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52

    执子之手52    “嗯,肖公子那般优秀的人物,眼光自然是高的,也不知什么样的女子能配得上他。”姚玲玲十分赞同。

    云紫洛闲得无聊,干脆与她八卦起肖桐的这位新娘子的底细。

    得到的结果自然是毫无意义,她俩连人都没看过,尽在瞎掰。

    这边,鬼魅匆匆进来,叫道:“皇后,玲玲,御驾到府门前了。”

    云紫洛朝姚玲玲点点头,几人一起出了大殿,殿外跪得黑压压一片,都是在肖府帮工的人,全聚在一起迎接圣上。

    赫连懿今日换了便装,虽是便衣,云紫洛也细心地在他月白色的袖口绣上了龙纹,彰显着他与众不同的身份。

    是的,赫连懿穿的衣服,从里到外,全是由云紫洛亲自绘绣缝制的,别人做的,他绝不沾身。

    这点,令云紫洛十分骄傲。

    赫连懿大步迈到云紫洛身边,挥手让跪着的人起来,轻声说:“新娘已经进城了,你我出去迎接一下。”

    云紫洛点头,她知道肖桐在赫连懿心中的份量。

    没有他的呕心沥血,哪有懿的今天?

    鬼魅一听,忙去安排御林军护驾,一行人马有秩序地出门,沿着肖府外的青板砖路,朝北门行去。

    褚七月所乘坐的马车在进入锦雾城后,又换回了喜轿,自然没有让新娘子坐马车进府的先例。

    肖桐大红喜袍,胸口别着红艳艳的喜花,骑在高头大马之上,护在喜轿周围,远远地听到侍卫队长高声禀报:“皇上和皇后的马车到了!”

    轿子里的褚七月忍不住心跳加快了半拍。

    在这个时代,她还是头一回面见皇上和皇后呢,紧张是难免的。

    肖桐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不自在,遂而一笑,隔帘与她交谈,分散她的注意力。

    此时,喜轿停下,外面传来三呼万岁的声音。

    褚七月纠结着自己该怎么做,一声清朗的笑声传来:“都起吧,今日是肖丞相的婚宴,大家不必拘礼,快抬新娘子回府。”

    男子的声音清朗,更有着磁性的低沉。

    这就是南川帝吗?

    紧接着,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说道:“肖桐,新婚愉快,我可等着看新娘。”最后一句难掩俏皮。

    褚七月被这个悦耳的声音吸引住了,不禁又想,这就是开火锅城的那位皇后?

    果然,肖桐的回答给了她肯定的答案。

    “皇上皇后,请先行。”

    褚七月感觉喜轿又被抬了起来,不多时,便到了肖府,外面鼓锣喧天,府内,则人声鼎沸,四处都是言笑晏晏。

    褚七月扶着杏儿朝正殿走去,心内暗想,从今以后,她的生活便要在这里扎根了,身边这些人,不管她认不认识,喜不喜欢,将来,也都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大殿上,赫连懿携云紫洛坐在了主位。

    肖桐无父无母,所谓长兄为父,长嫂为母,更是一国之君后,坐在主位,当之无愧。

    照例的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半个时辰后,褚七月端端正正地坐到了喜床上。

    打发走了前来应景的喜婆丫环,褚七月猜想肖桐必是一时半会儿不得过来,索性褪了鞋袜,和衣躺在床上睡去。

    临睡前,仍是将红盖头稳贴地盖在脸上,洞房前不能私揭盖头的忌讳,她倒是记得很清。

    殿内,云紫洛因是国后之尊,不便再当着所有宾客面亲自操办这场婚礼,姚玲玲代劳,东走西串,安排客人用茶点,等着晚上的宴席。

    内殿,赫连懿沉稳地坐在太师椅内,云紫洛傍其身侧,两人的目光都落在对面肖桐的脸上。

    明明只是随意地聊天,却整得像八堂会审,肖桐默默想着。

    尤其是赫连懿的脸色,认真严肃,仿佛褚七月一旦不符他的心意,立马就做主给肖桐退了这婚事。

    “倒是没听过这褚家山庄的名头。”

    赫连懿蹙起浓眉,淡淡说道。

    您当然没听过,我当初也是头一回听到。

    肖桐心里嘀咕,嘴里说道:“其实,不瞒你们说,这褚家山庄做的生意有些不上道,但小七却是极玲珑剔透的,心思单纯得有如一张白纸。”

    赫连懿直接忽略他后半句为褚七月说的好话,抬眼问:“什么不上道的生意?”

