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54

    执子之手54    进得皇宫,褚七月便放弃了这样纠结的想法。

    罢了,见机行事吧。自古皇宫的水难试深浅,这个秘密,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会主动说出来的。

    肖桐见她在凝思,不禁伸手拥她入怀,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鬓发,似是给她安慰。

    褚七月的心安定多了。

    云紫洛与赫连懿是在御花园接见的两人,今日万里晴空,艳阳高照,空气中一丝微风的波澜都没有,沐浴阳光品茶赏乐,无疑成了佳事。

    赫连懿下朝后,换了件轻松随意的深蓝长袍,云紫洛一袭华贵的云纹浅紫长裙傍他身旁,两人都眉眼含笑地看着膝下玩耍的赫连云晴。

    云晴今日穿了件雪白的丝裙,大红的软底绣花鞋衬得她如同画卷里走出来的小公主,头上齐肩长发梳了两个俏皮的发迹,别了玛瑙水晶夹,可爱极了。

    “皇上,娘娘,肖丞相来了。”

    鬼魂过来禀报。

    褚七月随着肖桐走过来,悄悄地拿眼角打量坐着的国君与国后,眼光在赫连云晴脸上飘过,心中赞叹,这一家人都生得好俊。

    行过礼后,肖桐笑米米地对褚七月道:“小七,给皇后斟茶。”

    “是。”

    褚七月垂着眼睫,轻快地应了一声,从宫女手中端过新沏的香茗。

    赫连懿稳稳坐在镀金太师椅中,眯眸打量着她。

    褚七月感觉到了,从一走近,这位皇上便在注意她的言行,倒像是在考教她是否能过关。

    她不动声色,脚步缓慢平稳,走到云紫洛面前,单膝跪下,说道:“皇后娘娘,请用茶!”

    云紫洛轻轻一笑,接过茶,吩咐左右拿上送给她的礼物。

    褚七月道了谢,从容地站起来,退到肖桐身边。

    这一连串动作挑不得任何错处来,赫连懿蹙了下眉头,虽觉得满意,但还不是很放心,便拿眼光不停地提示云紫洛。

    云紫洛嘴角轻抽,唤肖桐与褚七月坐下的空当,白了他一眼。

    这么急做什么?别把人家小媳妇吓到了。

    这一坐下来,自然拉开了话匣子,赫连懿特意让肖桐坐他身边,问起他京城生意及前段时间的生活来。

    云紫洛,则开始”审问”褚七月起来。

    “小七在家排第七吗?”

    “嗯,在家族中排行老七,但本房上头,只有两个姐姐。”褚七月解释。

    “褚家山庄这地方我从前倒没怎么听说过。”云紫洛淡淡提起此事。

    褚七月的心微微一沉。

    关于她的身世,皇上皇后必定已经知晓了,所以此刻,等着她说出来,还不如自己大大方方地承认。

    当即露齿一笑,看向云紫洛:“说起来惭愧,家族做的生意不怎么好听,被人称为‘梁上君子’。”

    听着她委婉地坦认了家族背景,云紫洛颇为讶异。

    这女子,说起这事时,脸上竟没有半点惭愧之意,倒是奇了,与这个时代的女子不太相像。

    她瞄了眼肖桐,肖桐关切的目光不停地移到褚七月这里,云紫洛暗暗点头。

    见面不多,仅仅几次,褚七月便给她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当即感兴趣地问道:“小七可能说说梁上君子的趣事?”

    褚七月震惊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她不但没有轻视的神情,脸上反透着十分的好奇。

    心情不由舒畅起来,这个皇后,果然不同凡响。要知道,换作一个现代人,也会对这行嗤之以鼻的。

    当下,她便拣自己遇到的、听到的好玩的事情说给云紫洛听,两人不时发出愉快的笑声。

    肖桐见状,心松了下来,赫连懿见爱妻被逗得直笑,冷沉的脸色被一脸灿烂所取代。

    “娘,你笑什么啊?”

    刚被宫女牵到一旁的赫连云晴冒了出来,奶声奶气地问云紫洛。

    “小公主好生漂亮。”褚七月真心夸赞,并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红木匣递给她。

    赫连云晴接了过来,点头说道:“谢谢婶娘。”

    褚七月愕然:“你怎么知道我是婶娘呢?”

    四岁的小云晴指着肖桐笑:“娘说的,那位漂亮叔叔娶了新婶娘。”言下之意不是你是谁?

