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你胡说八道!

    第226章 你胡说八道!    (上一章,偶写成云建树大步过来了,码好后想改的,可是自动发出了,宝贝们见谅。)

    听到“灾星”两个字,云建树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有些担忧地看向她。

    “洛儿,你是在怪爹爹让你去镇国寺消灾的事吗?”

    云紫洛的嘴角轻轻一勾,声线淡然:“没有,爹爹这么做情有可原,只是,洛儿也不想住在家里,招来其他人的闲话。”

    云建树迷信,重视继承人,在这个时代有如家常便饭般常见,介意也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只是当初对他的那股热烈的亲热感现今也消散了不少。

    云建树仍旧不相信她只是为了这个理由,还想盘问。

    云紫洛已开口道:“爹爹,不用多说了,我先走了,等空下来会回来看您。”

    说完,她朝肖桐一点头,快步走了过去。

    云建树坐在轮椅上,自然不及她的速度和方便。

    眼睁睁看着她离去,他重重叹了口气。

    “刚才圣旨上说了什么?”

    上了正路的马车上,云紫洛不在意地问。

    肖桐惊愕地看向她,半晌,低声道:“圣旨上说,后天在宫里为云嘉举办继承仪式和洗礼,他就是将军府的公子,待到成年,正式接任镇国将军之位。”

    云紫洛眉眼跳了一下,将军府的公子?

    她从书上知道,这个时代五品以上官员的嫡子若要继承自己的官职,在未确定职务前统称公子。

    公子……云紫洛不由冷笑。

    好嘲讽的名称!

    为人仪表堂堂、知书达礼、温恭如玉的云浩没能得到这个称号,倒让个毛还没长齐的小p孩得去了!

    她不想云浩从军是一方面,可别人不给云浩机会,这又是两码事了。

    所以云紫洛心中不是很舒坦。

    肖桐“嗯”了一声,道:“圣旨还说,让你在后天之前给云嘉公子缝制一套新衣帽,一并送进宫。”

    “我缝?”

    云紫洛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是啊,太后看过你的刺绣,对你是赞赏不绝,所以就指了你了,毕竟也是你的弟弟。”

    肖桐分析道。

    云紫洛的双眉却是一拧。

    明天一天,今天一下午,一共一天半的时间,缝制一套新生婴儿的新衣帽倒不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想到周氏那么疼云嘉,她有些不愿意做而已。

    想归想,总不能当众拂掉爹爹的面子吧?

    好在肖桐薄唇含笑,招呼车夫驾着马车去肖家设在前处的布庄。

    布庄位于街道旁,店面很大,招牌是用精致的楠木做成的,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肖氏布庄”四个大字,很是气派。

    庄内庄外,站了几个伙计和等待中的顾客。

    肖桐十分熟稔,下马车后就扶着云紫洛径直走了进去。

    那些伙计见有人插队,当即便想发作。

    岂料瞧清来的人是谁时,他们都是又惊又喜。

    “主子!你今天有空过来?”

    要知道肖桐在京城店铺很多,他很少能在一天或者数天内将这些店全部走完。

    掌柜的闻讯哈腰跑了出来,见来的真是肖桐,大喜咧嘴。

    “主子——”

    “行了!”

    肖桐摆了捐右手,示意一个结束的动作。

    “我今天过来,陪这位云府的二小姐来挑布料,有什么好布全拿出来,不用藏着掖着。”

    肖桐脸色一扳,还真有些像在发火的模样。

    云紫洛极力忍住笑,和肖桐走进内室,认真仔细地挑选起图案和颜色来。

    云紫洛也在布庄内挑选着,将自己挑选出的拿在一旁。

    正这时,店的外室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母妃,我喜欢这尺布。”

    陆承欢难得的微嗔染着撒娇的语气响起。

    “喜欢这一匹吗?水蓝色,倒也还清新,只不过大喜的日子,用蓝色不如红色,红色给喜房也添喜庆。”

    景华王妃声音温柔,纤纤素手摸上那尺光滑的缎面,颜色素雅淡净。

    “这料子摸着真舒服,承欢做这个肯定好看,本妃也有些动心了。”

    “大喜?”

