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当年的兵变

    第190章 当年的兵变    “母妃,您消消怒。所见并非是实,即使是大长老几个为洛儿疗伤平气又怎样?这不代表她就是新阁主。”

    摄政王眉宇深沉,吐字清晰,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

    “我不信!”景华王妃怒道,“若然真不是,你又为什么封起世子宫,连母妃都不准踏入半步!”

    想到这事景华王妃便是一肚子火。

    今早听到探报的心腹来回说,摄政王是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云二小姐,当时云二小姐是和琉璃阁的几个长老在一起。

    而昨晚凤星转移,血玉易主的事她也听陆承欢提起了,乍闻这一消息,惊得立刻来世子宫问讯。

    岂知世子宫竟已重重守卫,没有摄政王的亲口命令,一只苍蝇都放不进去。而她都到门口了,摄政王居然不容许她进去!

    摄政王看到景华王妃眉宇间的怨恨,薄唇微微一勾,淡淡道:“母妃怕是忘了,您已经十多年没有来儿臣的世子宫了。”

    景华王妃一噎。

    摄政王浅浅笑道:“世子宫内早已习惯了冷清与孤寂,所以儿臣才拦了您没让进。”

    景华王妃的脸微微一红。

    在摄政王独揽祁夏大权之前,她哪里关心过儿子一点半分?只是发动所有兵马去寻找夫君,整日以泪洗面。

    摄政王每天清早天不亮就到书房学习,一日三餐在书房和教场度过,晚上月亮升起来才回世子宫。早晚各给景华王妃请一次安。

    景华王妃只会严厉地问他学习情况,逼他进取,却从来没有关心过他,爱护过他,摄政王的一切生活事宜全部自立。

    自摄政王长大后,在祁夏崭露头角后,她才略略关心起摄政王的终身大事来。

    可是等他长大了,她又突然发现,这个儿子已经离自己好远好远,所以,她才努力地想要把他夺回来。

    摄政王静静地看着景华王妃,每一次他都那么珍惜和母妃在一起的点滴,看到母妃都会很激动很开心,只为获取她的一点关心呵护,然而,每一次,都是失望。

    现在的他,已经不想再去苛求了。

    有洛儿,便足够了。

    景华王妃见儿子这么固执这么冷酷,那张肖似夫君的英俊脸庞竟有着当年同样无情的表情,她的心头攸地就冰凉了下去,一直凉到心尖上。

    摄政王欠了欠身,薄唇微动,说的什么话景华王妃已经没有心思听了,看着他转身离去。

    “来人!”她拍掌。

    “王妃。”两名暗卫从角落里出来。

    “盯好世子宫,一旦有动静随时向本妃报告!”景华王妃疲惫地扶住廊柱。

    “是!”

    摄政王回来时,云紫洛已经吃饱了,正倚着宫院的大树仰脸看天。

    几缕浮云从空中流过,闲闲的,淡淡的白云托着蓝晶晶的天空好看极了。

    “洛儿。”摄政王声线温和,薄唇轻轻扬着,坐到她身边。

    云紫洛抿了抿唇,低下视线,却没说话。

    “洛儿,还在生我的气吗?”摄政王伸手将她揽在怀里,表情闪过一丝无奈和痛苦。

    云紫洛任他抱着,还是不说话。

    “洛儿……”摄政王的声线带着乞求。

    云紫洛的红唇微微一动,推开了他的胸膛,淡淡道:“赫连懿,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欺瞒我了。其他的事情我不管,国家政治你母妃那都是你的私事,但是和我有关的事,明知会影响我们感情的事,你却根本不当一回事。”

    摄政王动了动唇,没有发出声音,低下头去,半晌道:“是我的错。”

    云紫洛叹了口气,转开了头。

    正这时,鬼魅的声音在一道墙外响起,“世子,是时候了。”

    云紫洛眉头一挑,摄政王已抬头应了一声,“嗯。”

    云紫洛不问他去哪里,摄政王站起身,牵过她的小手,“洛儿,和我一起出去。”

    “不去。”

    “今天是琉璃阁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回总阁续职的日子。”摄政王提醒道。

    云紫洛心头一动,杏眸微眯,看了他一下,站了起来,“走吧。”

    刚出来就看到姚玲玲,她是被鬼魅带过来的。

    “洛儿!”姚玲玲见到她时,一脸担忧得快要哭出来了,“你去哪里了?我们找你找得好辛苦!”

