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真容(求鲜花求鲜花!)

    第192章 真容(求鲜花求鲜花!)    然而,却有一个怒气冲冲、清冷如月的声音在珠帘之后一声厉喝,“放肆!”

    “哗”的一声,珠帘被女子的纤手怒而一绞,绳帘断掉,无数圆珠呼啦啦尽数滚下!

    云紫洛沉着小脸,大步走了出来,手中握着的一把圆珠愤然朝摄政王的方向掷去,用上了打暗器的劲力。

    摄政王一呆,本能地避开这些来势犀利的圆珠。

    然而,重点不在这里。

    当云紫洛走出来后,殿上殿下的琉璃阁人众全都惊呆了!

    女子一身雪白的长裙迤逦至地,黑如瀑的墨发松松挽着发髻垂在脑后,秀出修长圆润的脖颈,黑与白,演绎着极致的美。

    绝美如仙的小脸腾满了怒气,柳眉倒竖,杏眸圆睁,红唇紧抿!纵是发怒,却也不减她的倾国倾城!

    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她那张脸!她那张脸啊!

    凡是琉璃阁的中年人,包括那九个堂主中的八个,都是从林清清时代过来的,谁没有见过这个美若仙子的阁主?

    乍然听到她的一声清喝,再看到多年不见的阁主从珠帘后怒然而出,能不震呆了吗?

    个个石化当场!

    好半晌,颤抖的声音此起彼伏。

    “清,清,清清阁主……”

    “扑通!”五长老和六长老的双腿不受控制地颤倒在地,给云紫洛跪了下去,“阁主饶命!阁主饶命!”

    殿内顿时被他们的声音惊醒过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全部跪了下去。

    不管怎么样,林清清在他们的心中还是相当有威信的。

    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难看的脸色略微回转了些,心中冷道,真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啊!

    当即也跪倒在地,口中呼道:“参见阁主。”

    当然,他们的“阁主”跟其他人口中的“阁主”是不一样的。

    三个长老随即想起这个问题来,小阁主怎么会在琉璃阁?

    难道是摄政王——

    而摄政王此时完全被这一幕惊得五雷轰顶!

    攸然起身,傻呆呆地看着殿下朝云紫洛跪下叫“清清阁主”的一帮黑鸦鸦的人头,薄唇颤动了好几次,愣是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云紫洛则沉着俏脸盯住摄政王,“把你刚才最后说的一句重复一遍!”

    摄政王仍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十三娘已忽然起身,指着云紫洛大声道:“大家不用害怕!她不是清清阁主!清清阁主没有这么年轻!”

    其他人听了这话连忙抬头打量,个个面有疑色。

    云紫洛转过头来,紧紧盯住十三娘,冰冷的笑容从嘴角生起,声线含着一线诡异,“你说的对,我不是清清阁主!”

    十三娘微微松了口气。

    云紫洛乍然抬高的声音在大殿内响了起来,“但是,谁也别想伤害我的人!”

    她说着,锐利的眸光在殿内缓缓看了过来,生冷的目光像是要把在场的每一个人生吞活剥了似的。

    不能不说,那酷似林清清的一对杏眸,散着薄凉的杀意,确实让这些人心惊胆颤不已。

    五长老和六长老听到十三娘的话时,两人都是一惊。

    这既不是林清清,那么,是她的女儿?

    林清清的女儿今年才多大?而且没有在琉璃阁呆过,那有什么好怕的?

    当即两人一跃而起,指着云紫洛道:“你到底是谁?居然假冒林清清!”

    “林清清?你们改口还真快!”云紫洛忍着满腹的怒气,知道陆承欢这西贝货就是五长老和六长老弄回来的,标准的叛徒!

    五长老扬声道:“刚才王爷也说了,林清清胡作非为,不守本分,早在几年前,我们已经将她清理出琉璃阁的门户了!”

    六长老接着道:“你若是林清清的女儿,那你的身上也流着她的血,不配来到我们琉璃阁!”

    这两句话不说则已,说出来云紫洛更是大怒!

    她娘死都死了,居然在死后还被驱出了琉璃阁!死后还被这么羞辱!

    “我不配来琉璃阁吗?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配不配来!”云紫洛说完,“刷”的一声便从腰间抽出了雪杀,一对杏眸染满了杀意。

    “我倒要让你们看看,这琉璃阁是我云紫洛的天下,还是你们这群叛徒的天下!”

