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55

    执子之手55    褚七月推门进来的时候,云紫洛正与姚玲玲倚窗品茶。

    “皇后娘娘——”褚七月作势行礼,却被云紫洛拦住,“在外面不用这么客气,过来坐吧,等会儿一起用午膳。”

    褚七月倒也没客气,朝姚玲玲点头后,坐到了客位。

    姚玲玲听说是肖桐的过门妻子,也不敢怠慢。她相公鬼魅与肖桐同朝为官,官职差不多大,与赫连懿都是兄弟情深,不分你我。

    故而,她极为热情地招呼褚七月用茶。

    褚七月道了谢后,对云紫洛说道:“在许都之时,便有幸来火锅城用过一次,味道极佳,听说四国间都有皇后的分店,真的吗?”

    云紫洛浅笑吟吟地抿了口香茶,说道:“嗯。”

    姚玲玲迫不及待地补充:“火锅城还不算什么,这是后来开的,醉云楼的分店更多。”

    褚七月一怔之下,脱口问道:“原来醉云楼也是皇后的产业!”

    云紫洛笑而不语。

    因着醉云楼还有另一重身分,那便是她私人消息楼,所以,她又开设了火锅城,想要借此分散世人对醉云楼的关注。

    没曾想,这个时代的人对火锅极是喜爱,受欢迎程度大于醉云楼,一下分散了集注在醉云楼上的眼光,大大方便了琉璃阁的行事。

    云紫洛留褚七月一同用膳,吃完火锅,三人一同上街闲逛,侍女们坐在另一辆马车上,远远跟着。

    姚玲玲喜欢各种首饰,云紫洛陪着她看,褚七月闲闲地站在柜台外,扫量着玉盘内装着的各色手饰。

    忽然,她眼光一亮,朝前迈了两步,伸手在盘子里拈了一枚黑色圆坠子出来。

    “这位夫人好眼光啊!”

    一旁的小二禁不住眉采飞扬。

    姚玲玲放下了手里的物事,疑惑地瞧来。

    褚七月抬得高高的右手捏了块黑色坠子,纯黑色,无一丝杂质,璀璨干净。

    小二继续笑道:“这黑凤可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

    云紫洛暗暗点头,没想到褚七月竟还是个识货的。也是,她们家既然是从事盗窃一行,对这些的稀世珍宝自然是会欣赏的。

    褚七月表示自己没有买首饰的意思,姚玲玲赶紧将这块黑石坠买了下来。

    一开始她对这玉并没感觉,听小二的一说,放在手心再看,越发觉得它玲珑剔透,质地高雅起来。

    褚七月下意识地在这个当口多嘴了一句:“这似乎是石英石。”

    她知道,在这个时代石英石很少,所以价值很高。

    “什么是石英石?”小二的疑惑不解。

    褚七月脑内“轰”地一声,糟了,急忙看向云紫洛,云紫洛正沉眸注视她,淡淡问:“你在哪看到石英石的?”

    “书上,书上。”

    褚七月急忙掩饰。

    “以前家族中收集了不少这方面的书。”

    云紫洛点了点头,不再起疑。

    从首饰店出来后,褚七月小心翼翼起来,生怕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被抓了包。

    可她没想到,人呐,越是在意,越是容易出错。

    终于,在最后一次口误中,她说了一句:“毛爷爷真是不管在哪都有用啊!”

    起因是几个小摊挡了马车的路,云紫洛并不欲转开马车,只叫人拿了些银子去赏,路一会儿就空出来了。

    “你说什么?”

    云紫洛的心“扑通”、“扑通”乱跳着。

    若说从前只是怀疑,自她这句“毛爷爷”不经意蹦出口来后,她便认定了褚七月是个穿越女!

    这个年代,就算书的知识再先进再有用,也绝对不知道“毛爷爷”是谁啊!

    褚七月总是后知后觉,此刻,她低垂下了眼睫不语。

    “小七,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云紫洛的眼眸闪烁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褚七月一怔神时,姚玲玲从马车内从容避了出去。

    “毛爷爷在这里充其量是个废纸!”

    云紫洛叹息一声。

    褚七月瞪大了眼睛。

    果然同行啊!只不过,这一次,她亲口得到了验证。

    她傻呆呆地看着云紫洛,云紫洛也眉梢含笑地看向她:“褚七月吗?你好,我觉得自己可以与你重新认识一下。”

    天知道她的声音有多么激动啊!

