,还真是放心啊。。

    难道不怕她用匕首戳进他的心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