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有一种感情比兄弟情谊更重要

    第214章 有一种感情比兄弟情谊更重要    云紫洛大喜过望,抬头一看。

    只见二楼的露天栏杆上,斜斜倚着一位身姿颀长的男子,墨发如瀑,随着大红色的长衫一路垂下,衬着修长精瘦的身材。

    肩上系着一条云纹暗黑的裘领披风,狐毛的大领翻向两边,越发显出男人的尊贵。

    “肖桐,你知道?”

    云紫洛大喜过望。

    “嗯。”肖桐嘴角微弯,单手撑着栏杆,优雅的翻身,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径直飞下。

    瞬间惊艳了整个大厅。

    “我来,正是为了这事。”肖桐解释道,“跟我来。”

    云紫洛见他脸色正经,不似平常玩笑时的不恭,遂而跟着他出厅。

    肖桐示意她上马车,将桃儿留在醉云楼,只与云紫洛二人扬长而去。

    马车停下后,云紫洛惊觉他们来的地方是春宵院。

    心中顿生一股不妙的感觉,她抬头看向肖桐。

    肖桐的薄唇泛起一抹笑来,跃下马车。

    云紫洛跟着进去,肖桐熟稔地进了后院一间房。

    刚打开门,一个小小的身影就冲了出来,“放我出去,我要出去!”

    “海燕!”

    云紫洛赶紧叫道。

    冲出来的海燕发丝散乱,显然在哪里挣扎过,听到云紫洛的声音她一呆。

    突然“哇”地便哭了起来,一头扑进云紫洛的怀抱。

    “小姐,小姐救我,我要回家!”

    “这是怎么回事?”云紫洛的声音都变了一个调,目光望向肖桐。

    肖桐薄唇微勾,说道:“一柱香前,她的母亲将她卖了进来。”

    “她母亲?卖到这里来了?”

    云紫洛胸口立刻腾起一股怒气。

    海燕神志也有些迷乱了,哭着拉云紫洛的衣袖叫:“娘,我会听话的,别卖我,我会很听话的,娘不能卖我。”

    “该死!”

    云紫洛握紧了拳头,而后松开,缓缓拍着海燕的后背,“别怕别怕,我是小姐,就带海燕回家,再也不回来这里了。”

    海燕听到她的声音略微平静了下来。

    “她娘呢?”云紫洛问。

    肖桐摇头:“她们来的时候我不在,我也是刚才知道,已经派了人在找。”

    云紫洛点头,感到一线庆幸,幸亏,吴大家的只是把海燕卖到了这里,否则,等她知道后岂不是晚了?

    “娘为什么要卖我?”

    海燕喃喃。

    云紫洛感到心疼,海燕怕还不知道,吴大家的根本不是她亲生母亲吧?

    而且,她更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个绝不比吴大家的心软的货。

    所以,要她怎么说?

    抬头看向肖桐,不由一笑:“谢谢你,肖桐,你知道海燕是我的人?”

    肖桐玩味地一勾唇:“谁不知道云家二小姐一晚上就多了个女儿出来了?”

    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望着云紫洛因为笑容而挑起的杏眸妩媚又好看,肖桐不由一阵心旌神弛。

    “你不打算报答我吗?”

    他突然问道。

    “报答?”云紫洛惊愕。

    肖桐如瓷般精致的脸颊浮出一抹笑容,在衣衫血色的映照下,越加衬得肤如玉,脸若月。

    “和我做朋友。”

    云紫洛觉得有些莫名,“我们本来就是朋友。”

    肖桐眸中的笑意加深,却摇了摇头,“你把楚子渊当作朋友,我却不是。”

    云紫洛无语。

    “你从来就没有正视过我。”

    肖桐说着,不觉有些悲哀。

    云紫洛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她不明白,肖桐明明是摄政王的人,为何还跟她靠得这么近。

    而她,是不是应该主动地离他远些,好避免摄政王迁怒肖桐?

    毕竟,那个男人现在恨不得同自己撇清任何关系。

    想到这,她的嘴角掀起一抹冷到极致的笑。

    话也到了嘴边,“肖桐,你这么想跟我做朋友,就不怕有人会跟你翻脸吗?”

    肖桐一愣,长眉轻扬了下,问道:“你是说赫连?”

    云紫洛淡淡道:“你说呢?”

