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景华王妃特殊的生辰礼物

    第224章 景华王妃特殊的生辰礼物    云紫洛起得这么早,完全是睡不着,桃儿将火盆搬到窗下的榻旁后,她坐在暖烘烘的炭火前,抱着一本这个朝代的野史看了进去。

    桃儿轻步进来送早餐,八宝粥配油条酥饼糯米圆子,另加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

    云紫洛享受着这静谧的清晨,心中的烦燥也不知不觉退去,化为一片静谧。

    便这样一靠就是一个早上。

    冬日暖阳从四楼廊上斜斜洒下,照在云紫洛身上。

    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小袄,裉了鞋,半身躺在一个银色引线抱枕上,火炭盆里的火星还在跳跃,屋子内盈满了暖意。

    女子的长发只随意挽了一道,如墨的瀑布沿着前肩垂了下去,刘海被弯了一道别在头心,两鬓修成优美的弧度,看上去很精神。

    桃儿进来时,看到云紫洛杏眸紧闭,玉腕轻轻搭在榻沿,手里的书盖在了手臂上,似乎睡着了。

    “这……”

    桃儿面露为难之色。

    她正站在那踌躇时,软榻上沐浴在阳光之中的杏眸轻轻睁开。

    “什么事?”

    云紫洛的目光睨向她。

    桃儿大喜,扬了扬手中一个小黄包,“小姐,这是摄政王府送来的东西!”

    摄政王府?

    云紫洛的睡意顿时烟消云散,从软榻上坐了起来。

    “拿过来。”

    桃儿连忙小跑着将小黄包递了过来,一面说:“是景华王妃让人来送的,小姐,能不能这样打开?里面会不会有机关?”

    云紫洛笑着摇头,“放心吧。”

    她伸出纤纤玉指挑开布包,眉头轻蹙了下。

    景华王妃会送什么东西给她?

    她可不会认为,因为自己过生日,人家给自己来送生辰礼物了。

    黄布包裹得很紧很扎实,里头还有一层。

    云紫洛极快极小心地挑开,最里头,是一块折叠起来的雪白布料。

    “啊!”

    桃儿在一旁捂住嘴惊叫起来,直呆呆盯着那块白布看。

    白布不是重点!

    重点是那块如雪般纯白的布上绽开着两点嫣红的梅花!

    血色新鲜,显然留下不超过六个时辰。

    云紫洛的脸色“刷”一下就变得难看了。

    景华王妃,大早上的送这个给她看什么意思?

    她不是不经人事的孩子,怎么会不懂这是什么?

    那一次,她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那个男人的时候,也留过这样的印迹,那张染红的床单,还被那个男人收了起来。

    这明明就是处子血啊!

    她抬头,看向惊恐的桃儿,沉声问:“你知道这是什么?”

    桃儿的脸迅速红了,低下头不语。

    云紫洛的心微微一提,话也不禁脱口而出:“你和展兴,不会已经……”

    桃儿的脸红得更深了,捏着自己的衣角十分难堪。

    “你——”

    她才说一个字,桃儿已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她的小脸由红慢慢转为苍白,抬头乞求似地看着云紫洛。

    “小姐,我知道错了,您看在我服侍您这么多年的份上别撵我!”

    云紫洛当即无语。

    这个时代,未婚时做出这种事,别人不知道就罢了,若被别人知道了,会被引为一大丑事。

    想来桃儿,现在已经很诚惶诚恐了吧?

    她倒是老实,自己说了出来。

    “桃儿,你起来,我没有要撵你的意思。”

    她嘶哑着声音开口,其实她想说的是,桃儿怎么能这么草率就把自己给了展兴呢?

    展兴会对她负责吗?

    她不是傻子,对桃儿和展兴之间的互动也略知一二。

    比如说,凡是自己告诉桃儿的安排,展兴必会第一时间知晓。

    所以,她担心的只是,展兴对桃儿,更多是在利用,她怕桃儿会受伤。

    本来还想多观察观察的,却没想到,两人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云紫洛心中很怪桃儿擅做主张,稀里糊涂地将最宝贵的第一次献了出去,但话到嘴边成了无奈的叹气。

    她有什么资格说桃儿?

