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将军,饶命!

    “轰”只听一声震天的巨响,上好的檀木雕花屏风被凶悍狠戾的将军破成碎块。。。。

    塔娜和仆妇面如土色,吓得浑身哆嗦,跪地讨饶。“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滚!”

    一声沉喝,塔娜和仆妇连滚带爬的退下,生怕走得慢了会挨将军的铁鞭。。

    耶律清歌俯下身,半蹲着,用鞭子的手柄把昏厥的女人翻了过来。她一动不动任他摆布,伤痕累累的肌肤白到透明,黑发披垂,散落在暗红色的地毡上,呈现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只是她现在阖着美丽的眼睫,苍白的唇色和死人没有什么差别。。

    死了?

    他精芒四射的眸子蓦然间变得暗沉,大手也顺势盖上她胸前松散的布带。。

    她的胸部真是小的可怜,像两只瘦弱的白鸽,一只手握起来还绰绰有余。感觉到温热之间微微的震动,他才敛眉背对着大帐门外候着的人,沉喝道:“白音”

    “是,将军!”斗战胜大将军麾下最好的军医白音,俯首走进大帐。

    牧仁和阿古拉没有得到传唤,只能互视一眼,没敢造次入内。

    穹窿帐顶,三盏明亮的琉璃大灯把大帐内照得是纤毫毕现。白音小心翼翼地跪地行礼,得到恩准立起来,才敢稍稍抬起头来。“将军,请问是谁病了?”

    将军龙虎精神,倒是他怀里用黑色大氅盖着的人,远远望去透出病色。

    耶律清歌把梅良辰放倒在白虎皮上,铁面看不出表情:“来给她诊治!”

    “是,将军!”白音不敢怠慢,疾步走近那人,半跪在地上。

    可是黑氅一开,目光所及,浑身却惊颤抖动,差点没厥过去。

    “将军?”他不敢妄动,因为将军大帐乃闵辽**事重地,多少撼动天下的战事均出自于此。这里,从未出现过婢仆之外的女人,即便是将军最宠爱的侍妾生病,也绝不会在大帐之内传他看诊。

    难道她是将军新近宠幸的女子?与那些女人不同?可得了将军的青睐,为何还会顶着满身伤痕,昏厥于连他也不能轻易踏进的军中大帐。。。

    越想越胆寒,白音伏地,再不敢抬头。“将军,属下不敢!”仅仅是惊鸿一瞥,他便看到此女子衣衫不整,尽管闵辽民风开放,对于男女界限分得不像江宋国那般泾渭分明,可是,她是将军的女人,他看到了,便是杀头的死罪。。

    耶律清歌揉揉发胀的眉心,似笑非笑地觑向他的军医,“叫你治便治,哪来那么多废话!”

    “属下。。。。”白音实在是不敢啊。。

    “不治也可以,来人,去把白音刚出生的伢子抱来”耶律清歌话音刚落,白音立刻趋前抱着将军的皮靴,叩头哀求道:“我治。。。我治。。。将军,饶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