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洛儿,你瘦了这么多(求鲜花!!!)

    第195章 洛儿,你瘦了这么多(求鲜花!!!)    然而她倔强地仰起小脸,不畏不惧地迎上摄政王的眼光,同样清冷地望向他。

    摄政王与她对视片刻,便撤开了视线,右手的台,抓起马缰绳调转马头,低声吩咐五长老,“这里交给你了。”

    五长老大惊失色,他哪里是云此洛的对手,这不是明摆着将自己送往枪口吗?

    他赶紧一扭马头,也跟着摄政王的方向跑起来,带着手下人一溜烟地逃了。

    云紫洛并没有去追的打算,只是望着那渐渐融于黑暗的修长背影,心头堵住,竟说不出什么味道。

    “走!”

    根本无意追五长老,云紫洛一声清啸,双腿一夹,单手抓着雪杀,挥动雪杀作鞭,马儿泼剌剌就冲了出去。

    当务之急是掩护大长老,救出二长老!

    赶到城外庄子上,远远便看见那里是一片火海了。

    刚跑近没几步,一行黑影从远处直奔过来,“阁主!小阁主!”

    当先的正是大长老。

    云紫洛打马迎上,眯起杏眸,看到大长老半身染满血迹,那一片的黑色显得比别处更深更浓,他的怀里,抱着奄奄一息的二长老。

    “沿城郊官道分道离开。”云紫洛双眸一沉,已快速做出决定,“四长老,你掩护大长老几人从那条路离开,走小道,别走大路,我来善后,沿途记号。”

    面对云紫洛如此沉着稳重的一番话,四长老已没有时间去震撼了,他快速答道:“好!我们翻日照山出去改走水路,在钱江口相会,钱江有我们的分阁!”

    “行!”云紫洛抬起雪杀,在大长老的马后臀上重重一击,马儿驼着二人如剑般射了出去。

    “小阁主保重!”四长老匆匆丢下一句,打马追了过去。

    “剩下的人兵分三路。”云紫洛指挥着身边几十个黑衣下属,布出疑阵来。

    不一会儿,第一批追踪的人便赶了过来,然而也无法再肯定云紫洛一行的主向,分兵追击,兵力当即减少。

    云紫洛将人数散开之后,众人都觉得浑身一轻松,没有二长老要保护,战斗力陡然提升,隐在各小道的暗处伏杀敌人,竟是百发百中。

    云紫洛则沿着官道一路赶往钱江方向。

    琉璃阁服从于她的阁众而今如一盘散沙,必须要好好整理一番,方能为她所用。

    钱江,便是她的第一站。

    浓厚的夜幕下,马上,一袭黑袍随风卷起优美的弧度,清冷的月光下,男人的背影显得有些孤寂和萧瑟。

    “走了?”他低声问,声音低沉得有如上了年月的弦,磁性十足。

    “嗯,二小姐领着人成功突围。”鬼魅禀报道,看着摄政王的后背,放轻了声音,“王爷,毕竟是二小姐的人,就此放过他们一码?”

    摄政王听了这话,眉头一拧,冷声道:“鬼魅!你的话越来越多了!”

    鬼魅叹气,不语。

    男人的声音被风吹过来,“几个长老不可留!但既是跟着她出了日照,只要不来南川境内,本王不会为难他们。”

    他的声音微缓,腰微微一直,道:“下令,收兵!”

    鬼魅大喜,他就知道,王爷这次绝对不是那么认真的!

    如果王爷认起真来,那么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他也会必取头颅!何况,要是真下手,那个二长老也绝不仅仅是重伤,现在哪还有命在?

    王爷的目的只是驱赶大长老几个出日照,王爷最不想见到的事,就是琉璃阁重新回到林清清那一支去,所以,他不能留着这几颗毒瘤在心脏深处。

    只是,这一次,主子的做法是不是太委婉了些?

    虽然主子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可他还是听出来了,主子心中,对二小姐,终是不同的。

    想到王爷与二小姐的事情来,他的眉头又止不住皱了起来。

    云紫洛走走歇歇,一路观察着身后的动静,路过小城时也会稍事停息,却发现日照那边竟是毫无动静。

    十多天后,她终于抵达钱江,与大长老的人联系上了。

    一座民居的旧院中,身着普通平民服装的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坐在院中石桌中商量事议。

    这里,是钱江琉璃分阁的一所秘密接线点。

    云紫洛抬步从房中出来,手中拿着一沓写满字的宣纸,沉声命令:“将钱江区的几个头子召来开会!”