    云紫洛笑盈盈地看着赫连懿,这家伙倒是只会拣重点问。

    肖桐只得沉住气答道:“褚家很有钱,不过,钱来得不太正当,以盗窃为生。”

    他知道,不说实话,赫连也是会调查出来的,只是早晚问题。

    “盗窃?”

    这回连云紫洛都吃了一惊,张大了嘴。

    “胡闹!”赫连懿斥道,“一个小偷给你做正房夫人?你而今的身份可是大不同了,我完全可以让洛儿给你寻一个更好的。”

    肖桐脸色微沉,看了眼云紫洛,终是说道:“虽说皇后是公主出身,但当初你喜欢她的时候,她不也只是云家的一名庶女吗?”

    赫连懿惊怒地看向他,眸光凌厉:“放肆!”

    他不责备肖桐顶撞他,而是,他怎么能揭云紫洛的旧事?

    肖桐也觉得不妥,他并非有意针对云紫洛,因为他也清楚,当初的自己,喜欢的就是那样的洛儿。

    只不过赫连的想法,一时令他极为不甘。

    凭什么他看上的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收入囊中,而自己的婚事却要被他挑来拣去?

    他也怕云紫洛误会,赶紧解释:“洛儿,我没有其他意思。”

    云紫洛“扑哧”一笑,说:“懿,看来肖桐很喜欢那名女子,你就不要打击他了,再说了,都拜堂了,那就是夫妻了。”

    赫连懿看了她一眼,语气稍微松软:“我只是想到他竟把你跟一名小偷相提并论,心中就有气。”

    肖桐忙道:“小七不是小偷,她很好,我想到她很美好。”

    云紫洛微笑着说:“既然你喜欢,我们也不会干涉,只是,你别这么激动。”

    肖桐被她一说,脸不由浮起暗红。

    他都多大了,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竟然还如个毛头小伙子般激动不已,词不达意,真是丢人。

    云紫洛暗中点头,看来,肖桐是真的很喜欢那名女子,她不由也为其高兴起来,能有个女子收住肖桐的心,他必不会像从前那样懒散,四海为家了。

    赫连懿因为肖桐将云紫洛与小偷作比较,心里的闷气到现在都没散。

    别人说他什么他都好接受,偏偏见不得云紫洛被说,当即冷声道:“拜堂归拜堂,回头让洛儿瞧瞧,若是不行,就纳为侧夫人,也是一样。”

    这叫什么一样?肖桐刚欲回嘴,云紫洛笑着站起来:“好了好了,回头我一定好好考教下,肖桐,她若真像你说得那么美好,真金不怕火炼,自然是能过关的,你莫不是怕她经不住我的考验?”

    肖桐刚起的不快顿时熄下去,不得不承认,云紫洛说话,总能说到人的心坎上去,令人无言以对。

    他抬起头,认真地凝望着她。

    一如从前,云紫洛穿着蓝色素洁的衫裙,挽起高纪,容颜绝丽,嫁为人妇后,更是多了几分沉稳与魅力。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在他心里,洛儿都是他值得去信任、让他有无限好感的人。

    当然,这好感与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肖桐感激地冲她一笑,说道:“洛儿定要手下留情。”

    云紫洛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侧头瞧见赫连懿脸露不快,当即给了肖桐一个眼神,示意他出去。

    肖桐走后,赫连懿的脸色果然好转起来。

    ”懿,肖桐的目光向来很准,你不用在这操什么心,若是当真不喜她那女子的身份,给她重新安一个便是。”

    赫连懿“嗯”了一声。

    洛儿的话向来都有道理的,听了心情也愉快起来。

    “走吧,我们去逛逛肖桐的府邸。”

    她半是撒娇地拉住赫连懿的手臂,浅笑吟吟。

    赫连懿柔情地向她点头,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

    肖桐从大殿出来后,径直朝新房所在的院落走去,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见他的小七了。

    那个想起来便令他心田一阵柔软的女子,纵有再大的不快,也会烟消云散。

    他相信,他聪慧的小七绝不会令他失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