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落进深渊(6000+)

    第228章 落进深渊(6000+)    云府一大早就忙成了一团。

    正院所有的丫环婆子起个绝早,给周氏梳妆打扮,更为重要的,给小云嘉打扮,换新衣。

    新衣是一套大红色的小绫袄子,胸前绣着一杆黑缨枪和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威风凛凛,被云紫洛绣得栩栩如生。

    云建树和周氏都十分满意。

    云府族中几个重要的长老也赶了过来,除去云彩丽今日不能去之外,其他人都已到场。

    云浩有些失魂落魄地站在角落里,云紫洛站在他身边。

    纵然云紫洛告诉他当将军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但目睹如此隆重的场面,他还是极为艳羡。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宫去。

    到得宫门口,楚寒霖携云轻屏等候着众人,宫里头更是热闹了。

    朝廷几十个官员都到了,乾清宫内外一片欢腾。

    尤其是周氏抱着云嘉下来后,众人都围了过来,不一会儿就把路围得水泄不通。

    云浩做为云府的嫡长子,云建树腿脚不方便,开始有意识地培养他接待客人了。

    云浩虽然满心不快,却也只得强撑着笑脸四处招待。

    吴大小心翼翼地跟在后头保护他。

    云紫洛给了吴大一个眼神,慢慢退出包围圈。

    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她轻轻吐了一口气。

    “洛儿。”

    含笑的声音从后头传来。

    云紫洛回头,便见一身浅紫长袍的楚子渊浅笑走来。

    直到近前,他才问:“浩儿呢?”

    “留在那边了。”云紫洛的眼神朝不远处拥挤的人堆看了一眼,“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到他现在肯定挺郁闷的。”

    楚子渊笑了一笑,似乎是无所谓。

    可云紫洛分明从他的凤眸中看到一闪而过的悲凉与伤痛。

    她的心,不由一紧。

    “子渊,你有心思?”

    云紫洛轻声问。

    被她直接点明,楚子渊的笑容也无法强装下去,苦涩地勾了勾唇,脸色,一片浓郁。

    “洛儿,陪我走走好吗?”

    他问。

    云紫洛见吴大在那边,遂而放心,点了点头。

    两人沿着御道散着步,初升的太阳,在地上拉出了两道身影,一道长,一道略短。

    大树后,三道身影走了出来。

    尴尬的沉默后,鬼魂连忙笑着说:“王爷,云二小姐是人缘好,朋友多。”

    看到摄政王那暴风雨般的凤眸,他才想到这么缓一下。

    岂料,听了他的话,摄政王更怒,侧眸冷冷地挖了他一眼。

    “你当本王是傻子,要你说?”

    说完一甩长袖,大步离开。

    鬼魂一张脸都成苦瓜了。

    鬼形在一旁揶揄,“我说鬼魂,你知道王爷在多想,你还解释!这叫画蛇添足!越描越黑的事情。”

    鬼魂叹了口气,“谁叫现在是非常时期呢?说话还得再注意些,鬼魅这小子倒省事,一进宫就没了人影!”

    “那当然了,他现在娇‘妻’在怀,我们比不得。你要不服也去找一个呗。”

    “切,那些女人我都看不上。”

    鬼魂傲然丢下一句,跟着摄政王的步子快速追赶上去。

    而云紫洛与楚子渊则走到一所破败的院落前,楚子渊停了下来,负手朝院内看去。

    云紫洛的心“咯噔”一下,这里似乎是红玉公主住的地方。

    那天来的时候由于是晚上,而且下大雨,看得不太清。

    楚子渊已大步走进院,推开了偏殿的门。

    背影孤凉而萧瑟,想到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云紫洛不觉产生了一股心酸。

    “子渊……”

    她急步跟了进去,轻柔地唤了一声,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他是在想姐姐了吗?

    楚子渊穿过主房,走到后院的廊上,听着后头跟来的脚步声,低叹了一口气。

    “外面耳朵多,有很多话,都得闷在心里。”

    他靠到栏杆上,凤眸内满是哀伤。

    “洛儿,浩儿明明是云府嫡长子,却不能继承云府公子,想必他心里也已种下了不甘。”

    云紫洛的心攸然沉了下去。

    不甘?