    大长老起身,立刻传令下去,好奇地朝云紫洛手中的宣纸上瞄了一眼,却不知道小阁主忙了一夜半天写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很快,钱江区的分阁堂主,分阁左右卫,和几个比较活跃的阁众陆续到了旧院。

    他们是第一次见云紫洛,虽然有大长老几个的介绍为铺垫,可乍一看到那张绝美如月的面庞时,这些男人还是忍不住为之惊艳。

    这几个分阁的都是林清清的忠实下属,然而,他们的年纪都不大,都是后进小生,只是听从父辈的命令,遵从家族的传统,这才一直奉着清清阁主。

    实际上,他们对清清阁主了解得并不多。

    所以,当这些年轻好胜、向来受人尊崇的男人看到云紫洛时,一面惊叹她的年轻貌美,一面却又露出不甚在意的表情来。

    尤其是云紫洛那一脸的笑意盈盈,典雅如淑女,他们更不会放在心上了。

    饶是真如大长老说的那么厉害,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罢了,能说不能做,凡事不还得靠着他们?

    从训练开始,云紫洛便纵横阴谋诡计的战场十多年,对于他们心里这些小九九哪能不看得清清楚楚?

    越是这样,她笑得越加无害,接了堂主、左右卫和阁众敷衍了事的行礼,便开口邀众人进前厅。

    前厅下有一排座位,云紫洛坐在对面的一张太师椅上,示意他们就座。

    厅门掩上后,大长老几个先坐下,其余人则坐到了后面。

    云紫洛清了清喉咙,清脆的声音不带一丝杂音,朗声说道:“今日召诸人来,是想在这里开一个内部会议,做为琉璃阁新一代阁主,我们要对抗的是十多年内阁中的叛乱分子,敌人十分顽固,而我方,则是一片散沙,急需一个整体的领导方案和详尽周密的攻克计划。”

    说丰,她打住话头,扫视了一下坐着的人,微微一笑,“我就是新的领导,以后还请大家配合我的工作。”

    大家都点点头。

    云紫洛转头问钱江区的袁堂主,“你们认为,钱江区目前的琉璃分阁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袁堂主一怔,还未说话,一旁的右卫笑了笑道:“我觉得一切都很好,没有出过什么事。”

    云紫洛勾了勾唇瓣,点头道:“是没有出什么事,但是,也没有做出什么出色的效果来。”

    袁堂主面色微变,却没有说什么,右卫却忍不住脸色立即一沉,道:“小阁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紫洛淡淡道:“我的意思就是,要想发展壮大我们的队伍,现在这样还不行。”

    “那您有什么高招?”右卫的话已经变得尖锐起来了。

    “我们在祁夏有五个联络点,这远远不够,我们可以在偏僻的地方重新设阁,三个月内,将阁数扩展到十五个,一年内,三十个。每阁统一设立相应负责人员,由专人在各镇各乡招纳新进人员,选出优秀之人送往元京,由我统一教导训练,一年后回各地派用,分阁阁主,每月在元京召开一次会议,阁众,每年必须到京城来参加一个月的训练和学习。”

    云紫洛长话短说,娓娓道来,口齿清晰,听上去十分悦耳。

    未等右卫反应过来,她已递出手中那沓宣纸,含笑道:“这里是详细规划,几位过目。”

    袁堂主接了过来,看到那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时忍不住叫道:“好字!”

    加上刚才云紫洛的一段分板,他对云紫洛不由有些改观。

    右卫则蹙了蹙眉,探头过来察看,目光中却充斥着不服输的劲头。

    匆匆扫了一眼规划,他已抬起头,质问道:“小阁主,您说每年我们都要上京学习一次,由您训练,请问,您是自己给我们训练还是请哪位高人出山?”

    云紫洛轻笑,“自然是我本人。”

    右卫当即勾唇冷笑一声,“小阁主,虽然您是我们的阁主,可您才多大,您自认为就比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厉害,经验都丰富吗?”

