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洛儿也是你四嫂

    第222章 洛儿也是你四嫂    然而摄政王似乎感觉不到一丝冷意,魁梧的身材立在大树之旁,墨发上、黑袍上点点滴滴都是白色的雪星。

    女子窈窕的身形早走得无影无踪。

    好半晌,他才抬起沉重的脑袋,甩了甩长发,踏出穿着长靴的腿,深一步,浅一步地沿着廊下雪径往回走。

    前厅内,朝臣们欢声笑语,捧盅互敬。

    周氏、云轻屏则抱着云嘉围在太后身边逗乐子,云建树和楚寒霖的目光则不约而同地往正门处瞟去。

    不一会儿,云紫洛牵着云浩走了进来。

    女子碧色的小袄被雪花打湿,双肩上还沾有屋檐上掉下来的碎冰屑,她低头拍打了几下,跺了下脚。

    云浩学着样子做了。

    楚子渊从后头跟了进来。

    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楚寒霖双眸一沉,抬脚过去。

    “洛儿,外面冷不冷?”

    他询寒问暖,凤眸内溢满了关心。

    待看到云紫洛被厚重的夜霜打湿的鬓发时,他立刻脱下了自己的厚袍子,就要往云紫洛身上披。

    云紫洛小嘴一扬,心想,这丫赶情是服侍云轻屏服侍习惯了吧!

    当即顺手一推,身子闪开了,很有礼貌地一笑:“不冷了,四王爷,厅内很暖和。”

    说完,目光在厅内一扫,她朝姚玲玲走去。

    云浩看了眼楚寒霖,表情有些古怪,也跟着去了。

    楚寒霖一怔间,只好将衣服穿了起来,殊不知,身后云轻屏眸光充满了愕然。

    她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幕,气得眼眶立时就红了。

    手也不自觉地摸上自己的脸,难道是因为自己这张脸,寒霖就变心了吗?

    可是,要想治脸,也得靠自己养个孩子出来!

    想到上次的孩子因为云紫洛的事给折腾掉了,自己有可能不育,云轻屏便气得牙直痒痒。

    好在,珠香已经死了,这口恶气总算能出一点。

    待云紫洛一转身,楚子渊侧目立刻盯向楚寒霖,楚寒霖也不甘示弱地看过来。

    两人的目光一碰上,便分别撤了回去。

    直到云紫洛走得远了,楚子渊才重新看向他,嘴角勾着嘲讽的笑。

    “四哥真是怜香惜玉,也不怕四嫂吃酸?”

    楚寒霖冷哼一声,道:“洛儿也是你的四嫂。”

    楚子渊的脸色一沉,清冷一笑:“还没成婚,什么都作不得数!还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完,不愿再听楚寒霖说话,他也快步离开。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摄政王都没有回来。

    厅里人有些急了,摄政王没走,他们也不敢走。

    鬼形见状,悄然出厅,小半个时辰后他回来说,摄政王已经回府了。

    厅内诸大臣一听这个消息,“哗啦”、“咣当”,众人起身,衣衫摩擦,桌椅碰撞,厅内好不热闹。

    紧接着便是一阵阵告辞的声音。

    云建树连忙眼望四周,叫道:“洛儿!”

    云紫洛正和姚玲玲低声说着什么,听到云建树叫她,随即起身。

    却看到云轻屏袅袅走到轮椅后,满脸笑意:“爹爹,女儿来推您。”

    云紫洛迈出去几步的脚步也就收了回来,这样也好,她也正好开溜。

    和姚玲玲匆匆说完,她快步出厅,找到桃儿后直奔梨苑。

    “吴大,等会儿醉云楼的人过来,你帮着他们将东西搬走。我就不留下来了,浩儿那要是问起,你解释一下,我白天会来看他。”

    云紫洛迅速交待。

    “好的。”吴大答应了,留在了梨苑看守肖桐送来的贺礼。

    云紫洛和桃儿出得府门,迎面一道大红色的身影从深巷内走出来。

    “洛儿。”

    肖桐眉眼含笑。

    “咦,你不是回去了吗?”

    云紫洛惊诧地挑眉。

    “事情处理完了,又过来了。”

    肖桐轻掴几声掌,黑暗中“哒哒”跑出来一辆马车。

    “我送你回去。”

    他探出洁白修长的手便挑开车帘。

    云紫洛看了眼自己从醉云楼驾来的马车,便嘱咐车夫:“你就在这候着吧,等会儿吴大几人将东西搬过来后,你直接送到肖公子府上去。”

    肖桐一惊,道:“洛儿,你这是做什么?”