    他是说,浩儿也会有一天成为他这样吗?

    现在的楚子渊,并不幸福。

    她可不想自己的浩儿也有那样的心结!

    云紫洛抬眸,凝视着楚子渊。

    后者淡淡一笑,不掩唇边的苦涩。

    “当年,父王也偏宠我,想要让我继承大统,现在的太后和她两个儿子恨我入骨,后来,我母妃去世,我去五台山避了半年,这半年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回京后,父皇的身体便不行了,他曾将我召到龙床前,告诉我说,他不得不将皇位传给嫡长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兄,否则,我也将难逃别人的毒手,落得跟母妃一样的下场。”

    云紫洛的心隐隐生痛,问:“你母妃不是得瘟疾死的么?”

    “说是这么说。”

    楚子渊冷然一笑,“又有谁知道真相?她的尸体都没有让我看到一眼,说是怕瘟疾传染,其中有没有鬼,谁也说不好。”

    “你父皇还是爱你的,子渊,他为了保护你才没将皇位传给你,你应该觉得幸福。”

    云紫洛轻叹。

    楚子渊却摇头,“洛儿,你不懂,生在皇家就有我自己的悲剧,想要幸福得活下去,我必须除去那些敌人,否则他们绝不饶我。”

    云紫洛不能说他讲得不对,可是,她觉得,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

    比如隐世,但是,她想,楚子渊肯定不会愿意。

    他的心,其实不小。

    “何况,那张椅子本来就是我的。”楚子渊低沉地说道,“我的母妃已经因为那张椅子惨死,我更不能让它沦落到恶人的手中!”

    “子渊,你今天想对我说的就是这些?”

    云紫洛轻声问。

    楚子渊的眸间现出一缕孤寂,看向她,“想到浩儿的心情,我便想到了自己,当年亲眼见皇兄登基,我的心情就是这么火煎火熬。”

    “浩儿他会很快想明白的。”

    云紫洛淡然道。

    “他是一个男人,男人当以事业为重,所以他,并不一定就能走得出来。”

    楚子渊担忧地蹙了蹙眉。

    云紫洛却自信一笑,说道:“子渊,他跟你不同。”

    “为什么?”

    “因为,他还有一个好姐姐。”

    云紫洛说着,红唇勾出一个漂亮自负的笑容。

    楚子渊的心深深一震,仿佛突然间抓到了什么,喃喃重复着:“他还有一个好姐姐……”

    他突然上前抓起云紫洛的双手,“洛儿,我明白了!”

    云紫洛见他这么激动,想要抽出手,却没抽动,只得问:“你明白了什么?”

    楚子渊笑道:“浩儿他的确比我好,因为有你,他一定会幸福!如果我也有了你,我是不是也会幸福?”

    云紫洛满头黑线。

    楚子渊的脸色却渐渐严肃,“洛儿,其实我早就知道,我的心,它早已被你偷走了,和你在一起,我放松而快乐。只是,有些心结我却一直放不开,今天听了你的话,我什么都明白了。”

    “洛儿,这世间,只有你最重要。”

    楚子渊与云紫洛之间相隔不足一尺,离得这么近,呼出来的热气都能打到女子的脸面上。

    他的一双凤眸内溢满了柔情蜜意。

    “如果能拥有你,便是这天下,我不要也罢。”

    被他深情的凤眸扫到,云紫洛感到一阵惶恐。

    因为想到,越是投入,到最后就会越受到伤害。

    “子渊,我也说过,我一直拿你当哥哥。”

    她沉声解释着,一面试图抽出自己的手。

    “洛儿,我不要做你的哥哥!你明明是先认识我的,你却喜欢上了赫连懿!这也罢了,你现在已经跟他分了,为什么还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楚子渊感到万分的不公平,大声问道。

    “子渊,爱情里没有先来后到!”

    云紫洛也恼了。

    “纵然我不跟他在一起,也不一定要跟你在一起啊!”

    两人一拉一扯间,忽然脚底“轰隆”一声,裂开一道大口子,速度快得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便跌了下去。

    “洛儿!”

    “子渊!”