    云紫洛杏眸微挑,并没回答他,而是微微侧过身子,脸朝向右边那堵墙。

    突然间双手金光乍现,云紫洛翻转玉腕,动作快如闪电般,没有人看得清她的动作,只听见“刷刷刷刷”风声不绝,眼前金光乱颤。

    这些人都禁不住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云紫洛的手,想要将她的动作看清楚,她到底在干什么!

    然而,云紫洛已然停手,轻轻一拍双掌,笑道:“想做一名成功的杀手,动作必须要快、狠、准,少了一样,都不行。”

    说完,她锐利的眸光朝那面墙上盯去。

    众人转头一看。

    “啊!”

    一阵惊叫爆发了出来。

    对面那堵墙上,整整钉了二十四把金光闪闪的飞刀!从左到右,按三枚金刀锁定了一个人的穴道的话,只是她刚才的出手,便已经要了八个人的性命!

    墙上,一排飞刀!

    如她所说,确实是快、狠、准!

    “啪啪啪啪!”

    无言的沉寂中,热烈的掌声震天价响起来。

    云紫洛微勾唇瓣,侧头看向右卫,红唇微吐,“我有没有资格教你们?”

    “有……”右卫震呆了,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看过如此快的手法!声音微弱无力。

    “有,太有了!”袁堂主激动得脸都红了,“小阁主少年英雄,如此厉害,我们琉璃阁有救了!”

    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相视一眼,同时发出了欣慰的笑来。

    “先给我好好研究一下计划。”云紫洛冷然打断了他们。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钱江的分阁人众对云紫洛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从心底真真正正接受了这个阁主,唯她马首是瞻。

    一个半月后,云紫洛作为琉璃阁新任阁主的第一个计划顺顺当当在钱江实施开来。

    接下来,她和几位长老一路北上,路途中建了十个分阁点,并且在每个地方找专人负责开一家醉云楼分号,毕竟,这么多人也要养活是不是?

    此行便耽搁了不少时间,待她回到祁夏元京时,摄政王早就先她回来了,而她在路上消耗了整整六个月的时间。

    摄政王府,书房。

    男人斜倚于铺着虎垫的太师椅上,黑色的长衫一路滑至地面,脸容冷峻,剑眉攒成一个大大的川字。

    摄政王伸臂撑起自己的身子,皱眉望着手中的文件,脸色一冷,抬起毛笔飞速批下几字:允,待办。

    而后放下笔,揉了揉发疼的眉心。

    “王爷!”鬼魅敲了敲房门,走了进来,低声道:“刚才有人报,城中出现了琉璃阁叛徒的踪迹。”

    “琉璃阁叛徒?”摄政王的五官都是一跳,语气也带了些色彩。

    鬼魅点头,却没再说下去。

    “哪些人?”摄政王又问。

    “大长老几个人曾出现过。”鬼魅知道,摄政王不会亲自在元京对他们动手。

    “哦。”摄政王看着鬼魅那张从容的脸,薄唇张了好几张,像是想要问什么问题却始终难以启口。

    鬼魅则一脸淡定,装作没看到。

    半晌,摄政王无力地垂下凤眸,道:“给本王上些饭菜,本王饿了。”

    有消息就好……

    鬼魅一喜,要知道这几个月来,王爷比以前更加深沉了,更是常常心不在焉,很难得的会在公事时走神,更没有主动要过饭菜,提过饿的事。

    看来,王爷心中,果然是没有放下啊……

    他摇了摇头,何止是没有放下,他甚至能常常在摄政王脸上看到极度的懊悔之色,有时候,书房内还会出现无缘无故的砸东西的声音。

    主子啊主子,你又何必使自己为难呢?

    ***分界线***

    却说云紫洛风风火火赶回云府,为了不让云建树生气,她只得又将面纱戴上,话说这大半年来不戴面纱习惯了,突然戴上还真不习惯。

    守在门口的侍卫乍一见她,先是一惊,而后大喜过望。

    “二小姐,您回来了?”

