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说漏嘴的赫连懿

    第238章 说漏嘴的赫连懿    待三人出来,云紫洛却带着他们径直出府。

    虽然不放心海燕留在云府,但她留下了醉云楼十大杀手,藏在暗中护卫海燕。

    而她现在更不放心的是云浩。

    坐在暗沉沉的马车内,云紫洛颇觉得疲累,这一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又在水里浸泡了许久,能不累吗?

    她闭上眼正休息着,突然一阵凉风扑面。

    车帘被掀开,一抹身形已挤了进来。

    “是我!”

    怕她惊吓,掀帘的刹那,男人已吐出一句低低的解释。

    云紫洛侧过头,不由与桃儿对视一眼。

    男人身形一转,已坐到了云紫洛的右边,伸手揽住她的腰,眸光淡淡瞄了下桃儿。

    似乎,根本影响不到他的动作。

    黑暗中,桃儿的一张脸爆红,赶紧掀了车帘,坐到驾车的吴大身旁。

    还小心翼翼地折好车帘。

    车内的气氛顿时回升。

    “冷吗?”

    摄政王的声音都沉浸在了水里,见到云紫洛的感觉太过美好,让他身心舒畅。

    “不冷,你呢?怎么在这里等我,晚风不冰吗?”

    云紫洛低声回答,并不想让车外的人听见。

    素手轻轻抚弄着他被寒风打得冻结的外袍,皱了皱眉头。

    摄政王连忙松了她的腰,坐到了垫椅的另一边,说道:“我身上冷气太重了吧。”

    云紫洛扑哧一声笑,摇了摇头。

    摄政王却不敢再过来,怕冻了她。

    忽然,他掀开自己这边车窗的厚布帘子,撮起唇,对着外面打了声口哨。

    “什么事?”

    云紫洛问。

    就见摄政王高大的身形微起,双臂朝车窗外伸去,再回身时,手里已经多了样毛茸茸的小东西。

    火红的长毛,细细的身子后拖着个蓬松的大尾巴,它灵活地从摄政王的手掌上跳到马车地板上,抖去毛上的寒露。

    “红狐狸?”

    云紫洛惊愕万分,“它怎么在这?”

    今天去醉云楼时似乎没见到它,又因为没功夫问,她只在心里纳闷了一下。

    摄政王但笑不语,坐了过来,双手轻轻解开云紫洛围在脖子上的围巾,对着红狐狸低低吩咐道:“过来!”

    红狐狸“吱吱”叫了两声,摇了摇大尾巴,“嗖”一下窜到了云紫洛肩膀上,自觉地围着她的脖子转了一圈,将头搭在她肩上,眯起眼睛睡觉了。

    顿时,云紫洛便感觉到脖颈上被红狐狸的长毛松松地系着,竟似系了一条真毛的火红狐领,十分暖和舒适。

    她震惊半晌,微启红唇:“它怎么这么懂你的意思?”

    摄政王得意地一扬唇,真相也忍不住说了出来:“那当然了,我养了它这么多年可不是白养的。”

    “你养了这么多年?”

    云紫洛的双眸不由瞪大,一股怒火在眼里喷了出来。

    “是,是啊。”摄政王有些结巴了。

    “你既早就养了,那天在围场中怎么说是你们追的猎物?!”

    云紫洛气冲冲地问。

    若是当时说是他养的,她打死也不会要的!

    只因他们说是猎物,还没有到手,她才要跟他抢一抢的!

    摄政王顿时无语,半晌憋出一句:“那不是想跟你亲近亲近嘛。”

    云紫洛的嘴角偷偷翘起一抹笑意,若真是如此,那当时他的用意可见一斑,还是非常在乎她的。

    这令她非常满意。

    见她眼有笑意,摄政王立刻放下了心,连忙讨好卖乖地说道:“它的名字叫阿红。”

    “噗~”

    云紫洛的笑刚敛了一半,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

    脖子上的红狐狸无辜地睁了睁小桃花眼,好吧,这名字不是它想要的好不好!

    女子笑得双颊红扑扑的,在红狐狸火红的毛皮映衬下越加漂亮,摄政王看得痴了。

    云紫洛笑够才说:“赫连懿,你怎么给它取这么俗的名字啊?好歹也是只灵狐!”