    黑暗中,两人的手由拉扯的姿势改成紧紧相握,一道白色的光在暗夜中划开。

    云紫洛空着的左手抽出雪杀朝上方掷去。

    “当啷”一声,雪杀的另一头撞击在头顶,发出闷闷一声响,跌落下来。

    地面上,巨大的青砖块合在了一起,裂口消失,原地两个人影却凭空不见,仿佛,这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洛儿,抱紧我。”

    楚子渊的声音费着些气力。

    两人在半空停了下来,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感觉到楚子渊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移开,云紫洛赶紧抓住他的腰。

    腾出一只手从袖中取出夜明珠,顿时将两壁照得雪亮。

    才发现两壁上根本不是泥土,而是青砖壁,显然是人为所建。

    这里,不是什么天坑,应该是密道之类的东西。

    她不由怒声质问:“楚子渊,这是不是你搞的鬼?!”

    楚子渊无奈地说道:“洛儿,你现在竟然一点都不信我了吗?我是爱你,想娶你,可也没必要对你玩手段吧。”

    “那这里是——”云紫洛将信将疑。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楚子渊的声音随即一沉,“这么多年来,宫里怕是只有我一个人来红玉住的地方,经常来,却从没发现地上有玄机。”

    云紫洛也没再开口,只是陷入沉思。

    “洛儿,你抱好我,我现在将匕首从缝里抽出来,我们还会往下坠,在这空中不上不下不是办法。”

    楚子渊困难地说道。

    云紫洛抬头,由于离得较近,她的额头与楚子渊的下巴触在了一起。

    顿时一股黏黏的感觉传来,她一惊,楚子渊脸上全是汗水。

    “好。”

    她应道,将肖桐送她的那枚夜明珠咬在了唇间。

    两个人的重量只挂在楚子渊一只手上,还要保持匕首的平衡,确实不好承受。

    楚子渊拔出匕首,两个人的身子立刻笔直地坠落下去。

    “到地了!下面是水,怎么办?”

    云紫洛一手取下夜明珠,眯起的杏眸触目一片波光麟麟,她忍不住声音也惊惶起来。

    楚子渊“刷”地一下向左壁插进了匕首。

    两人的身子一震,停了下来。

    脚底,却已是一汪绿色的水,四壁长着青苔,竟是一口井!

    云紫洛额头都伸出了汗,“子渊,这里是口被废的井吗?”

    若真是井,水很深的话,他们怎么落脚?

    “你会不会水洛儿?”楚子渊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会水。”

    云紫洛赶忙答道。

    可即使她会水,两个人能在这深水中逗留多长时间?

    要是体力全用完了还上不去的话,岂不是死路一条?

    两人不约而同抬头向上望去,空荡荡的井壁,好高好高,一眼望不到底,尽头,是无边的黑暗。

    “洛儿,别怕。”

    楚子渊也没想出好办法,却也装作无事的样子安慰她。

    云紫洛摇头,“我不怕。”

    这种危险的境地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长久训练成的优秀心理素质可不是吃素的,她已很快镇定了下来。

    何况,死,她也不是第一次碰到。

    只是,她悲哀地笑了下自己。

    这一刻,她想到的居然是,她如果死了,赫连懿会不会想她?

    云紫洛咬住了红唇,她承认,在想到这个的时候,她的心中划过了畏惧。

    她突然间,很不想死。

    即使是活在这个时代,跟赫连懿成为仇人,她也不想去一个看不到他的世界。

    冰凉的心底,划过一丝轻松和暖意。

    原来,她一直不曾想过离开……哪怕是陌路,相忘于江湖,她也想要和他在一个江湖之间,在一个蓝天之下。

    “洛儿,你在想什么?”

    楚子渊有些吃力地问她。

    云紫洛的杏眸不时闪过温柔的笑意,又闪过遗撼,既而是伤心,令他看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没什么。”

    云紫洛勾了勾唇,道:“只是在想,如果我死了,浩儿他怎么办?”

    这也是她心中藏得最深的一个担忧,所以楚子渊问时,她顺口便答了出来。

    “瞎说!我们怎么会死?”

    楚子渊连忙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云紫洛笑出了声,说道:“当然,我们不会死!”