    “还不去通报爹爹?”云紫洛风尘仆仆的脸上勾起一抹笑容。

    “是,是!老爷天天念着您!”侍卫两脚抹清风,一溜烟跑进了府。

    云紫洛将马交给另一名侍卫,拖着沉重的脚步进府,径直朝正院走去。

    远远的,便听到一阵欢声笑语在院中传来,十分热闹,显然丫环们是不敢在正院如此放肆的,那却是谁?

    云轻屏?不像。

    云彩丽?也不像。

    正思忖着,一阵滑轮的响声从侧面摇来。

    “洛儿……”云建树激动的声音响起。

    “爹爹!”云紫洛扭过头来,一阵说不出的喜悦从心间徜出,小跑了过去。

    “洛儿,你怎么瘦这么多!”云建树端详着她尖尖的瓜子脸,颤声问道,“在外面吃苦了吗?”

    云紫洛望着他,没说话,嘴角扬着大大暖暖的笑意,半晌,没有任何征兆般,眼前迷雾一片。

    “洛儿你怎么哭了?”云建树的声音陡然变了。

    在晶莹的泪珠将落之时,云紫洛抬手接住,拭干眼角,眼前才变得清明起来,语含浅笑,“没事啊爹爹,我是太想你了,喜极而泣。”

    “好,好,这不就回来了吗?瞧你怎么一下瘦这么多,下巴都快尖得没有了!你都去哪历练了?”云建树忍不住地问。

    由于云紫洛大刀阔府整改琉璃阁时,就已经严令阁中任何人将她的消息传出去,五长老六长老那边更是怕云紫洛的相貌给他们带来不利,自是不会张扬。

    南川一带的人虽然疑惑,受了上面的吩咐,谁也不敢乱说话。

    “将祁夏周游了半圈。”云紫洛款步走到轮椅后,素手推起他的轮椅来。

    半年多没见到父亲,虽然他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早有瑕疵,但不影响她第一份浓郁和谐的父女之情。

    想到这些日子自己在外面漂泊,累了,她坚决不想赫连懿,那么可想的人,也就只有云建树来,

    再一次回到父亲的身边时,她的心境早已不和出发时相同了,那种回归的感觉紧紧裹住了她的心。

    云建树不住回头打量云紫洛,眸中满是疼爱的光芒,絮絮叨叨地说着:“你母亲最近食补很多,正好也给你补补,瞧瞧,回来竟瘦了一圈,你是在外面饿的吗?”

    云紫洛扑哧一声笑,刚要回答,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传来。

    “小姐!”

    她还未来得及回答,一个身影已飞了过来,双手紧紧搂住了她的腰肢,桃儿将大把眼泪都抹到了她的衣襟上,“小姐,你想死桃儿了!”

    云紫洛震惊的却不是这件事,她一把拎起桃儿的衣领,惊讶地问:“桃儿,你会轻功了?”

    桃儿听了这话,小胸脯立刻一抬,得意地点头,“是啊,小姐,我学得怎么样?是展兴教我的!”

    看到她满脸溢不尽的幸福,云紫洛的眸光有些呆滞,心脏有如被尖针狠狠刺了一下,心瓣朵朵散开。

    那样幸福、夹杂着小女人满足的笑,似乎,已经离她很远了……

    耳边,桃儿的声音在继续,“展兴半年前就从东林回来了,回来就教我轻功,他说我学得快呢!”

    云紫洛失笑,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是啊,你学得快,展兴还真是把你宠得无法无天,居然敢在小姐面前得瑟起来了!”

    桃儿学得自然谈不上快,但是言语间却能看出展兴对她深深的爱。

    此时,正院内又传出一阵笑声,云紫洛转开了注意力,眉头一挑,问道:“爹爹,家里来了客人?”

    云建树的脸色一怔,道:“是啊,他们还不知道你回来了。云恒,快去告诉夫人!”

    这才对云紫洛解释:“是你外婆、母舅和小姨几人,早几个月就从老家赶来了,你母亲这么大年纪产子,有他们照顾我也要放心得多。”

    云紫洛心内不以为然,表面则点点头。

    谢谢流浪的貓咪的16朵鲜花和好几个荷包!还有shanshan88111(5)、静漠105(2)、歆蕊宝儿(2)、18665781469(2)、sallyhao、78929、15805933728、yang璐125的鲜花!继续求!月底倒计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