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给自己一个机会爱上他

    第217章 给自己一个机会爱上他    太后吓了一跳,自己没说错话啊!

    厅内众人反应过来后更是噤若寒蝉。

    “爷,伤手了吗?”鬼形赶紧跳出来,脸色凝重地问。

    摄政王一愣。

    刚才的怒气来得那么自然,连这个动作,也根本没经过思考,本能做出来的!

    他脸色铁青,冷冷道:“太烫!”

    太后脸色一沉,清喝道:“怎么给摄政王沏的茶?刚才谁沏的,拉出去处罚!重上一杯!”

    一旁的丫环连忙跪出来领罚,小肩膀吓得瑟瑟发抖。

    可惜摄政王并没心思在她身上,所以她也只好被拉了下去。

    摄政王眼望着那些碎片,心头乱成一团麻。

    那天跟圆空大师说林清清的女儿能好到哪去,纯粹是被激出来的,实质上,他也知道,云紫洛并没有做错事。

    可是,她却是林清清的女儿!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赫连懿是不会跟他父亲一样愚蠢的,被林清清那相似的脸容所吸引。

    所以,他的心不能再为她有半丝所动!

    想是这么想,可他却更烦燥了!

    他承认,他还是在意了……

    不用想别的,只想到她会跟别的男人在别人都看不到的地方说笑,他的心里面便有说不出的怨怒在横冲直撞,想要找到发泄口!

    便在这样的纠结中,摄政王坐立不安。

    而云府一座小桥后头,两个人并排而坐。

    云紫洛一身碧色的衫裙,坐在草地上,抱着双腿,看天上的星星在水底的倒影。

    肖桐坐在她身边,笑道:“只是些物质上的东西,算不了什么。我本想为你准备一场庆祝生辰的宴会,却怕你不高兴。”

    云紫洛感到万分不自在,轻吐红唇:“用不着那样,肖桐,你的心意我收到了,我早就拿你当好朋友了。”

    肖桐的凤眸斜斜睨了眼她,轻声道:“洛儿,我能这么叫你吗?”

    他的语气十分温柔,又十分小心。

    “当然可以。”云紫洛笑。

    “洛儿,你是我平生见过的最奇特的女子,我从来不知道世间还有这样优秀的女人。”

    他缓缓说着,神情有着一丝肃然。

    “我希望你能过得幸福。”

    唇瓣张吐几次后,他只说出了这一句。

    “肖桐,你幸福吗?”

    云紫洛侧头,看向他的眼睛。

    “你觉得呢?”肖桐也认真地反问。

    云紫洛摇了摇脑袋,“我觉得你不幸福。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太遥远,你的内心世界,被你隐藏了,你的嬉皮笑脸,也只是用来掩饰的一种工具。”

    她凭着直觉说道。

    因为,一个在风花雪月中飘泊的男人,是不可能有这么认真的眼神的。

    肖桐一震,而后薄唇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何为幸福?洛儿,说一句话你别生气,我觉得,如果能和你在一起,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想想,生活便充满了快乐与动力。

    云紫洛惊愕地望着他,好半晌,说道:“这世上,谁都不会因为没有谁而不快乐。”

    肖桐听了她这句话后,眉宇轻拧,沉思片刻,道:“你说得有理。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一个人,就足以改变他生命的意义。”

    云紫洛讥讽地勾了勾唇瓣,反正,她不会是改变别人的人。

    肖桐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洛儿,对于赫连,你便是这样一个人,对于我,你也是。”

    云紫洛小脸微沉,“肖桐,别得寸进尺,如果你对我起了不该起的心思,请收起来!”

