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帮那贱女人说话

    第211章 帮那贱女人说话    景华王妃早就对他现在的行为不满意了。

    所以特意将陆承欢进京和生辰的事搞得如此隆重。

    摄政王拧起眉头,靠在舒适的马车车垫上,他不知道,景华王妃突然这么做是因为她感觉到了威胁。

    从前没有云紫洛的时候,摄政王以事业为重,不谈儿女私情,做为母亲,她也不能逼迫过甚。

    但自从有了云紫洛之后,她明显发现,原来儿子也是有六情七欲的,他也会被别的狐狸精勾走。

    而这次,趁着摄政王将云紫洛“赶”出南川王宫,两人关系僵化之时,她觉得这门婚事得早早办妥。

    陆承欢是她亲手选下的儿媳,十六年前,是她将这个小女孩抱进琉璃阁的,她从小就生活在自己的影子下,完全可以一手掌控。

    摄政王迫于母亲的压力,刚才出府便是景华王妃逼他去看陆承欢为明天的生辰宴会选的是哪家酒楼,让他好打点。

    却没想到,竟是醉云楼!

    那个名字,勾起了他无数痛苦的回忆。

    马车“咯噔”一下停住了,摄政王睁开清明的凤眸,高大伟岸的身子坐了起来,一手掀开车帘。

    “懿儿。”

    全身裹在棕红色大领袄子内的景华王妃由两名侍女陪在王府的黑漆大门前,柔声唤着他。

    “母妃?”摄政王大步过来,锐厉的眸光射向她身后两名侍女,喝道,“外面这么冷,怎么能让王妃来这里?!”

    “世子……”看着摄政王铁青的脸,两个侍女吓得腿都软了。

    “是我要来的。”景华王妃轻言轻语地说道,“承欢呢?”

    她狐疑的眼神扫了扫马车。

    摄政王未语,眉宇间浮出一丝不耐烦,问道:“母妃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先回树林了。”

    景华王妃动了动嘴唇,看着他,脸上浮出一抹笑意,“明天就是承欢的生辰了,母妃想知道,你打算送什么给她?”

    摄政王今夜的心情特别烦燥,强压着怒意道:“母妃,你要我去看看承欢选的哪家酒楼,我已经去看过了,至于送什么东西,这很重要吗?”

    景华王妃的脸容一僵,道:“你的礼物对她来说很重要。母妃在想,你若是没有什么好东西,母妃这里有一支蓝水晶的镯子,价值连城。”

    说着,她接过身后侍女手中的一个沉香色的盒子,轻启盒盖,取出一支蓝晶晶的镯子,递了过去。

    摄政王眉头一蹙,看了眼那支蓝镯子,一直未有任何波动的凤眸起了一丝波澜,很快,脸色恢复正常。

    善于掩饰情绪的他做得很好,连景华王妃也没注意到。

    摄政王的薄唇微微泛起笑,接过那根蓝水晶的镯子,什么话也没说,揣进了怀里,“还有事吗?”

    景华王妃的脸色变了一下,摇了摇头,目光含着期待地望着他。

    摄政王却已沉声道:“母妃回院吧,路上小心点。”

    说着,大步走进府内,刚走十几米,身后忽然传出景华王妃的一声尖叫,“啊!”

    摄政王眉头一拧,一转身,高大的身形如箭一般冲到了大门旁。

    一手揽过受惊往后退的景华王妃,凤眸微抬,朝门外一看。

    “那是谁家的女子,怎的如此,如此不知廉耻!”

    景华王妃颤着手指,指着街道那头徐徐奔过来的马,马背上一名女子脸朝下地趴伏着,一头墨发披散垂下,透着雪白的香肩,浑身上下不着寸缕,被一道道黑绳索紧紧勒着背上的细肉。

    摄政王的眸光“刷”的一下便沉了下去。

    那棕色的小马“哒哒哒”地奔跑过来,径直停在了摄政王府的门前。

    离得近了,甚而能看到洁白的后背上冻起的一个个鸡皮疙瘩……

    “来人!”摄政王薄唇微启,一声冷喝。

    鬼魂从身后飞了出来,目光同样冷沉,跃上前,正要揪那女子的头发看看脸容。

    女子匍匐着的脸突然抬了起来,脸色狰狞有如魔鬼。

    鬼魂一惊,倒退了两步,忽然转过了头,脸色一片雪白。

    “承欢郡主!”