    说完,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已迅速站到了她身前,纷纷举起武器。

    五长老和六长老见她旋开雪杀的手法熟练老道,优美轻松,刚才还大意的心思立刻收敛起来,身子往后一纵,退到七八步外。

    五堂六堂的下属立刻拥到他们身后,其他几堂的见势不妙,全站到了他们那边。

    两两相对,一方面是几百人,一方面却只有四个人,大殿内鸦雀无声,唯有汹涌的杀意忽明忽暗,如潮水般起伏不定。

    四长老低声道:“他们的好手很多。”

    二长老压低着嗓音答道:“没办法,只得护着小阁主冲出去了。”

    大长老则目光精灼地盯住五长老,眸光内满满都是恨意。

    忽然,云紫洛将雪杀缠回到腕上,冲着五长老和六长老,红唇勾起一抹不带任何感情的笑来。

    而后回头,看到摄政王已经从宝座上站了起来,眉宇若有所思,高大的身材缓缓下殿。

    她的心头便涌上了无限酸涩。

    如果不是他带头侮辱自己的母亲,其他人又怎会——

    只是,赫连懿许是不知情,但五长老跟六长老是母亲身边的人,这样做太过分了,而且还连带着她也辱及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朝摄政王招了招手,敛笑,脸上没有带任何表情。

    “赫连懿,你过来。”

    摄政王微一抿唇,朝她走去。

    见云紫洛竟然直接唤摄政王的名字,五长老、六长老都吃了一惊。

    “他们刚才骂我的话你听到了?”她沉声问。

    反正现在对他脸色也暖不起来。

    摄政王“嗯”了一声,到现在心中还是震惊着的,目光也不住在她脸上搜寻端详。

    云紫洛咬了咬唇,声音微微一软,道:“那你就由着他们这么欺负我吗?”

    说完眼眶就红了。

    “洛儿……”看到她的眼角渗出晶莹的泪珠,摄政王的心头当即就乱了,什么想法都抛到脑后不顾了,赶紧抬袖去擦。

    殿内所有人都看得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

    五长老跟六长老心中同时有一股不妙的感觉在升起。

    十三娘则是目瞪口呆。

    摄政王不是最憎恨林清清的吗?他对着这张和林清清一模一样的脸,怎么竟能如此温柔?

    当然,她不知道摄政王根本没看过林清清。

    “你替我扇他们三掌!”云紫洛仰起小脸,委屈地要求。

    她知道,要摄政王杀他们是不可能的,与其这样,还不如扇他们老脸几个耳光子,相信做为两代长老,面子也够丢得尽了。

    摄政王看着她满脸的委屈,心头如同一根根刀在剜一样,恨不得立刻将五长老跟六长老撕成碎片。

    可是,他并不是那种在每个场合情都大于理智的人。

    而在这个时候,情知不好的五长老叫了出声:“王爷,她是林清清的女儿啊!”

    六长老也反应了过来,“是啊是啊,王爷,你看她那张脸,就跟当年林清清勾人的表情一模一样,你怎么能被她迷惑呢?”

    而云紫洛的脸则气成了血红,侧过头就骂,“丫的你老娘才勾人!”

    恕她教养再好也要泼口大骂了,何况她从来对恶人不择语言。

    摄政王的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那张脸……努力稳住心神,他沉声开口,声音已然嘶哑,“都出去,全给我退下!”

    琉璃阁的人目光在云紫洛脸上转了一圈后,收回所有的震惊,给摄政王行告退礼,有序地离开大殿。

    五长老和六长老则是满腹的不甘。

    他们最担心害怕的事是摄政王会被这个小妮子所勾/引,那时他们可就惨了。

    这个林清清的女儿,看上去根本和林清清一样,是个难对付的角色啊!该死的她竟然留了个这么厉害的女儿!

    大殿内,只有大长老几人陪在云紫洛身边未离去。

    摄政王还未开口,云紫洛已开口道:“大长老,密阁在哪里?我想跟我娘再验一下血。”

    她听大长老说过,在离开琉璃阁的时候,他曾偷偷留下林清清的一幅画像和一瓶血,供在了密阁之中。

    “好,属下这就带阁主去。”大长老拱手答道。

    “懿,跟我一起?”云紫洛见摄政王脸色深沉,不由牵了牵他的衣袖,柔声问。

    摄政王沉默了下,点点头。

    还有一章得等明天中午或晚上,周末也不得消停,要培训,比上班还忙,还得写规划写总结写公开课教案,呜,坚决不断更哦。。。趴了一下午了,筒子们给点鲜花鼓励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