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我是懿,我来救你了(开始温情)

    第229章 我是懿,我来救你了(开始温情)    楚子渊狐疑地看过去,纵然他没有妻妾,却也认得,那是女子来月信时所用的红绫带。

    “这——”

    他惊地叫出声来。

    “这说明,红玉公主她肯定是活着的,不可能十岁的时候来葵水吧?”

    “是没有这可能,宫里女孩子来葵水是件大事,红玉她还没有,母妃也没给她做过这东西。”

    楚子渊脸上又惊又喜。

    “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说着眼神黯然。

    “不急,现在知道了,就有目标可找了。”

    云紫洛连忙安慰道。

    “嗯。”楚子渊答道。

    两人默默在室内呆了半晌,夜明珠的雪光下,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若是这间密室就是尽头了,那么,他们该怎么出去?

    两人被困在地底下时,上面,却也乱了。

    却说云建树摇着轮椅,手抱云嘉,在周氏一干人的拥簇下来到乾清宫。

    一切礼仪都准备完毕,只待主角上场。

    皇上、摄政王和太后三人高坐在最高处的三把椅子上,皇上坐在中间,围着偌大的狐毛围领,脸色却比夏天的时候好得多。

    而太后,则脸色郁沉,并不见云氏有后的喜悦,时不是瞄一眼皇上。

    摄政王捧着茶杯轻抿,他低垂下长长的眼睫,茶水上倒映出一双好看的凤眸,眸内,却是冷笑。

    皇上的身体越来越好,这怕是她最不想见到的结果吧?

    下面,云家人基本都来齐了,站在大厅中央,其他朝臣带了家眷分坐在两旁。

    摄政王搁下茶盅,眼光冷沉地在云家大小女眷中扫过,却不见那个人。

    其实,刚才进来时只一眼,他就知道她不在了。

    因为她站在人群中,不用寻找,也能一眼看到。

    那样光芒四射,那样气质脱俗……

    心里有着极大的不舒服,摄政王微眯凤眸,将整个宫殿的情况尽由眼底。

    突然薄唇轻启,阴沉地问:“大典即将开始,怎么八王爷不见人影?”

    朝臣们听到他明显着怒的语气,赶紧派出大小人马出去寻找。

    这个时候,云建树才想起来好久没看到云紫洛了,客人多得他头都昏了,他连忙推了下云恒。

    低声说道:“快出去找一下二小姐,还有,赶在他们前面,千万不能让人知道她跟八王爷在一起了。”

    否则,洛儿的声誉必受影响。

    何况,目前她还是楚寒霖的未婚妻。

    云恒出去后,云建树低叹了一口气。

    本来受清清所托,此世必保洛儿不入王侯之门,却没想到,事情却发展成这样……

    不过,他看肖桐,倒是不错的。

    出身贫寒,白手起家,家资富贵,又不在朝中任职,样样都好,更重要的是他那天陪着云紫洛回来,又陪她去买布料,似乎很有心的一个男人。

    云建树想到这,心便是一动。

    瞄眼寻找,却没发现肖桐的人影。

    一个时辰后,出外寻找的人陆续来报,都说没见到八王爷。

    摄政王的眉头轻拧。

    “王爷,吉时将到,是不是要开始了呢?”

    太后侧头询问。

    摄政王声线冰冷,“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能少了八王爷?他岂不是一点也没把祁夏国事放在眼里!一点也不把镇国将军府和太后放在眼里?”

    几句话,就把太后说得怒意颇起。

    心中十分厌恶起楚子渊来,吩咐道:“所有人都去找,勿必将八王爷找回来领罚!”

    此时,鬼形从侧门悄步进殿,到得高椅下,对摄政王低声回报:“宫门处确无人出去。”

    如果是守皇宫的人没看到就算了,可今天,摄政王在皇宫外布了一层赫连之魂的暗卫,连他们都说没有人出去,那楚子渊和云紫洛一定还在皇宫内。

    他不由得愈加烦燥起来,说道:“找,将皇宫翻过来也要给本王找到!”

    袖下的拳头却紧紧地握起,额头青筋开始跳动了。

    该死的楚子渊!

    他到底把他的洛儿骗到哪里去了!

