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轻贱侮辱

    “嗯。。。。。”梅良辰痛苦呻吟,悠悠醒转。

    意识有片刻的怔忡,以为自己像每个正常的早晨一样,从或好或坏的梦境中醒来,迎接充实忙碌的开始。。

    可现实的情形,却并不是那么回事。

    昏暗的光线,物什影影绰绰,看不大真切。空气中香料烧尽后淡而无味的轻烟遮掩不住四周陌生不安的狂野气息。

    想起了什么,惨烈的,残酷的,令人崩溃的记忆一幕幕朝她袭来。情不自禁退缩,蜷曲,可是稍稍一动,身体便被无法忍受的剧痛折磨得两眼模糊。她想起了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想起了她被鞭挞,被滚烫的灯油泼中的残忍情景。。

    似是不肯再想,她知道自己呆在那儿了。

    该下地狱的将军,他的大帐里,自己像个被遗弃的小羊羔,挣扎在垂死的边缘。额头热度很高,嗓子火烧火燎的干涩发痛,她试着起身,准备在渴死之前找到水壶,可是光裸的手臂一接触到清冷的空气,心却骤然慢跳几拍,直直的朝下沉去。。

    她的女儿身被发现了!!

    这个迟来的认知令她真正慌了神。

    手指摩挲之下,光无寸缕的上身,之前用来束胸的布带早不知所踪,胸腹间被滚油烫起的燎泡像是经过了处理,没有刚烫时那般撕心裂肺的疼了。下身有一条单薄的亵裤蔽体,这个发现让她多少松了口气。可是转念一想,便又羞愤难当。自己昏厥之时,清白的身子定是被一群男人看光、摸光后才丢弃到一块气味浓郁到令人忍不住呛咳的东西里面,被轻贱侮辱。。。

    造成这严重后果的元凶,正是这百尺大帐的主人!凶悍如草原雄鹰的男人,是他,夺走了自己在陌生国度立足的可能。。

    她又恨又气又渴。。。

    正暗自喘息着要不要起来的时候,一抹刺目的光亮却忽然从她侧躺的位置射了过来!

    伴随着光亮,一股夹带着青草气息的清新凉风,灌进了空气窒闷的大帐。她微微阖上眼睛,隐约看到两三个身影相继走了进来。

    一个陌生但显温厚的男声在帐外吩咐道:“塔娜,抓紧时间把衣袍给她穿上!将军还有一刻钟便要开拔北地!”

    身材高大窈窕的侍婢塔娜低低应了声,一脸不情愿地拿起套闵辽贵族小姐才能穿的丝绸衣袍,走近书案后的人影。

    她没想到梅良辰醒着,看到她,用一双充满了惊惧怒意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手里的衣裙。

    “你醒着,便自己穿!不要再麻烦别人!”塔娜气势汹汹地把上京绫锦院精绣的丝绸衣裙扔在那女人脸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