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53

    执子之手53    从主院出来,一身大红喜袍的肖桐无疑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宾客们正闲得无聊,纷纷上前与他说话。

    肖桐哪有心思在这里陪他们?虽然说新郎官按理是不能怠慢贵客的,可他实在是太想去看小七了,当即寻了个借口遁走。

    喜房内一片安静。

    肖桐进得新院后便蹑了脚步,屋檐下两个低声笑语闲谈的喜婆抬眼看到他,都吃了一惊。

    “嘘……”肖桐赶紧冲她们比画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想给褚七月一个惊喜。

    喜婆们遥遥行了个礼,识趣地避入偏房。

    踮脚到贴着大红双喜的房门前,肖桐侧身,将耳朵对着门缝,倾听了一下。

    奇怪,里面没有一点声音。

    他想,小七不像是性子沉稳的女子,这么一大会儿了,她竟然坐得住吗?

    不可能吧?肖桐心下起疑,莫非她偷偷溜出去玩了?

    想到这,他急忙推开虚掩的房门,几步冲了进去,待看到床上那抹鲜艳的红衣时,他不禁哭笑不得。

    褚七月褪了鞋子,缩在床内,竟是睡着了!

    “谁?”

    她睡得似乎很是不安,被肖桐的动作吵醒,本能地就要挥去挡住眼光的红盖头。

    “慢!”肖桐一个健步冲跃过来,大手抚住她的脑勺,一面将她的身体拥进怀抱。

    “小七,你就多睡会吧,到晚间,还要些时辰。”他心疼地说。

    褚七月听得是肖桐的声音,心早放了下去,懒懒地“嗯”了一声,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干脆就歇在肖桐的怀里。

    一觉睡得不知时辰,醒来后,喜婆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唉哟,肖夫人,你醒了,可千万别乱动,小心掀了盖头不吉利。”

    褚七月一醒,她也长长松了一口气。

    自肖桐离开后,就嘱咐她和杏儿守在床前,注意新娘的盖头。

    你说她做了这一辈子媒婆,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怪事呢!大婚当日,新娘子呼呼大睡也就罢了,她这个喜娘还得帮她盯哨。

    喜婆心中暗想,这还了得,大婚后,肖公子还不知将这位夫人宠成什么模样。

    “杏儿,什么时候啦?”褚七月顾不上喜婆的叫唤,脱口问杏儿。

    “酉时过了,姑爷应该快回来了。”站在房门前东张西望的杏儿回答道。

    突然,院子里另外一个喜婆甩着帕子扭了过来:“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褚七月急忙坐稳了身子,听得院内喜婆颤巍巍叫唤:“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屋子里的喜婆也呆不住了,扶着褚七月,在她耳旁嘱咐:“皇后娘娘来了,快些行礼。”

    云紫洛迈着软步,跨过高高的门槛走了进来,嘴角含着浅浅的笑,问道:“这里都准备好了?”

    褚七月正欲行礼,却被一只莹白柔润的手扶住:“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不用客气。”

    褚七月的心如沐春风,突然很想揭开盖头,看看眼前的皇后究竟长得如何倾国倾城。

    喜婆这会儿上前,将一应事宜细细禀报。

    云紫洛点点头,目光,不禁落在褚七月刚睡过的新床上。

    喜婆顿时紧张起来,刚刚时间太紧,她也只能匆匆将褚七月的被褥铺叠了下,皇后冰雪聪明,若是看到不妥,一定会发脾气。

    想着,她双腿开始打颤。

    毕竟,成婚是头等大事,这种犯规矩的情况极少出现过。而且,皇后刚还说了,肖夫人和她是一家人。

    这若怪罪下来,她哪里担当得起!

    褚七月的眼光在红盖头下瞄来瞄去,偏偏看到喜婆的双腿在不停地打颤,她皱了皱眉头,开口道:“喜娘,你出去给皇后沏杯茶来吧。”

    喜婆如得大赦,急忙出去。

    云紫洛暗自点头,惊异地看了褚七月一眼。

    好一个淡定的女子!

    看屋里这情形,她刚才睡过觉是不争的事实了,在自己面前却不慌不忙,还敏捷地观察到喜娘的不对劲,将她支了出去。

    想着,云紫洛心中一块石头终于放了下去,嘴角勾起了笑意。

    肖桐千挑万选的媳妇,又怎么错得了呢?