    肖桐不由一笑:“虽然我跟赫连是自小同门学艺,我又直接为他效劳,但这不代表,他能干涉我的私事。”

    说罢,他深深看了眼云紫洛。

    云紫洛并没理解他语句中的深意,歪了头反问:“你们古代——额,我是说,你们不是最重兄弟情谊的吗?”

    肖桐轻笑:“可是,有一种感情比兄弟情谊更重要。”

    云紫洛蹙了蹙眉头。

    “我开玩笑的。”肖桐赶紧打消她的疑虑。

    “反正你只要知道,不管赫连对你是什么态度,我肖桐,永远随叫随到,所以有了麻烦,一定要来找我,我会心甘情愿地为你效劳。”

    云紫洛心中不由流出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来。

    就像当初,在自己人生地不熟时,楚子渊向她伸来一只干净的手一样,她觉得,肖桐这个人真的可以深交。

    至少,在他是摄政王的亲信时,他能毫无顾忌地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

    重重地冲他点了点头,云紫洛牵着海燕回了云府。

    待到了云浩的院子里,海燕见到吴大时又是一阵哭泣。

    吴大气得火冒三丈,咬紧牙关,怒骂:“这个臭婆娘!她好大的胆子!”

    姚玲玲从屋内出来,听了这事后也不禁大怒。

    “这世上居然有这样的母亲,连自己的亲生闺女也敢卖!”

    因为海燕与云浩都在,云紫洛也就没有向她解释事实,而是问吴大:“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师父这样追杀你们?”

    按吴大说的,十多年前他们就过上了逃亡的日子,否则也不会在逃亡过程中将云浩换到了云府以保安全。

    吴大苦笑不语。

    云紫洛眸光沉静,道:“把你师父的画像给我,既然他在京城,我勿必找到他,如果你们的隔阂能解便罢,若他非要杀你,就让我帮你除掉他!”

    “不!”吴大赶紧摇手,“不要动我的师父,虽然他现在恨不得杀了我,但我,还是当他是我的好师父,我唯一的师父。”

    说着,吴大的眼眶竟然起了一层泪花。

    云紫洛的心头不由一震,试探地问:“你还这么尊敬他?难道是你做错了事?”

    吴大点点头,却又摇摇头。

    云紫洛心中有火,“到底什么事你告诉我!我给你决断!”

    “不,小姐。”吴大一脸的坚决,“这是我的事,你不用插手!”

    其实他心中想的是,这事所有的知情者,都将难逃师父的毒手。

    告诉云紫洛,也不过是害了她。

    唉……他叹了口气,眼光不由往云浩的方向看去。

    相信自己,他真的没有做错……如果再回到当年,他也一定会这样选择!

    云紫洛见他坚定,也不想拂了他大男人的自尊心,当即一笑:“那好吧,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事,只是海燕,你也要护好她,让她跟浩儿住一起,给浩儿做伴。”

    能看得出,浩儿在云府的生活也很孤寂,而他明显很喜欢和海燕在一起玩。

    几人在云浩的院里吃过中饭,此时,院内已是雪白一片了。

    雪花并不大,可积少成多,庭院内已聚了薄薄一层白地毯,光抹抹的树枝也穿上了白雪做的礼服,半空中,雪帘纷飞,飘逸好看。

    见地面雪积得多了,云紫洛便不放心起来云建树,叫着云浩、姚玲玲一行人去前厅坐了。

    云轻屏正跟着轮椅上的云建树,四处迎客。

    云紫洛走上去,对推动轮椅的小厮道:“我来吧。”

    那小厮赶紧退让开来。

    云建树见她如此,脸上露出欣慰来。

    云轻屏则小脸一沉,冷冷地看着云紫洛。

    装好人?装孝女?你会,谁不会?

    当即来挤云紫洛,笑盈盈道:“二妹你玩去吧,有我在,哪里要你来推父亲?”

    云紫洛身子纹丝不动,皮笑肉不笑:“姐姐你的身子这么弱,能推得动父亲吗?还是到一边去歇着吧。”

    要云轻屏来推父亲,她能放心吗?

    说着一手抓住她的肩膀,不见她抬手动脚,云轻屏就乖乖地站到一边了。

    云紫洛推着父亲走向下一位客人,目不斜视。

    不少人好笑地朝云轻屏望来,似乎是听了云紫洛的话,又看到她被云紫洛轻易地推开,便笑她手无缚鸡之力,云轻屏羞得脸也红了。

    (第一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