    她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而且,她比桃儿更悲的是,她已经被抛弃了……

    “没有怪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下。”

    云紫洛放柔放轻了声音吩咐。

    再三确定云紫洛脸上并无怒气和讥讽后,桃儿才慢慢退出了房。

    盯着那数点红梅,云紫洛的嘴角勾起冷潮的笑。

    景华王妃是想告诉她,昨天晚上陆承欢把自己给了赫连懿吗?

    她想不出来更好的理由。

    而昨天正是陆承欢的生辰,她和赫连懿不会就趁着这空当私订终身了吧?

    纵然她心中很是怀疑,但不可否认,这抹染了血的帕布激起了她内心深处的恼恨和后悔来。

    后悔自己当初就那么交了身。

    也不知在房中发了几时的呆,桃儿轻叩门环,“小姐,肖公子来了。”

    云紫洛恍然回神,看了眼榻上的血帕,信手拈起,随手一抛,血帕悠悠飘落,正落在火势旺盛的炭盆里,顿时化为灰烬。

    站下地后,她长长舒了口气。

    突然觉得,好放松。

    打开/房门,给了肖桐一个热情洋溢的笑,“早上好!”

    肖桐顿时呆立在房门外。

    女子并没有戴面纱,脸上略施脂粉,显得肌肤皎洁如月,晶莹如玉,五官柔润美丽,迎着轻洒过来的日光,越发显得柔和。

    在一袭淡黄色的小袄衬托下,整个人十分灵动。

    肖桐的心跳开始凌乱,嘴里却说道:“还早上好,都快用午膳了。”

    云紫洛吐了吐舌头,没想到时间过得倒快。

    “带你去本姑娘的酒楼逛逛。”

    她大气地说了一声,当先往楼梯处走去。

    将近午时,迎来了醉云楼第一个忙碌的时间段。

    大厅内这几天在试验自助餐,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云紫洛领着肖桐来到二楼栏后一间特殊的小包厢。

    这间包厢是她专门为自己闲瑕时段休闲品茗搓麻建设的,观赏楼下的角度正好。

    两人对面而坐,张叔闻讯赶上来服侍,将火炭盆搬到桌子底下,上了两杯雨前龙井和一些茶点,默默退出。

    肖桐想着法子逗她开心,但是云紫洛大大的杏眸中散发出的笑意却没有一丝暧昧。

    她心中明白,自己暂时还找不到那种感觉,这是不能强求的。

    聊了一会儿,云紫洛的视线忽然被大厅内一道身影所吸引。

    那是一个颀长消瘦的身影,一身雪白的绸袄贴身垂下,男子背对着两人,和掌柜的说着什么。

    “洛儿你认识那人?”

    肖桐疑惑地询问。

    “好像是个熟人。”

    云紫洛轻笑,眼光并没离开。

    此时男子已经转过了身,步伐轻盈地走向自助餐盘的地方。

    脸形棱角分明,秀眉凤目,高鼻薄唇,一张俊美非常的脸,只是眼角也开始掩饰不住岁月的痕迹了。

    云紫洛眼睛一亮,“真的是谢伯伯。”

    她转头叫张叔进来,低声耳语了几句,张叔领命而去。

    “洛儿真的认识他?”肖桐不由一笑,“我正在调查他。”

    “调查他?”

    云紫洛挑眉。

    “他是外地人,初来祁夏,在南郊外买了间豪宅阔院,一夜京城人都知道郊外来了个有钱人。”

    “他白天不勿正业,晚上则四处闲逛,没人知道他的目的,但看上去,这个男人不简单。”

    肖桐说着,脸露沉思。

    谢寻挑了几样精致的小菜,端到角落的桌上吃完,待要去柜台结帐时,掌柜的却告诉他,他的饭菜费免费。

    谢寻怔住了,“免费?为什么?”

    掌柜的笑盈盈道:“这是我们老板交待的,您慢走啊!”

    谢寻一头雾水,脚步却是一挪也没挪。

    “你们老板认识我吗?他叫什么名字?”

    掌柜的有些犹豫。

    身后,却传来一阵清脆如莺啼的笑语声。

    “谢伯伯,这么快就忘记我了?”

    云紫洛玩笑似地说道,挺着高傲的胸脯,大气地走到他面前。

    “洛儿——”谢寻有些疑惑,“你——这家醉云楼是你的?!”

    是问句,心中却也有了答案。

    云紫洛笑盈盈地点头。

    谢寻则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洛儿她竟是目前酒楼生意中最好的醉云楼的老板?

    没搞错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