    今天是他们大婚,她不便问得太多,站了会儿,连茶也没喝便离开了。

    当夜,肖府好不热闹,南川国挂名丞相,当今圣上的同门师弟,四国首富,公子风流,这么多名头集一身的男人,令人艳羡万分。

    醉得晕乎乎的肖桐被众星拱月地送进了洞房,赫连懿发下口御,今夜不许任何人闹洞房,大家只得扫兴地在外面听了会儿墙角才散。

    肖桐坐在红木床上,修长的手指勾住褚七月的小手,“嘻嘻”笑得不停。

    褚七月在红盖头下猛翻白眼。

    肖桐接过喜木,挑去她的盖头,婴儿臂粗的红烛之光,映得女子娇容一片艳丽。

    喜婆在床单下洒了莲子花生后,说了番吉利话便离开了。

    “娘子!”肖桐扑了过来,将褚七月紧紧抱住。

    “行了别装了!”褚七月无奈地推他,这一身珠宝,硌在身上真疼。

    肖桐的眸光一片清明,伸手为她解去嫁衣,嘴里说:“笑也不许我笑吗?我今晚高兴,一想到这事就合不拢嘴。”

    说着,薄唇又勾起大大的弧度。

    褚七月也忍不住笑弯了眼。

    两人眸光对视时,如同有无形的胶水粘住,再也难分开,时间有如在这一刻停止住了。肖桐的玉指仍留在她嫁衣的第三颗纽扣上,眸光,却耀出了火一般的热度。

    “小七。”

    他喃喃念着。

    两人的脸庞越来越近,终于,唇瓣颤抖着碰到了一起,肖桐一个翻身,将她压到了身下,长舌探出,攻城掠地,娴熟无比。

    “桐——”褚七月脸烫如火,婉转申银。

    肖桐望着她的凤眸一片晦暗炽热:“小七,今晚做我的女人!”

    鸳鸯帐,红绡被,一夜交颈,咬耳情话,无限缠绵……

    第二天,按规矩,褚七月要进宫给长嫂云紫洛奉茶,宫中却传出一道御旨,命褚七月三天后再进宫。

    御旨到肖府的时候,褚七月还没有起床。

    红帘拂动,她依稀看到肖桐颀长的身影在房门前摇动。

    想到昨夜他的疯狂,脸不禁烧红,心,有如喝了蜜一般,甜津津的。

    “娘子。”

    肖桐锁了门,挟着风涌进床纱,抱住褚七月,重新卧倒在床上。

    “怎么不用进宫?”

    褚七月问,强压着身下的疼痛。

    肖桐邪魅一笑,附在她耳畔道:“赫连那家伙大约是想让我们多亲热亲热吧!”

    褚七月一阵无语,良久,开口:“皇上会这样吗?”

    “你知道他!”肖桐撇撇嘴,话也没能藏住,“别看他表面上正正经经的,想当初,他还向我借春宫书看。”

    褚七月的声音顿时危险起来:“你说什么?”

    肖桐不以为然:“春宫——书,书,书”越说,他的脸色变得越难看,结结巴巴起来。

    褚七月恶狠狠地瞪着他:“肖桐,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红鸾帐内,遍布着肖桐惨兮兮的求饶声:“娘子,我错了。”

    “娘子,那不是还没遇见你吗?”

    “娘子,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这三天中,肖府内新买的下人,听得新院内的追逐打闹声都不禁乍舌。

    这新主人,竟将这夫人宠上了天不成?

    第四天,褚七月一早爬了起来,今天进宫,若是还不起个早,她简直就对不住宫中这对“善解人意”的夫妻。

    肖桐虽然时时刻刻都要粘着她,在房事上却也极力克制,加上他是个大夫,给自己熬的各种汤药似乎大补,身体好得极快。

    马车顺利地驶向皇宫。

    车上,依赖在肖桐怀里的褚七月则在回忆云紫洛的一举一动。

    她怎样找个合适的机会向这位皇后请教下火锅城的事呢?

    从火锅城的装潢布局来看,她几乎已经确定云紫洛是穿越而来的事实了,当然,也有一种可能,穿越的不是她,是她身边的人。

    可就算是她,自己能不能说出来呢?这可是有关自己的天大秘密!人都说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陌生的国度若是出了两个穿越女,她怎么知道自己不是遭排挤的那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