    摄政王无奈一笑:“随便叫的,洛儿,阿红以后就是你的了,你给它重新取一个吧。”

    红狐狸猛然抬头,看向摄政王,似乎对他那句“阿红以后就是你的了”还反应不过来。

    云紫洛略一思索,沉声道:“就叫它绛灵吧,野史上说,绛灵是镇守大地西南角的圣兽之名,通身火红,奔跑起来如一团火球。”

    摄政王立刻挑起大拇指,“好,绛灵!洛儿,你看的书不少啊?这个都看过!””

    红狐狸的目光在两人间转了一下,悠悠趴回了云紫洛的肩头,摇了摇尾巴。

    似乎,对这个名字非常满意。

    云紫洛微微一笑。

    马车一路驶到了皇宫,并没有换小轿,直接到了宝德宫。

    云浩在偏殿睡着,由鬼形带了赫连之魂镇守住整个宝德宫,一只苍蝇都不敢胡乱飞进来。

    桃儿领着几个宫女在偏殿轮流守护,云紫洛则在隔壁的房间歇下。

    沐过浴后,眼皮子都快撑不开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有脚步声靠近。

    熟悉的气息打来,摄政王的身子钻进了被窝,小心地将女子柔软的身体拥在怀内,不敢出一声大气。

    却因激动,身体的温度火热发烫。

    云紫洛眯了眯眼睛,警告他:“别乱动,我要睡觉!”

    摄政王胸中荡漾着满足,听了这话只是一笑,“我只抱着你,抱着你睡觉。”

    真好,又可以抱着她睡觉了。

    这于他来说,是个等了多少天的奢侈!

    就这样搂着她,便是不睡,也抵过前一向两百多个少眠的夜晚。

    夜深,半梦,云紫洛似乎也感觉到了男人在不停地亲吻自己的额头、脸颊,她只嘟嚷了一句又沉沉睡去。

    第二日一早醒来,男人已不在榻旁。

    云紫洛爬起身,外头桃儿听得动静敲门进来。

    “赫连懿呢?”

    张嘴便是这句。

    桃儿笑着道:“摄政王五更就上朝去了。”

    “嗯。”云紫洛起床梳洗。

    然后去看云浩,桃儿将早餐摆在云浩的房间里,她还没开吃,摄政王就回来了。

    桃儿默默退下。

    “洛儿,这么早就起来了?”

    摄政王合上门,嘴角含着愉悦的笑意,走过来打横抱起了云紫洛。

    “赫连懿——”

    云紫洛娇斥一声,毫无防备,手里还拿着银边小筷。

    摄政王则坐到了她坐的椅子上,将女子搁在了大腿上,揽住她的细腰,利落的凤眸在桌上的粥菜间一扫。

    他温声问:“御厨做得还合你口味吗?”

    “还能吃。”

    云紫洛没好气地答道。

    摄政王一笑,伸手夹了一根新生的春笋尖朝薄唇送去。

    “我还没吃——”

    云紫洛话还没说完,头已被男人轻轻扳了过去。

    摄政王咬住笋尖的一个小末端,头倾下,将另一头送到云紫洛唇边。

    凤眸深情地凝望着她,让云紫洛无从拒绝他的好意。

    她只得轻轻咬住另一头。

    摄政王的凤眸染上一丝满意的笑。

    突然抢过另一端,将她含了一半的春笋竟抢了回来,而且吞进了嘴里,大口吃了下去。

    云紫洛无语地看着他。

    摄政王却已一手握紧她的纤腰,将她的身子揉进了怀里,准确地封住她的樱桃小口,趁她不备,撬进她的红唇,长舌卷起她柔滑的舌头。

    “洛儿,好喜欢你——”

    含混不清的声音在他喉头起伏。

    摄政王已尽情贪婪着她嘴里香甜如蜜的津液,整个身心万分愉悦起来。

    一阵火热的索取,直到云紫洛的身子全部瘫软在他怀里后,摄政王才缓缓抬起头。

    红润的舌头性感地舔了舔薄唇,他低声说道:“吃得好饱。”

    云紫洛双颊韵红,忍不住嗔了他一眼。

    这一眼,无意识地带上了女子极尽娇媚的风情。

    摄政王抬起她的小脸,低头,吮住她的小鼻尖,又将她的双眼亲湿,似乎怎么也亲不够般,眉宇间皆是嬉戏疼爱的笑容。

    云紫洛虽然感到很甜蜜,但现在肚子真的饿了。

    “赫连懿,你还要不要我吃饭?”

    摄政王“嗯”了一声,放开她的上半身,亲自给她布起菜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