    云紫洛愧疚地一笑,看着她道:“玲玲,说来话长,以后再说,鬼魅他待你好不好?”

    姚玲玲脸一红,“他敢对我不好。”

    见她一脸娇羞的小女人样,云紫洛的心放回了肚里。

    “洛儿,走了。”摄政王在一旁低声叫唤。

    这次陆承欢重伤在床,摄政王代一阁阁主之义迎接三位老一辈的长老归来,此种重要严肃的场合,姚玲玲是没有资格参加,更不能进琉璃总阁的。

    带上云紫洛,已经不合规矩了。

    摄政王与云紫洛坐着气势雄伟的高头大轿,在一路百姓的围观与欢呼下抵达日照城中央的琉璃殿。

    轿子并没停,从正门抬进了殿,直到殿后,外人看不到的地方,摄政王才牵下了云紫洛,交待她坐在内殿的珠帘之后。

    内殿只她一人,外殿则一会儿聚满了人。

    云紫洛透帘望去,殿下当先站着九个黑衣人,七男两女,年纪有中年有老年。

    九人英姿飒爽,站在殿下,领着身后一众青衣人,拱手道:“琉璃阁五堂、六堂、七堂、八堂、九堂、十堂、十一堂、十二堂、十三长老领各堂精英参见王爷!”

    除了在南川,大家叫摄政王世子,在祁夏包括日照,都唤他王爷。即使是四鬼,在南川也得遵守这个规矩,回到祁夏后,称呼才会变换过来。

    “起吧!大长老到哪了?”摄政王高居宝座之上,气相威严,沉声询问。

    “已经进城了。”刚才报自己是十三长老的中年女子朗声答道。

    “十三娘带长老们去外面迎接。”摄政王发下命令。

    “是。”

    在十三长老的指挥下,按照堂的顺序各堂人马鱼贯出殿。

    云紫洛眉头蹙紧,心中扑通跳了几下。

    那晚在石屋内,她跟三位长老商讨了今日之事。

    也得知了,林清清在世的最后一年,琉璃阁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去向。

    阁中当时被不明力量所控制,林清清的旧部被发配到偏远地区。

    不久,五长老和六长老带回了清清阁主的亲生骨血,通告全阁上下,清清阁主正式将阁主之位传给亲生女儿,暖玉为证。

    大长老几个林清清的心腹都不敢相信清清阁主如此年轻就撒手放任琉璃阁不管,更不信五长老和六长老带回来的女娃就是清清阁主的亲生女儿。

    但他们也始终打探不到林清清的任何消息。

    只是没过多久,天边那颗一直亮着凤星突然殒落,林清清供在琉璃阁中的牌位香火也自动熄灭。

    林清清竟然死了。

    他们震惊不已,联合了所有依旧忠于林清清的旧部,一面对抗琉璃阁新的势力,一面派出人马在天下间寻找清清阁主的踪迹和死因。

    最后将目标定在了祁夏元京,直到王长老发现云轻屏后才知道了云府,目前三堂王长老仍在元京追查此事。

    而琉璃阁这边,几年后,陆承欢无故认了景华王妃为干娘,摄政王横空插手琉璃阁的事务,而琉璃阁上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五长老和六长老更是十分迎合。

    大长老几个肯定的推断出十六年前的幕后黑手跟南川皇室有关。

    近些年不停死去的旧部人马和摄政王有莫大的关系。

    五长老、六长老怕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被南川皇室控制住了。

    云紫洛想到这些,眉头蹙得更深了。

    原本这些事和她无关。

    可如果,她真的是林清清的女儿,那么,这些事她就不能袖手旁观。

    即使有那么多佐证,她内心深处还不能十分肯定大长老几个的话。

    见殿外已经没什么人了,她轻声唤道:“赫连懿。”

    摄政王见人走得差不多了,正想着进来呢,听到云紫洛终于喊他的名字了,十分欢喜,大踏步掀帘而进。

    “洛儿,坐着闷吗?人还没到,要不要我找几个人来陪你说话。”摄政王细心地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