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伺候将军

    出来的人,铁塔似的身躯挡住帐内的一丝光亮。火红的灯笼,照着他一张黧黑虬结的脸。梅良辰还记得他,那个刚才去马厩要马的将军府副将,牧仁。

    他看到梅良辰和巴特尔,浓眉一掀,像是有些高兴地摆手道:“你,小马倌,过来!”

    梅良辰还在对着凶悍的副将发愣,腰身却被巴特尔重重撞了下,“大人叫你呢,梅恩!”

    “啊?”她缓过神,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叫我?”

    牧仁不耐烦地点头,不等梅良辰按照巴特尔老伯的叮咛行礼问好,竟过来一把扯住少年的胳膊把他朝帐篷里带去。。

    巴特尔急呼:“大人,雷神”

    “牵到拴马桩!”牧仁粗糙如刀的大手紧攥着梅良辰的细胳膊,头也不回地道。

    “你带我去哪儿?!我只是来送马的,大人你放开我。。。巴特尔老伯”她拼命回头朝兵士挡着的人影发出求救的信号,可是,毫无用处。。。

    在厚重的帘子处,牧仁突然伸手扼住梅良辰的脖子,厉声呵斥:“不许再叫,尤其是见了将军,老老实实的伺候着,不然,人头落地谁也救不了你!”

    梅良辰瞪大眼睛,急速喘息着,缓缓点头。

    不叫了。保证不叫了。请把手拿开!

    寒意料峭的塞外草原,室内却温暖若春,空气中隐隐飘散着香料的味道,不是寻常普通的檀香,而是类似橘果的香气,清新怡人,沁人心脾。大帐的布置简洁干净,一方书案上码放着上好材料制成的笔墨纸砚,厚重的鎏金青铜油灯,灯油被烧得哔哔作响。书案后面,铺着一块完整的珍稀白虎皮,而她所处的方位,恰好能看到熊皮右侧单独辟出来的一块空地上放置着行军布战用的沙盘。

    这是大将军用来处理公务的中军帐吧。

    “谁!”一道冷冽的男低音突然从大帐帷幕后面传出。

    梅良辰被骇了一大跳,牧仁神色紧张,手下的力气不由得大了几分。

    “呀。。。。。”梅良辰忍不住呼痛,他的手是老虎钳吗?她的胳膊可承受不起。。

    “将军,是我,牧仁!”他恭谨地回答道。

    “嗯。。”极低的应声,仿佛置身在冰点下面,冻得人禁不住想要打颤。

    牧仁躬身道:“将军,暂时由这个小马倌伺候您洗浴吧。仆人们都在寝帐外罚跪,找不到合适的人。”将军从皇上的酒宴上回来,便是一副郁郁不乐的模样,他完全忘记了之前夜游草原的打算,对着府里一群不会伺候的奴才大发雷霆。没人敢在将军发怒的时候,违抗他的命令,包括那些自诩尊贵高尚的皇亲贵族,亦不敢和将军发生任何冲突。谁都清楚,在闵辽国,惹恼了性格暴戾但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耶律清歌,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现下,他命令军士把洗浴的澡盆搬到了平常处理军务的大帐,决定在这里洗去一身的燥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