    云紫洛笑道:“无功不受禄,那些都太珍贵。”

    肖桐却扳着脸道,“你若是不喜欢我送的礼物,就直接扔了,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收回的。”

    云紫洛嘴角轻抽,看样子他是绝不会要回去了,于是大大方方地道了谢,不再提这事。

    肖桐才满意地绽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三人回到醉云楼,醉云楼一楼的大门却紧紧关闭着,不见迎客的小二,屋内也是一片漆黑,唯有二楼、三楼和四楼有光亮。

    “今天也打烊得这么早?”

    云紫洛自言自语。

    不由想到陆承欢今日生辰会在某家酒楼庆生的事情来,心底掠过一缕不适的感觉。

    想着已推门而入。

    “张——”

    刚想叫张叔,黑漆漆的大厅内却突然亮起了无数盏宫灯,伴随着几十个小二整齐划一的声音:“祝我们的小姐生辰快乐!”

    带上内力的声音震天价响亮,足足将这句话传送到十里八街去了!

    云紫洛震住了。

    眼睛一下适应了这白昼一样的光亮。

    低头看向正中间的一张大圆桌,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菜样,桌上还摆了几坛老酒。

    云紫洛红唇微动,发出的却是模糊不清的字音,因为嗓子已然哽咽。

    张叔走上前笑道:“小姐,今天您过生日都不跟我们说下,幸亏肖公子提前让我们准备了,说要给您一个惊喜。”

    “谢谢你们。”

    她嘶哑着嗓音说出这句,同时望向肖桐,眸内满是感激之情。

    肖桐知道她是今天的生日,她却没想到他竟这么细心……

    肖桐笑着一指圆桌道:“今天你才是主角,来,去主位坐着,要敬我们酒哦!”

    诸伙计们听得此话,立刻鼓掌赞同,起哄附和起来。

    这一场特殊的生辰宴会在醉云楼内拉开了序幕。

    摄政王府,大书房内,夜明珠雪亮的光茫透出了窗外。

    男人斜躺在铺着虎皮的太师椅上,面前书案上一堆奏折和公文。

    然而摄政王的眼光并不在那些待批奏折的上面,而是直直看着窗纸,中狼毫的毛笔被拈在男子的拇指与食指上把玩。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眼珠才有了转动,起身到窗前。

    一轮明月悬挂在天空,看样子,快要夜半了。

    摄政王眉头一拧,拉开书房的门,身形一闪,消失在院内。

    梨苑,不在!

    他立马想到了醉云楼,又急匆匆赶往醉云楼。

    轻功绝妙的摄政王轻轻松松就潜进了四楼。

    楼梯上有轻轻的脚步声,一道碧影和一道黄影走了上来,摄政王赶紧躲了起来。

    看着云紫洛进去,桃儿为她带好门离开,摄政王心中的纠结到达了极至!

    他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连他自己都找不到答案。

    只是因为她过生日,自己什么都没做所以于心不安吗?

    云紫洛的房间内很快响起了甜甜的呼吸声。

    摄政王锐利地倾听了下四周的动静,悄无声息地走到云紫洛的窗前。

    想要直接进去,可又怕被云紫洛察觉。

    犹豫了片刻,他从怀里取出一支香,轻轻点燃,插在窗缝下面,自己则无声无息地跃了进去。

    云紫洛的小戒指能治百毒,一般的毒她都不惧,摄政王却很清楚,所以拿出来的迷散也是她的戒指查不出来的毒。

    进得房间,能看到淡紫色的床纱垂卷到地面上,床上侧躺着一名女子,一头如墨的乌发披垂到床外来了。

    女子背对着摄政王,睡得正香。

    男人一步步走到床边,目光中自然地染上了几分眷恋。

    他抬手,从袖中取出一只小锦盒,轻轻搁到了床头。

    站立未动,久久不舍离开。

    半晌,他忍不住了,探出精健的手臂,似乎想要帮助云紫洛翻个身。

    “刷!”一把冷厉的金刀朝他胸前点来。

    摄政王吓了个激灵,身子本能地做出反应,往侧一闪,躲过这一刀,大手劈向握刀的手腕,就想断腕夺刀。

    (如果可以,求些鲜花咩!冲鲜花榜咯。。。鹿是兼职码字,比不得全职的,但每天六千,鹿会尽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