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他不要太熟悉

    第223章 他不要太熟悉    岂料凤眸一抬,触到了眼前的场景,看清了床上的人,他身子一个激灵,“蹬噔噔”后退好几步,直逼到了墙旁。

    床上,云紫洛笔挺地坐着,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如一件黑色的衣衫,将她倍显瘦弱的身体裹了起来。

    她沉着脸,杏眸闪烁着冰冷而危险的光芒朝摄政王看来。

    纵是如此,她的双颊还是难掩酒后的酡后。

    狭长眯起的杏眸不时闪过一丝微醉才会有的迷蒙。

    让摄政王心底翻起滔天巨浪,这样子的她,冷清得让他畏惧,却又无助得令他心疼。

    他只想上前,好好地将她抱在怀抱里,一个劲地疼爱……

    可是,在看着那张美若天仙的脸庞时,他的脑海内,又不禁想起了那幅画像。

    一张完全相同的脸容,两个有血缘关系的女人。

    摄政王的大海有瞬间的空白,可很快,那些图像已从脑中退去。

    摄政王深遂的凤眸紧紧凝视着床上的云紫洛,此时此刻,他的心中,竟是不起一点仇恨。

    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样纠结痛苦了他几个月的记忆他是怎么慢慢适应和克服的!

    他只知道,面前这个女子,是他不舍得,不愿,也绝不肯去伤害的;是他愿意花费力气去哄去疼去纵的。

    所有的想法,有如电光火石在脑海闪过。

    云紫洛已冷冷开口:“摄政王真是雅兴,不请自来,深夜闯进他人的闺房!”

    她握紧了指间的金刀,没有人知道,手指在颤抖,心中,也被酸涩填满。

    如果是几个月,她绝不至于这样。

    那时,眼前的男子根本不会影响到她的心情。

    而现在,她承认,纵然表面掩饰得再好,那些记忆,都永远不能在心底被磨灭的了。

    摄政王硬朗冷峻的脸庞抽搐了几下,拳头握紧又松开,薄唇微启:“洛儿,我——”

    发出来的声音也十分僵硬。

    “洛儿这两个字还是收起来吧。”

    云紫洛打断了他的话。

    摄政王不语,双唇却剧烈地颤抖着。

    他真的后悔了,尤其是这一刻,后悔得肠子都快变成水了!

    他发现,自己有多么贪恋与她在一起的时光。

    摄政王的心内满满都是悔恨与懊恼,如果当初,没有发生那件事情,如果自己,没有那样对她,那么现在,他一定能舒舒坦坦地将她抱在怀里吧?

    他一定能够想怎么亲她就怎么亲她,甚至躺在她软软的身体之侧,听那张红唇说着令他心荡神驰,耳红心跳的话……

    “摄政王还要我送吗?”

    云紫洛的眉宇轻蹙。

    摄政王轻轻摇头,凤眸中满是挫败,半晌,他低低说道:“生辰快乐。”

    转身在门下抽走迷香,跃上窗台,一声轻轻的“吱呀”之后,几个起落,他的身影已没入了黑暗。

    云紫洛赤着双脚,披裹着毛披风,站在窗前,心内也是一片空荡。

    如果不是在镇国寺呆了一个月,她想,自己肯定会中了他的迷香。

    那样的话,又会发生什么呢?

    云紫洛的心中竟生出一点悔意,如果她真的中了迷香,兴许,不是一件坏事。

    意识到想法的荒谬后,云紫洛急忙打住,转身回床。

    却没注意到,在她转过身的刹那,角落里一条毛茸茸的红影子窜出了窗台……

    云紫洛一眼便看到床头那只精致贵重的沉香色锦盒,心攸然提了起来。

    “生辰快乐。”

    男人低沉的嗓音犹在耳边。

    云紫洛感觉心跳得飞快,她坐到床前,捧起那只锦盒。

    锦盒很重,很沉。

    手感告诉她这只锦盒绝对不是木头或者铁的,有可能是金子或者银子制成的,在外面镶了沉香木而已,否则不会是这样的重量。

    她抽出右手,纤细柔白的手指轻轻抚过盒身,沿着繁杂的花纹慢慢移到开口处。

    这里别着一把精致的小锁,金光闪闪的小钥匙插在锁眼处。

    她蹙了蹙眉,什么东西弄得这么神秘?

