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

    第231章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    云紫洛未再作声,由他握着,摄政王的嘴角立刻现出一抹笑来,说道:“走吧。”

    肖桐的眸光暗淡,凝视着云紫洛。

    云紫洛不知道该说什么,将视现转到井这边,楚子渊湿淋淋地爬了上来。

    她忍不住一笑,“子渊,快回宫换身衣服。”

    “我们走了。”

    摄政王见她对楚子渊笑得灿烂,心中不免又来了酸意。

    若不是楚子渊带着洛儿胡闹,怎么会让洛儿掉到那里去?

    “洛儿,你去吧。”

    “洛儿,快去换衣。”

    楚子渊和肖桐同时说道。

    云紫洛歉意地冲他们一笑,却也趁着摄政王心神放松的刹那,抽出了自己的手,先走出了后院。

    摄政王一愣,却也没有说什么,大步跟在她的后头出去。

    倒是后头两个男人见了这一幕,眼露喜色。

    肖桐也随即往外走,三鬼却有意无意地拦住了他。

    “肖公子,最近生意怎么样啊?”

    鬼魂笑嘻嘻地问。

    鬼魅也笑,“春宵院的生意如何?要不要我给你找几个来?”

    肖桐玩味地勾了勾薄唇,负起双手,睨了眼三鬼,说道:“就凭你们三个小鬼也想缠我?”

    三鬼嘻嘻笑着不答。

    肖桐毫不在意,肆意地一挑眼角,望着云紫洛出去的方向,说道:“如果她真的心有所属,我不会强求,只愿她幸福,但至少,我给了自己机会。”

    其实,从云紫洛上来的反应中,他似乎就看出了什么。

    只是,不愿去承认而已。

    三鬼俱是一怔。

    望着往昔常常与主子闹得嬉皮笑脸的肖公子也露出了他在公事中才会有的那种郑重的脸色,他们也不敢玩笑。

    他们都是摄政王的身边人,怎么会不了解这位肖公子?

    天知道这位爱插科打诨的公子风流实际上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呢!

    论起心肠的狠辣来,他可是比自家主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于肖公子一直听命于主子,不违逆主子的半点意思,只不过是主子自小对他有养育栽培之恩,更是有同门师兄弟情谊。

    单论手段,他绝对不输于主子。

    但愿,肖公子不要为了一个女人与主子翻脸才好。

    三鬼在心中默默乞求着。

    肖桐出来后,并没有去宝德宫。

    他清楚,若是云紫洛愿意,去也没用,若是她不愿意接受赫连,就算他不去,也是一样。

    而赫连,是不会舍得对她用强的。

    所以他很放心。

    倒是楚子渊出来后,心神有些不定,眼神不住往那边瞄。

    在三鬼的严密监视下,他也只得回了自己宫殿换衣服,不敢靠近宝德宫的方向半步。

    云紫洛走了几步,见摄政王不前不后地跟着,也不吭声。

    她突然停住了步子。

    摄政王也随即停步,紧张地看向她。

    “送我到这里就行了。”

    云紫洛轻声道。

    摄政王的浓眉顿时拧起,话也脱口而出:“我不是送你,是带你回宝德宫。”

    云紫洛苦笑了一声,问:“你母妃和承欢郡主在宝德宫吧?”

    摄政王的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声线低沉:“她们住在外府。”

    外府,也就是宫外的摄政王府了。

    云紫洛当即默不作声地往前走。

    “这边。”

    摄政王拉了她一把,指着右边的路提醒道。

    云紫洛的脸微微一红,看这样子他是非要自己去宝德宫了,自己故意走错都不行。

    便沿着正道走。

    摄政王见她走路太慢,着急起来,怕时间长了她又会受冻,忍不住地从后头一托云紫洛的纤腰,将她抱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云紫洛失声,连忙掩住小嘴。

    “这样快点。”

    摄政王则抱着她飞快地朝宝德宫而去。

    到了宝德宫后,三鬼中腿最长的鬼魂已先抄近道回来了,吩咐宫人打水的打水,拿衣的拿衣。

    宫里正是一片热闹。

    云紫洛被抱着摄政王大步抱进了正寝宫,她既羞且难堪,一张脸已是血红,紧咬着下唇。

    寝宫内的东南角支起四面屏风,屏风后,热气腾腾的水面飘洒着梅花的雪瓣。

    屏风外,则是四个燃烧正旺的火炉。

    从外头进来,似乎是从冬天走进了春天。

    “快点脱衣服,到药水里去泡着。”