    肖桐英俊的脸庞白了一下,眉宇间流过一缕痛苦,他吞下苦涩的笑,喉头已发不出声音。

    两人默然相对。

    半晌,男人低低的声音传来:“我是个孤儿,从小流落南川军中,因为天资奇佳,才被师傅看中,做了赫连的陪练。”

    “我们同时学武,我很好强,悟性也不比他差,所以学得,也不比他弱,这才有了现在的生活。”

    肖桐微笑,“我很珍惜现在,钱只是身外之物,我只在乎自己过得快不快乐,而现在,我也在乎你过得是否快乐。”

    “只要你过得快乐,一切都好。”

    他仰头望着天,没再说下去。

    云紫洛的心则如被狠狠一撞。

    只在乎她过得是否快乐……

    没有霸道,没有占有,没有势必得到,甚至没有说,他喜欢她,他只是希望自己过得快乐……

    这样的爱,带着一丝卑微,如同当初她对凌天睿。

    凌天睿!

    原来,她已经不在前世了!

    原来,她已经死过一次了!

    突然间,身处这广袤天宇之中,她的心感到无限的孤寂和悲凉。

    云紫洛侧过脸来看向肖桐,那双剪剪杏眸中,已有湿润。

    “洛儿——”

    肖桐凤眸一挑,大惊失色。

    云紫洛吸了吸鼻子,笑起来,探出自己素白的小手,声音嘶哑,“肖桐。”

    “嗯?”肖桐吃惊地看了看她伸过来的手。

    云紫洛已握住了他的大手,笑道:“肖桐,你不快乐!你一点也不快乐!真正快乐的态度,不应该是这样的。”

    女子的手有着寒夜般的冰凉,可当那滑嫩的柔荑裹住自己的手指时,肖桐却感觉到了无限暖意,喉头竟也有了酸涩的感觉。

    心底,似乎是第一次,感觉到了这样融融的暖意,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温暖!

    “为什么?”他也笑着问,却反手握紧她的小手,给她取暖。

    “因为你像我,就像我当年,我也以为那是快乐。”

    云紫洛勾唇一笑,“你说,你是孤儿,所以倍加珍惜当下,默默地为自己喜欢的人祝福。其实,你应该有更高的追求,做自己想做的事,毫无顾虑,跳出这个圈子,你会发现,你现在所认为喜欢的人,只是一层镜花水月。”

    “真正能与你相爱相守的人,一定会在远方等待你!”

    就像,她现在才知道,她从未喜欢过凌天睿。

    肖桐的凤眸紧紧盯着她,对她的话,似乎懂了,又似乎不太懂。

    也许,他现在还不能体会……

    而此时,前厅中的摄政王已经足足坐了一个时辰了,他实在快要耐不住性子的时候,门口终于出现了两道身影。

    定睛瞧去,肖桐和云紫洛正有说有笑地走进来,两人的脸颊都是红扑扑的。

    摄政王死死握住拳头,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刹那间冰冷到了极点,寒冷,寒冷,还是寒冷!

    比以往每一次都要寒冷!

    那颗心,有如冻结了起来。

    胃里,一阵酸过一阵,他很想杀人!

    两人进来,也只摄政王第一个注意到,因为他的目光一直就没离开过大门。

    在其他人看到前,肖桐与云紫洛已闪身到了墙角坐下,似乎有意避开其他人。

    摄政王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肖桐给她沏了一杯茶,笑道:“原来你也怕人多。”

    “今天不想被注意。”

    云紫洛穿着一件碧色的衫裙,坐在肖桐身旁,杏眸挑着大大的笑容,妩媚好看。

    却不知,早就落进摄政王的凤眸之中。

    “手还冷吗?”

    肖桐问着,很自然地握住她的小手。

    云紫洛一怔,却没有抽出来。

    她记得刚说的话,她说,要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一个月,如果她没能爱上他,那么,他就得死心。

    给他机会,其实,就是给前世的自己一个机会。

    她想,如果当时凌天睿可以明确地给她一个答案,是爱她,或者不爱她,或者能够与她培养感情,她也不会在伤心欲绝下死去……

    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当初的凌天睿对她究竟是什么感情,她也无法得知了。

    摄政王的大脑“轰”地一声炸开了,凤眸攸然瞪大,浑身都不由发起抖来。

    肖桐,肖桐,肖桐!

    他和云紫洛之间,到底怎么了?

    摄政王感到心底深处汹涌着深深的醋酸,还有隐隐的害怕……

    害怕?他在害怕什么?

    可那股害怕的意识却越来越强烈……

    (第二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