    穿越的,这丫竟也是个穿越女!

    褚七月装着糊涂:“什么毛爷爷啊?”

    “你就别装了!”云紫洛轻易敲断了她的执念,干脆地说道:“毛泽东,中国。”

    褚七月抬头,愕然瞧着她,半晌苦苦笑道:“原来皇后娘娘与小女子有‘同门’之谊。”

    “嗯,这不好吗?我来这个世界比你多好几年了。”

    云紫洛见她承认,心情很好,坐到她身侧,缓缓告诉她自己这些年的遭遇,并问起褚七月的身世。

    褚七月没有任何隐瞒,将自己出生于小妾怀里,数年不受父亲宠爱的家教等一一说给云紫洛听。

    云紫洛听了连连称赞。

    两人同是穿越而来,一来二往说得竟是好不热闹!

    姚玲玲忍不住了,爬进来想要看看,到底谁笑得这么欢。

    结果出乎她的预料之外,她惊怔地跳进来问:“洛儿,你们怎么了?”

    云紫洛笑着道:“没什么,多认了一个干妹妹。”

    “干妹妹?”姚玲玲大吃一惊。

    洛儿脑子没坏吧?肖桐的媳妇按辈分年纪,本就是排在她之下,要尊一声大嫂的,怎么这会儿又成了干妹妹了?

    云紫洛却只与褚七月对视了一眼,笑而不言。

    这是她们共同的秘密,嘘,不能说。

    而打这天起,宫里人都明显感觉到了,皇后娘娘与肖桐的新夫人打得是一片火热。

    赫连懿百般不解,云紫洛并不想说出穿越的事实来,只好编了个故事,给肖夫人脸上贴了一层金。

    此时的云紫洛对赫连懿已是百依百顺了。

    相反,赫连懿对她也是如此。

    早便听说南川皇后以机智闻名,褚七月特地前去请教她,该怎么营救自己的母亲。

    云紫洛望着她连夜用笔画出来的地图,点了点头,冷然说道:“抢,唯有此法。”

    干盗窃这行的都是满脑子花花肠肠,云紫洛她会愿意的吗?

    皇室办事的效率果然快,没几日,思念已久的褚七月得以与风飘羽团圆。

    自此之后,她再也不用回那冷冰冰的偏宅了。

    开年四月,褚七月与肖桐成婚已经半年多了。

    惷光明媚,带着淡淡的哀伤,为大地万物勾勒出一条条金色的腰带。

    可是,这个婚事,对于褚七月来说,应该能起到作用,可以好好观察生活中的人和事吗?

    这件事给了小七无休止的悲伤回忆,现在,她解脱了,真真正正地解脱了。

    四月,她正半躺在大院内,沐浴着新鲜空气的缘故,总是能令人耳目一星。

    “小姐,开胃粥来了。”

    杏儿蹑手蹑脚地端来这个小巧精致的大花瓣酒盏。

    “好酸的味儿。”杏儿有些埋怨,味道直冲鼻间,她低声问:“小姐您吃得惯吗?”

    “吃得惯呀。”若换了往常,褚七月绝不会这样低声吓走。”

    她端过小盏,始才喝得两口,一个丫环脚步踉跄地飞奔进来,“夫人不好了!”

    她的脸色惨白无比。

    “怎么不好了?”褚七月惊得从卧椅上坐起来。

    “夫人,几个夫人回来了!”

    丫环的表达有些语无伦次。

    “你说的几个夫人指谁的,肖桐的?”褚七月的头脑一时空白,到现在还不能接受这个突然冲出来的消息。

    丫环是从前跟过肖桐的,侍候过五位夫人的小丫环,这五位夫人,闻说肖桐大婚的讯息,都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这三位夫人自然是最先来的。

    丫环颤巍巍地问:“夫人,你怎能如此平静?”

    褚七月微怔过后,自然而然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继续问:“公子呢?”

    “丞相今儿早上大朝,还未回来。”丫环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肖桐不在,这可有些棘手了。

    (终于写完这一章了,鹿十分地充瞌睡啊,删掉了十多条跟本文毫无关系的地方,错的地方多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