    摄政王抱着她绕到了屏风后头才放下。

    “衣服我给你送进来。”

    云紫洛刚想说什么,摄政王已将屏风的缺口推严合了,脚步声远去。

    她看了眼四周,再看浴桶,刹那间明白赫连懿为何说是“药水”了。

    原来这桶里的水并不只是洒着梅花花瓣的热水,而且加了很多中药药材。

    难怪她纳闷着,宝德宫明明有温泉,为何赫连懿不带她去那里,却要让人打热水。

    用这“药水”泡澡,必定最为驱寒,不会落下什么病。

    她也不顾三七二十一了,先褪了摄政王的袍子搁在屏风上,再脱去自己湿透的袄子与内衫,径直迈进浴桶。

    刚在桶里坐定,屏风外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云紫洛赶紧将肩头沉进了热水中,只露出一张小脸在外,有些紧张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洛儿,干净的衣服放在这里。”

    摄政王沉闷的声音在那头响起。

    随即,拿着一个小花蓝勾在屏风上,蓝口有一层布隔住空气中的水分。

    “嗯。”

    云紫洛轻轻答应着。

    “洛儿,水烫不烫?”

    摄政王又问。

    “不烫,正好。”

    “还需不需要其他的什么?”

    “不需要了。”

    “我去叫一个宫女进来服侍你。”

    “不用的。”

    云紫洛连忙阻止。

    摄政王见她声音坚决,便说道:“那好,我在外头等你。”

    沉重的脚步声渐远,云紫洛才缓缓透了口气,一摸脸颊,都红得发热了。

    她不免有些好笑。

    舒舒服服洗了个药澡,身体的不适尽数退去,云紫洛顿觉神清气爽。

    打开小花篮,里头是一件茜红色的夹袄,黑色荷边的棕裙,是她上次搬到这来住时,从梨苑带来的。

    从前的云紫洛似乎很喜欢这套衣服,她还没怎么穿过,后来从宝德宫搬出来时,摄政王私自留下了这几件。

    换好衣服后,她走出屏风,站在火炉旁用软巾拭着长发。

    听到宫内的动静,珠帘微动,摄政王健硕有力的腿迈了进来。

    “洛儿,洗好了?”

    待看到火炉旁的云紫洛时,他的凤眸中无法抑止地生出浓浓的惊艳。

    上茜红下纯黑,别致的样式和裙边的荷叶,显得女子十分俏皮,她伸着优雅修长的玉颈,侧着头,任那如瀑布般墨黑的长发侧倾下来。

    火炉中的熊熊火焰烧得女子的脸颊如傍晚的火烧云,红扑扑的。

    “我爹爹他们都回去了吧?”

    云紫洛擦拭着长发问。

    “还没有开始。”

    摄政王低低答道。

    云紫洛一惊,手上动作也是一滞,明白过来一阵无语。

    摄政王人在这里,那边还没开始,不是为了等她和楚子渊吧?

    吉时可是早就过了!

    对于云家,这是件相当重要的事情,却被她给搅乱了,看来,有些人要恨她入骨入血了。

    于是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借着炉火的高温,头发一会儿就半干了,随意一挽,在脑后打了个结,她便往外走去。

    “洛儿。”

    在她从摄政王身边走过时,摄政王犹豫了下,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伸手抱住了女子的细腰,将她揽进自己的怀抱。

    云紫洛浑身一僵。

    摄政王已紧紧地将她搂住,让自己的每一寸每一缕都与她相贴在一起,不留一点空隙。

    火热的凤眸,含着几许伤感,燃烧般地凝视着女子的杏眸。

    两人的脸,离得是那样近。

    云紫洛没有动,声线有一丝沉哑,淡淡道:“你不是不要我了吗?又为何要这样?”

    女子的话,有如数把尖刀,狠狠剜着他的心。

    (么啦,走在和好的路上!求花花求月票!偶抱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