    这些话,自然是在肖桐还没过来的时候云紫洛教的,没想到不用人提醒,云晴也看了出来,褚七月脱口称赞:“小公主真是聪明。”

    肖桐回过头来,薄唇邪魅一勾:“喜欢吧?赶紧生个女儿出来玩。”

    褚七月见他当着众人面不顾忌,脸微微一红。

    赫连云晴到底是个小孩子,在地上玩了这一阵有些烦了,攀着云紫洛的手臂说道:“娘抱抱,我要坐腿上。”

    云紫洛将她抱了起来,褚七月不经意地抬头一看,云晴扯住了云紫洛的肩领,衣襟一滑间,露出一块青红的痕印,云紫洛赶紧将衣服拉好。

    不会吧?

    褚七月瞪大了眼,暗暗吐舌。

    那不就是吻痕吗?听说皇上六宫无妃,只此一后,果然是宠爱上了天啊。

    她不觉将自己的衣领往上提了点,以免出现与云紫洛一样的情况,这三天内,她可是被肖桐种下了无数草莓。今早出门时,特地选了这件叠领的衣服。

    在皇宫用了午膳,肖桐便带着褚七月告辞。马车上,他轻轻问褚七月:“过几天我若是回祁夏做生意,你跟我一起吗?”

    褚七月一怔,她这几天都在努力将南川当作她的家,乍闻此言,有些反应不过来,轻拧了眉头。

    “还要去祁夏?”

    那个地方于她也是极其陌生的。

    肖桐笑出声来:“刚才赫连说了,祁夏会派人过去的,用不着我了,我还是留在南川做一个甩手丞相吧。”

    褚七月闻言大喜:“那你可以不用离开了?”

    肖桐点头,凑到她跟前,一手便将她的叠领拉下,力道偏大,上衣的一粒纽扣自动弹开。

    “做什么?”

    褚七月薄怒,不自在地往车帘外瞧了几眼。

    肖桐看着他这几日在她肌肤上留下的战果,很是满意,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捻弄着她颈上的吻痕。

    “真好看。”

    他低低笑着,俯下头,火热的唇覆在另一处洁白的地方。

    “别!”褚七月慌慌张张地推他。

    肖桐反手抱紧了她的手臂,从香肤中抬起微微迷离的眼,动情道:“小七,以后我这个闲丞相就做你的跟班了,你可要喂饱我。”

    褚七月挑眉,莞尔一笑:“行啊,喂不饱就把你卖到青楼去,我瞧着那个春宵院挺不错的,缺几个当家红倌。”

    肖桐一阵愕然,翻身将她扑倒,双眸中闪烁着火热:“是吗?你是认为你夫君有这么强的能力吗?”

    马车内,传来褚七月哈哈的笑声,一路荡漾。

    在肖府住了几天后,褚七月第一次真正走出肖府,认真地逛起锦雾街来。

    杏儿抱着一堆淘来的胜利品,笑得嘴都合不拢:“小姐,我从没想过还有这么好的日子过。”

    在南川,无人管辖,小姐是俨然是府里的旗杆,旗向东面吹,全府的风便往东面刮。这地位,可是连褚家的大夫人都比不得的。

    杏儿过足了惬意自由的日子,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全府的丫环都得围着她转。

    褚七月却有些心不在焉,杏儿说起好日子,她想到了风飘羽。

    这个可怜的女人至今还在褚家山庄内起伏,她得用个什么办法,圆满地解决这事。

    肖桐倒是提过议,那就是抢,直接将她抢过来,最简洁省事。

    她仍有些犹豫,想要寻个折中的完美办法。

    “小姐,火锅城到了!”杏儿兴奋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褚七月抬头,嘴角噙上浅笑:“走,里头用膳。”

    此刻正是午膳时间,一楼大厅已经满员。小二的见她绫罗绸缎,大户人家的衣装梳扮,当即笑道:“二楼还有雅座。”

    “嗯。”褚七月点点头,随他上楼。

    “咦,那是谁啊?”姚玲玲坐在三楼包厢的窗前,遥遥指着褚七月问。

    锦雾城的贵妇都基本被她挖掘出来了,这一位倒是眼生。

    云紫洛慢条斯理咽下一口茶,笑道:“肖桐的妻子。”转脸对门外唤道:“请肖夫人上来。”

    当褚七月随着掌柜的走上三楼时,心中有数,掌柜的说他们主子有请,那必是这火锅城的老板,南川国当今皇后云紫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