    说完,她锐利的眸子在四周打量起来。

    楚子渊看着快要受不住力量的匕首,说:“洛儿,我先到水里去看一下,如果下面是泥沙,我们能不能想个办法从水底出去。”

    毕竟上面那块大青砖实在太重了,没有借力的话肯定不好搬开,何况这里是红玉公主生前的寝殿,早已荒废,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云紫洛看着那发出“吱呀”声的匕首,已知他的用意,还未开口,楚子渊已跳下了水。

    匕首轻轻一弹,恢复到正位上,显然云紫洛的体重很轻,对它造不成威胁。

    楚子渊很快沉下了井水,绿绿的井水顿时咕嘟泛起一串水泡。

    云紫洛蹙了蹙眉头。

    这水很脏不算,这个天下水,肯定冻死人。

    “子渊,子渊!”

    半晌没有动静,云紫洛心里有一丝恐惧。

    “咕嘟”一声,一个人头从井水里冒了出来,男人甩了甩被打湿的长发,正是楚子渊。

    “洛儿,水下面有一条密道,应该有路出去!”

    楚子渊惊喜地说道。

    云紫洛双眼也是一亮,看了看水面说:“好,我下来!”

    她一手拔出匕首,身姿轻灵一跃,跃进了水里,闭住呼吸,身子沉了下去。

    两人沉了一会儿,脚触到地,一双大手握起了云紫洛的小手,往他的方向轻拉。

    云紫洛在水底睁开眼,看到楚子渊拉自己往一旁走,便跟了上去。

    越走水势越低,渐渐的头露出了水面,然而脖子,胸膛,直到脚踏到了地面上。

    此时,两人已站在一个狭窄的通道上了。

    “往前走。”

    楚子渊抹了把脸上的水,看着云紫洛,有些怔然。

    女子湿漉漉的长发垂在肩头,脸颊挂着水珠,面颊红扑扑的,十分好看。

    “冷不冷?”他不禁问。

    “不要紧。”云紫洛沉声答道,带头走进密道,一面拭着夜明珠上的水迹。

    楚子渊连忙跟上,和她并排而行。

    两人走了一会儿,直走进一座十平米的小密室。

    “这里是哪里?难道还有人住不成?”

    云紫洛惊疑不定。

    十平米的房子中,摆放着两张小床,一张桌子,四张椅子,一个衣柜,虽然简陋,却像模像样。

    只是床和家具都洒上了灰尘,显然好久没人住了。

    楚子渊沉着脸不说话,径直走到床边,拿起床上一个布缝的小娃娃,脸色难看。

    云紫洛则打开了衣柜门,地下也有蜘蛛,柜角生了好几张网。

    衣柜里挂了几件衣服,样式却都不大,是小女孩子穿的。

    楚子渊拿着布娃娃走过来,声线有几许激动:“洛儿,为什么红玉的东西会在这里?这是她的衣服!”

    他说着拿下衣架上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眼中已蓄满了泪。

    “我记得,永远记得,母妃生辰时,她穿着这粉红的裙子跳舞……”

    “子渊,你说红玉公主是十年前落水而亡?”

    云紫洛不情愿地打断了他的回忆。

    楚子渊点头,“是十年前,她才十岁,我跟她年纪差不多大,虽然她是我姐姐,我也从未叫过她姐姐。”

    “落在刚才那井里了吗?”

    云紫洛问。

    楚子渊摇头,“那里一直没有过井,我估计,是从别处引来的,为了保护这里而建。”

    “可这里为什么会有密道呢?子渊,有件事,我说了,你别激动。”

    云紫洛吞吞吐吐。

    “你不会是告诉我,红玉没死吧?”

    楚子渊紧张地问,“可是,这里只有她小时候的衣服,而且,好像很久没住过了……”

    云紫洛却是脸微微一红,指着柜里拐角一个东西给他看,“看到了吗?那是什么?”

    (一更,却是两更的量!嘿嘿,有人说虐得太多,快甜鸟,转折来啦。感谢亲们的道具和支持!祝单身朋友们和鹿光棍节快乐,祝恋爱中的、已结婚的家庭美满,老公永远爱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