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残忍

    夜已深,书案上的烛火被穿堂风吹得不住摇曳。刻有祥兽图案的鎏金铜灯,明晃晃的灯身上面,映出耶律清歌冷漠凶悍到令人生惧的脸。。

    梅良辰的酒意彻底醒了。

    被牧仁重重丢在大帐名贵的地毡上,她便清醒得如同晨起的雄鸡,只差没有喔喔喔的叫上几嗓子证明她之前只是在做噩梦。梦里,那些屈辱的画面,那些藉由酒醉冲他突突叫嚣的场景都是虚幻的,她刻意忘掉身体上血痕斑驳的伤痕、滚满泥浆的衣袍、还有裸露在外分辨不出颜色的裸足。想象自己还是初来乍到的小马倌,一脸的无知和天真,以为穿越时空而来的世界,和21世纪的帝都一样美好。。

    想到这里,她的鼻间蓦然间酸痛胀麻到极点,眼眶里也溢出了新的泪水。。

    她真想把时间倒回去重新来过啊。那样的话,她宁可选择在帐篷外罚跪,或者最差喝他的洗澡水,也不会意气用事搭上她的小命。看来,今晚她定逃不过他的魔掌了,这个冷血的恶魔,一定会把她大卸八块,扔到草原上喂狼。。

    悲从心中起。

    来得那样迅猛,不可抑制。

    小马倌匍匐在将军的脚下,从最初轻声啜泣渐渐发展至嚎啕。。

    “啊。。。。啊。。。”泪水冲开泥浆和血渍,让她的脸变得更加惨烈。悲愤不已的怒嚎,一声高过一声。。

    “唰”突然,一道凛人的锐气朝她袭来,力量之大之强悍,令她的哭声戛然而止!

    胸肋间骤然升起撕裂般的疼痛。。

    低头一看,竟是一把镶满了名贵珠玉的匕首裹夹着喷薄的怒气插进她的衣袍,离胸口仅仅只有寸许,宝石的手柄在惯性的作用下兀自打着摆,寒气浸透骨髓。。她的脑中轰然一响,直觉刀子戳进了她的身体。。

    愣了愣,她的双目赤红,唇齿惊颤着叫:“你杀了我!你杀了我!!”他的匕首在她的身体里,她还能活吗?

    与其让他折磨而死,不如和他同归于尽。

    梅良辰悲愤难当,扑过去,一把拿起书案上的鎏金铜灯朝那个该杀千刀的恶魔将军砸去。耶律清歌岂能让她轻易得逞,一个抬手,不仅格开不怕死的贱奴,还蹬脚踹翻铜灯,灯口滚烫的蜡油顷刻间舔舐上那具如同小羊羔一般脆弱无力的身子。

    “啊啊”冒着烟的滚油从脖子往下,大半泼在了梅良辰的身上!她的袍子多处溃烂,裸露在外的肌肤被滚油溅到,她疼得又跳又叫,双手狂扯着袍子,目光寻找能让她活下去的水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