    云紫洛眼前忽然就飘过早晨收到的那抹染血的帕子。

    难道,真的是——

    她的心有瞬间的惊慌失措。

    陆承欢害羞的声音响起:“母妃——”

    景华王妃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好,就依你,这块布料整匹拿回去吧,我也想用它做一件衣服。”

    云紫洛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这水蓝色比较浅,接近于天碧,景华王妃这么大的年纪用这么水嫩的颜色,她很想说,真是装嫩。

    只不过,后头的话,令她倒吃了一惊。

    她清清楚楚地听到掌柜的说:“不好意思客官,这块布料是我们老板特意留下来送人的,您摸摸这布料的质地,其他的都比不了,我们这个店里唯弄了这一匹,不卖不卖噢。”

    云紫洛惊异地看了看肖桐。

    肖桐冲她微微一笑,露出八颗珍珠似的牙齿,十分俊朗好看。

    “这匹布料是我为你准备的。”

    男子以口型表示,并没发出声音。

    云紫洛自然看得懂,顿时心里流过一阵感动。

    原来,还有人会这样念着自己!

    而外室的景华王妃不悦了!

    “既然是非卖品,那还放这里做什么?也不怪我们拿错!我们只知道,这匹布料已经被我们买回来了。”

    陆承欢也附和道:“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掌柜的皱了皱眉头,道:“不敢问二位尊姓大名,只是这水蓝色的布料受过上面的特别招呼,我是一点也不敢动的。”

    他在言语之间倒颇为客气。

    陆承欢冷哼了一声,道:“什么敢不敢的!你压根儿就是作戏!今天这布料我还非要了不定!给不给?”

    “姑娘,你怎么能这么霸道?!”

    肖桐的嘴角冷冷一勾,负起双手,凤眸微暗。

    “你知道我母妃的身份吗?这位是南川王妃,她的儿子就是摄政王!我们看上的布你也敢不给?”

    陆承欢几近于咄咄逼人了,似乎下一刻就要动手抢布。

    “等等!”

    轻柔缓慢却不失威严的声音拦住了陆承欢,景华王妃凤眸冷凝。

    “这不是肖桐的店吗?你不是南川人?”

    她怀疑地看向掌柜的。

    掌柜的面不改色,“小老儿就是祁夏本地人。”

    “这难怪了。”景华王妃轻笑,“肖桐可是我们南川人,而且效力于我们南川王宫,你把他叫来。”

    掌柜的眉头一皱,有些为难。

    因为他知道,肖桐就在珠帘之后。

    可他纵使有胆量,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欺骗景华王妃。

    云紫洛红唇轻轻一勾,突然一掀珠帘,款步走了出去。

    双手在腹前交握,两肩展开,一身鹅黄色的杏衫裙,墨发挽了个髻,十分气质清爽。

    “云紫洛?”

    陆承欢看到她时,神色有如见了鬼似的可怕,好在一会儿就转了过来。

    景华王妃则盯着云紫洛不语。

    “见过王妃、郡主。”

    云紫洛脸上带着笑容,行了个简洁的礼。

    目光微微一瞟放在方桌上的水蓝色绸布,眼前顿时一亮。

    好漂亮好透的蓝!

    她几步就移到了近前,伸手将那匹布料抱进了怀里。

    “云紫洛!”

    “云紫洛!”

    景华王妃和陆承欢的怒意都不由被挑起,竟然是异口同声!

    “怎么了?妨碍着你们挑选布料了?”

    云紫洛淡淡问。

    陆承欢指着她手中的布料道:“云紫洛,你还讲不讲理?这布料明明是我们选好的放在这里,你竟然抢过去了!”

    云紫洛听了这话,脸上淡而柔和的笑意攸然变深。

    “是吗?是你们的?我倒是忘记告诉你们了,这块布料是肖桐送给我的,我还没来得及收起来。”

    “你胡说八道!”

    陆承欢显然不信。

    而此时,一名男子爽利的声音在靠近,“她没有胡说八道。”

    “肖桐哥哥?”

    陆承欢先是一喜,而后脸上喜色渐退。

    看向肖桐问:“肖桐哥哥,她刚才是在胡说吧?”

    “她不是胡说。”

    肖桐的声音随后传了进来,他的脸上带着一贯薄凉玩世的表情。

    “这匹布,是我特地为洛儿找来的,今天才到。”

    “洛儿???”

    陆承欢直接逮到重点。

    (终于码完三千,还有一更明天上午码。。话说偶码字的时候像是睡着了,突然睁眼一看,我竟然把我们班学生的名字和说话给打到小说里去了。唉,真是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