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我病了

    牧仁对帐内的春色见怪不怪,他甚至带着一抹轻松的微笑走出大帐。心想,将军终于有兴致找女人了,之前因为皇上指婚的不快,也应该雨过天晴了吧!思及小马倌见到将军时的表情,他又觉得有趣,那贱奴,盯着将军和塔娜的裸身,竟丝毫也不觉得羞赧。她足足看了好一阵子,才充满鄙夷地转开脸。

    这个贱奴,还真有本事。几次三番惹怒将军,受尽了皮肉之苦却仍旧改不掉她清高的臭毛病。牧仁冷笑,抱着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心态,火速退出大帐,他可不想待会儿被将军的怒气波及到,受那贱奴的牵连!

    梅良辰趴在地毡上,久久不愿抬头。不是因为变态将军裸身的缘故才使她发热无力,而是她的身子极不舒服,高烧炙烤着她的忍耐力,又冷又饿,伤口溃疼,能坚持来到大帐已经耗尽了纤弱之躯仅剩下的一点能量。

    大帐内飘来食物的香气,她眨了眨眼睛,伸出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滚开!”耶律清歌忽然怒喝一声,挥落胯间把他弄疼了的塔娜,战靴毫不留情踹上去。

    “啊”惨叫声撕心裂肺,塔娜白花花的娇躯滚落在阶下,浑身止不住簌簌发抖。她委屈地蜷缩着,护着身上私处,偷偷把口中的血沫咽下去。

    是她因为看到小马倌变成盛装华服的妖精太过震惊弄疼了将军,她有错,该受到惩罚。只是,**的疼痛却抵不过心底骤升的醋意来的凶猛,将军的侍妾倒也罢了,她身份卑微无法争宠,但‘妖精’却是比她还不如的小马倌,一个身份不明的贱奴,凭什么得到将军的宠爱。那身华服,她连做梦都在肖想,可是将军却赐给了她。。。

    梅良辰感受到身侧一道怨毒的视线毒蛇般缠绕着她,不禁默默垂下眼帘,避开锋芒。她根本不想打断他们的好事,是恶婢自己犯错惹恼了变态,却把一腔愤怒发泄在她这里,算什么事呢。。

    耶律清歌把一块上好的貂裘盖在胯间,冷寒的眸光直射向不肯老实的侍婢。“塔娜,滚下去!”

    塔娜咬着嘴唇,抓住破碎的纱衣,蹒跚起身,行礼退去。。临走时,她用极微弱的声音斥骂梅良辰:“恶毒的妖精,你会遭到报应的。。”

    上一秒在天堂,下一秒却入地狱。塔娜作为耶律清歌的侍婢,早就学会了承受这一切不公平的对待。她对心中的神毫无怨言,只怪世上的贱女人太多。

    大帐内一片静谧,偶尔有夜风吹起窗口的帏布,发出啪啪的声响。

    耶律清歌敛目觑向地上的女人,用不容置疑的冰冷声调命令:“过来,坐到我身边!”

    梅良辰听到了,也知道她为了活命没有反驳拒绝的机会。可她现在虚弱得连动一下力气都没有了,如何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

    睁大黑净幽深的眸子,瞪着高高在上的将军,“我病了。。。。”她喘息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