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瞧她那小胸脯!

    狐媚的妖精!

    穿衣也不避讳她和在场的仆妇,一望便知是没有教养的贱奴。也不知是哪家胆大包天的奴婢,居然敢用这种不要命的手段狐媚到将军!哼,她选的时候倒好,等不及自己查出她的真实身份,将军就要把她带到北地豢养了。这妖精的心眼儿,果真和她的容貌一样,令人不得不防!

    长得漂亮,可是这身材。。。

    啧。啧。。。瞧她那小胸,竟比鸽子大不了多少!塔娜暗自嘲讽。心想,将军一向喜欢丰满俊俏的草原女子,每次传她欢好,她都能感觉到将军对她身体的喜爱。如这般弱柳扶风,纤腰不盈一握的美人,将军即便是一时所惑,欢爱大概也不会长久。

    梅良辰穿上繁琐的衣裙,累得是满头大汗。不过,额头上的热度倒是退了些,人也跟着清醒了。

    不同于昨晚破旧肮脏的布袍,现在的锦衣,领口袖口均镶有名贵的紫貂毛,上身是贵族千金喜爱的宽片淡黄色锦缎,下身连着用银丝线绣制成花朵的纱裙。手指轻轻拂动裙裾散开,如同月亮的光华在宁谧的草甸上撒开,精致到令她咋舌的程度。

    惊愕的目光顺着衣裙而下,骇然发现她裹了一晚的‘臭烘烘’的东西,竟是那张形容狰狞的白虎皮垫座。雪白的皮毛被她弄脏了,一块块暗红色的血迹提醒着她曾遭受过的屈辱和创伤。想起恶魔般的将军,她竭力抬起臀部,把白虎皮抽出来,弃物一般扔到地毡上。。

    塔娜惊叫:“你疯了!”她跪在地上,捡起那块将军引以为傲的战利品,怒视梅良辰道:“你知道它是将军最珍爱的饰品吗?这上面的每一根皮毛,都顶得过你的贱命!”

    梅良辰不屑地回望着她:“我不稀罕!”

    塔娜冷笑,大声冲着帐外喊道:“白音大人,请进来吧!进来看看将军喜爱的女人,都做了些什么!”

    话音未落,一抹高大修长的身影从帐外闪了进来。来人年纪三十岁左右,穿着和巴特尔老伯一样朴素的黑色布袍,浓眉大眼,嘴唇丰厚,看起来竟易亲近得很。。

    “属下是将军麾下的军医,白音。昨晚,是属下帮姑娘治的伤!”白音并没有顺着将军侍婢塔娜的意思,责罚梅良辰,他像对待将军一样对着梅良辰行礼,为她解开疑惑。

    梅良辰初见他,却觉得亲切。不知是不是那身布袍的缘故,她看着白音,竟想到了关心她的巴特尔老伯。

    “多谢你的照顾!”她想立起来还礼,可是身子一动,火辣辣的燎泡便像是扎人一样,让她禁不住蹙起眉头。

    白音制止她:“姑娘不要动!去北地的车辇马上就到,军士会把姑娘抬上去的!”

    塔娜嫉恨得肠子都翻绞在一起,她把脏污了的白虎皮拿给白音看,忿忿道:“你看看吧,她弄脏了将军最珍爱的宝物,还要扔了它!白音大人,你觉得将军会饶了她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