    眼前晃过摄政王的脸,云紫洛的小脸忽然便是一沉,右腕一转,将那沉香盒重重摔在床头,不再看一眼。

    翻身上|床睡觉。

    而摄政王出了醉云楼后,子夜的街道上空无一人,月光洒在莹白的积雪上,交相辉映,显得很亮。

    冷风不要钱似地直灌过来,摄政王出门很急,没有戴披风,此时犹为感到脖颈处冷透了。

    突然间,双眸一沉,他迅速回头,几个跃步,伸手在大树后头拧出一样东西来。

    “吱吱——”

    突然被无情的大手提了起来,长毛如火的红狐狸发出了抗议的叫声,大尾巴却不停地摇动着,以示热情。

    “你敢跟踪我?”

    摄政王抬起它的三角脸,盯着它的眸子问。

    “吱吱——”

    红狐狸赶紧为自己澄清,仍旧摇着大尾巴。

    “那好,我正好缺条狐裘围脖。”

    摄政王扬了扬脖颈。

    红狐狸低下了头,轻轻叫了一声,“嗖”地窜到他脖子上,自动地绕成一圈,长而软的红毛将摄政王裸/露的脖子裹了起来。

    然后得意地摇动着大尾巴想要邀功似的。

    摄政王的薄唇勾起淡淡的笑,伸手在它屁/股上拍了一下,“收回去!”

    红狐狸立刻乖乖地不动了。

    一人一狐在寒风中穿梭着。

    直到回到摄政王府的大书房,一走进去,暖气扑面而来。

    鬼魂很细心地一直保持着房内火炉的温度。

    到了书桌旁,红狐狸欢快地从摄政王脖子上下来,熟稔地窜到虎皮太师椅上,眯眼就想休息。

    “等等!”

    摄政王张开五指,一把抓住它的大尾巴,眉头一皱,“你身上多了什么气味?”

    红狐狸不满地撅了下屁/股,被摄政王一把托了过来。

    放在鼻下轻嗅,摄政王浑身一怔。

    “是她——”

    摄政王说着,脸颊突然间激动得红了起来。

    是她身上的味道,他不要太熟悉……

    香味清幽醉人,曾不知多少次令他如痴如醉,如狂如乱……

    如果说刚才是后悔的话,现在,他完全是想要撞墙了。

    心底的思念再也止不住的如潮水般喷涌上来,他眼眶一红,紧紧地抱住红狐狸,丝毫不在意洁癖地将脸埋进它松软的长毛中,努力嗅着那股若有若无的味道。

    当初自己不莽撞的话,能早点认清自己的心的话,他现在,岂不是能将洛儿抱在怀里肆意疼宠了呢?

    他不止一次地想着这个问题,留下的,却是长长的唉叹。

    红狐狸被他搂得快要揣不过气来,只能无力地翻着白眼。

    摄政王一手推开书桌上的奏折文件,看也没多看一眼,转身进了内室,躺到了卧榻之上。

    当然,还抱着那红狐狸。

    他拉了拉床头的铃铛。

    很快,鬼魂走了进来,将炭盆搬进内室。

    心中正讶异着,主子今天晚上怎么还躺榻上睡觉了?

    这几日,主子都是在太师椅上将就的。

    可进来再一看,他更傻眼了。

    八个月了,八个月了!这八个月中,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子脸上有着如此恬静的表情!

    摄政王正侧身对外,一臂作枕,将红狐狸搂在怀里,姿势有如抱着一个人。

    男人紧闭星眸,眉宇松驰,大半张脸都埋在狐毛之中。

    鬼魂吞了口唾沫,主子……他不怕脏吗?

    以前,他可是从来不许红狐狸上|床的!

    “放下吧。”

    摄政王的声音幽幽叹着,凤眸睁开了一条线,又迅速闭上。

    鼻端本能地嗅着,寻找着,那一抹幽香得令他心醉又心碎的味道。

    红狐狸实在受不了他的折腾,直接闭上狐眼睡觉去了。

    长夜漫漫,无话。

    第二日清早,鸡还没叫,云紫洛就醒了,睁开杏眸,一转头,便看到被她扔在床头的锦盒。

    所有的睡意全部消散,她坐了起来,叫道:“桃儿,桃儿!”

    门口值夜的伙计连忙去叫桃儿过来。

    “小姐,你现在就起来吗?”

    桃儿还没睡醒呢。

    “把这盒子收到箱子底下压起来。”

    云紫洛冷冷吩咐。

    “好的。”

    桃儿也没多问,照办了,过来便给云紫洛梳洗打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