    气糊涂的他早就忘了,洛儿已经不是他的了。

    他现在只担心,洛儿被楚子渊骗了,心里又焦又燥。

    看到摄政王脸上的神色,太后不敢多说话,只是一遍一遍地催促。

    不一会儿,一道红影走了进来,却是肖桐,他径直到摄政王面前,脸色郑重,“赫连,我在宫中全部找过来了,都没有洛儿的形踪,我怕她出事,想用雪獒去寻找一下。”

    厅中众人哗然,他们口中的“洛儿”应该是云二小姐吧?常听几个王爷这么叫的。

    大家朝云府的方向看来。

    云府也如同炸开了锅似的。

    云浩拉着吴大的手道:“师傅,你去找找二姐,二姐她肯定是出事了!”

    否则,连摄政王的脸色都那么沉重!

    他急得快要哭了。

    吴大心中也有担忧,点点头:“别哭,我这就去找。”

    他闪身出了殿。

    雪獒?

    摄政王眼睛一亮,忽然想起了什么,迅速招来鬼魂,“去把阿红找来!”

    不一会儿,鬼魂和鬼魅一起回来了,手里抱着懒懒睡觉的红狐狸。

    摄政王环视了下四周,众人都狐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摄政王并没顾忌人多,轻拍了下红狐狸的头,说道:“去找一找她在哪里。”

    红狐狸“吱吱”了一声,好吧,最近这个“她”它听得太多了,若不知道是谁的话,它也不能被人称为有灵性了。

    从鬼魂的臂弯中跳出来,四条腿一蹬,就跑了出去。

    一个时辰过去了,鬼魅跑了回来。

    直冲到摄政王面前,脸色急切地说了一个地方。

    摄政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在哪?”肖桐冲上前问。

    摄政王却已没有理会他,大步流星地下阶出宫。

    太后和皇上愕然盯着他远去的背影。

    摄政王,竟然这么关心云紫洛的死活?

    这是厅中所有人下意识的想法。

    摄政王一行人来到红玉公主的后院时,红狐狸正对着那块板“吱吱”叫着。

    “有人吗?刚才有人在叫吗?”

    青石板下,嘶哑的男子声音传了上来。

    听到这个声音,摄政王快要将自己的拳头给捏碎了。

    楚子渊!从此他要跟他势不两立!

    竟然带洛儿来这里!

    如果不是他带着洛儿乱跑,他们会掉到这底下去吗?

    今天是掉这里,要是哪天掉到龙潭虎穴,还等得及他去救吗?

    越想越是愤恨。

    “打开机关!”

    摄政王怒吼一声,鬼魂和鬼形之所以刚才没有去开机关,便是想为王爷和云二小姐创个机会。

    这会见王爷亲自来了,顿时抢着去开机关。

    摄政王则蹲下腰,脸色冰冷如水,提起内力,冲着下面焦急地询问:“洛儿,你在不在?”

    听到这熟悉的声线,半身侵泡在水里的云紫洛为之一颤。

    她和楚子渊此时借着水的浮力与匕首的支撑力站着的,她的颤动,楚子渊第一时间感觉到了。

    凤眸有如受了伤般看向她,没有说话。

    云紫洛胸腔内有如排山倒海,有一股泪意想要冲出来。

    男人唤自己的声音那么亲切,那么温柔,就像当初他把自己抱在怀里疼爱时一样。

    这令她想到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是啊,她不愿离开祁夏,不愿死,就是因为,这里,才有属于她的美好的记忆。

    哪怕有一天,他们陌路,这份记忆,也会伴着她走出黑暗,走出冷漠。

    所以,她从不曾悔过。

    下面了无声息,摄政王颤抖着嗓子,心跳得飞快:“洛儿,你到底在不在?我是懿啊!我来救你了!你给我一个回答!楚子渊,洛儿她到底在不在?”

    “洛儿晕过去了!”

    楚子渊没好气地在下面接了一句。

    “扑通!”上面传来什么声音,紧接着就是肖桐的叫喊,“赫连……”

    然后,就是青石板的机关被开启的轰隆隆之声。

    一片天光洒进来,云紫洛顿时不适应地闭上了眼。

    “二小姐!”

    (第一更!么啦,求月票鲜花!偶爱乃们!这周应有大图,偶会安排加更滴,努力多写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