    他面对着摄政王与景华王妃的方向,嘴唇颤了一下,却不敢回头看陆承欢。

    摄政王脸色微变,景华王妃呆住了!

    好半晌,她颤着嗓音叫道:“快来人!”

    几名侍女跟在她后头跑了过去,大家脱下外衣七手八脚地给陆承欢盖上,在一片杂乱中将陆承欢的绳索给解了。

    “鬼魂!”摄政王叫道,“现在无碍了,抱承欢回院再说。”

    鬼魂一咬牙,回身抱起陆承欢,冲进了后院。

    “赫连哥哥,是云紫洛,是云紫洛!”陆承欢的脸上扭曲着泪水,大声不甘地叫喊着。

    “云紫洛,这个恶毒的女人,比她娘还要毒辣!”景华王妃怒气冲天,“蹬蹬蹬”走到摄政王面前。

    “懿儿,你要给我们母女一个交待!这样对待承欢,她是不是想要毁去承欢的所有闺誉!”

    摄政王抿了抿薄唇,脸上笼罩着的阴云缓缓流动着,开口道:“母妃,我了解她,如果承欢不惹得她很厉害,她也绝不会这样做。”

    “你——你,你居然还会帮那贱女人说话!”

    景华王妃气得手指直颤。

    摄政王的心底无缘无故腾出一股怒气,,幽暗的眸中划过一道冷光,:“我都已经不和她在一起了,你还想怎么样?!”

    一甩长袖,他大步踏进王府,将景华王妃甩在了府门前。

    “云紫洛,你很好,比你娘要厉害得多!”

    景华王妃唇瓣喃喃,眸底闪过一丝怨恨。

    确实比林清清厉害!

    因为林清清从没有像云紫洛这样,三番两次地给她挑衅!

    “王妃,云紫洛一定是因为郡主和世子定了亲,所以忌妒之下才这么做,想要毁去郡主!”

    身旁的侍女添油加醋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

    景华王妃冷着脸,“我们先去看看承欢!”

    却说摄政王大步回到小树林后,沉声呼道:“鬼形!”

    鬼形闪身出现。

    “去查查承欢带出去的侍卫队。”

    “是!”

    半盏茶后,鬼形回来,果然如摄政王心中所猜测,侍卫队消失了。

    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被云紫洛处理掉了。

    鬼形站在一旁,脑中无限纠结着。

    二小姐呀二小姐,你这样做,让王爷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他心中笃定,就算王爷跟二小姐不在一起了,他也绝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然而,私灭南川王宫的侍卫队,就等同于对王室不敬……

    摄政王发着呆,没有说话。

    鬼形也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过了许久,鬼魂回来了,低声对摄政王道:“王妃在树林外面求见。”

    摄政王冷哼一声。

    他若不知她来是为何事,那他也就不是赫连懿了。

    “不见!”

    在他说“不见”的时候,鬼形的心真真正正放了下去。

    景华王妃想必是知道了侍卫队被灭的事实,想要来找摄政王要公道。

    王爷既然不见,那就意味着,他并不准备对云紫洛怎么样。

    心不仅松了下去,还很欢喜。

    看这样的形势,王爷接受二小姐的日子,并没他想得那么艰难啊!

    不说景华王妃在寒风中站了大半夜,却说次日清早,云府是整个地热闹起来。

    云建树在外厅接待先到的客人,周氏抱着小儿子在厅中玩乐,笑得眼都眯成了缝。

    云浩过来给她请过安,见母亲心情大好,脸上也不由带了些笑容,伸手过来,“母亲,小地弟真可爱。”

    岂知手还没碰到,就被周氏拦了回去,脸色微沉,“别乱摸!”

    云浩的手愣在了半空,看在周氏嗫嚅,“我只是摸摸,不抱。”

    周氏面色有些不悦,道:“谁知道你的手有没有轻重!你爹在前院忙,你也去吧。”

    云浩郁闷之极,一时说不出心中是个啥滋味,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走出前厅,冷风迎面吹来,他抬起头,看到天空中竟飘飘扬扬起一缕雪花来。

    原来竟下雪了,看到雪的快乐也无法冲去心中的茫然。

    难怪前几次自己每次抱着小地弟时,母亲都一脸紧张的护在周围,他原以为是母亲怕他抱不稳,会将弟弟摔到。

    (第一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