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莲子粥

    第132章 莲子粥    “小姐,这就是饭团吗?看上去好诱人哦。”桃儿吞了吞口水。

    “不急,等会儿有你吃的。”云紫洛笑出了声,用锅铲帮忙,又做了两个小点的。

    云紫洛将饭团装进食盒,又熬了两碗梅干莲子粥,一起带回西院。

    刚到西院院门时,便听见里头有人说话声。

    一进去,院内站着的两个身影便回过了头。

    一身紫衣的是楚子渊,青衣的是楚寒霖,看到云紫洛时,楚子渊先快步走过来。

    “洛儿,你身体好些了吗?”

    说这话时,他的眼光有一闪而过的复杂。

    他出宫的时候,正碰上进宫的摄政王。

    摄政王与云紫洛都来得这么晚,他们两人昨晚竟又是在一块吗?

    想到早上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理由,没有立刻进宫,云紫洛只得硬着头皮圆谎,“还有些头痛,刚才出去走了走,现下好多了。”

    说着吩咐桃儿将早餐摆上。

    楚寒霖背着手在旁边站了许久,见云紫洛没有招呼他的意思,犹豫片刻,上前开口道:“云紫洛,本王听说你身子不适,特地抽了个空当回王府看看你。”

    云紫洛轻笑,抬头道:“是吗?那洛儿谢过四王爷的关心。”

    楚寒霖十分不喜欢她这样的口气,却没有说出来,反倒改口,“洛儿,你将是本王的妻了,又何必跟本王这么客气,还叫四王爷?叫我的名字,寒霖。”

    云紫洛刚刚接过桃儿手里递来的饭团,险些没拿住跌到了地上。

    侧头看楚寒霖时,却见他一脸的严肃和认真。

    楚子渊在一旁讥笑了一声,斩钉截铁道:“洛儿是不可能与你拜堂的,她只可能是八王妃。”

    云紫洛刚咬进嘴里的饭团又是差一点吐了出来,惊异地看着楚子渊。

    楚寒霖自负一笑,回过头来,一字一句地问:“八王妃?八弟,你说得也太早些了吧!洛儿答应你了?”

    楚子渊面色微微尴尬,却也不敢问云紫洛这个问题。

    “我会努力的,但是你,四哥,你是半点机会都不会有的!”

    “那也未必。”楚寒霖勾唇一笑,“洛儿从前那么爱我,就代表,她还会再爱上我。”

    云紫洛实在忍不住了,小脸一拉,沉声喝道:“你们俩说够了没?当我不存在吗?!”

    楚寒霖与楚子渊都是一怔,不再说话。

    直到好久之后,楚寒霖才发现了异样,惊呼:“洛儿,你这吃的是什么东西?”

    楚子渊也一挑眉,似乎才从沉思中反应过来,“洛儿?”

    云紫洛慢吞吞地咀嚼着手里的饭团,淡淡道:“包菜饭团。”

    “这——是不是很好吃?”楚子渊的眸光中划过一丝艳羡,赶紧凑过来巴巴地道,“洛儿,这是你新做出来的吃食吗?上次你送给我的棕子特别好吃,我几天就吃完了,这个,能不能也做点给我啊?”

    “这是洛儿做的吗?”楚寒霖瞪大了眼,不敢相信地指着饭团问,“还有什么棕子,洛儿,你送了什么好吃的给楚子渊了?本王怎么没有?”

    云紫洛轻嗤一声,看着他道:“四王爷,您还是叫我云紫洛吧,洛儿这两个字,我听着从你嘴里叫出来,真是不习惯。”

    他还好意思问他怎么没有?

    靠,他是自己什么人啊,为什么要送给他吃啊?

    云紫洛无语。

    楚寒霖被她几句话一堵,颇为尴尬,不过很快调整了状态,笑道:“那本王就叫你紫洛吧,这真是你做的?”

    云紫洛没有再回答他,而是转头对楚子渊道,“当然可以了,明天早上过来请你吃早餐,今天来不及了。”

    楚子渊还未说话,楚寒霖叫起来,“紫洛,我刚才看食盒里还有个比这个还大的饭团!不信打开看看。”

    说着,楚寒霖走过来一把揭开食盒盖,掀开了保暧的白布,一个香喷喷的白米饭团出现在众人眼里。

    楚子渊眉头微动。

    云紫洛已夺过食盒,脸色很是阴沉,“楚寒霖,你别把我当作自己人,我的东西别乱碰!”

    “这是做给谁的?”楚寒霖无视她的话,问。

    云紫洛不想被他怀疑什么,淡淡道:“我爹的,等会儿让桃儿送去云府的。”

    两人果然再无猜测。

    待云紫洛与桃儿吃完早膳,云紫洛用白布将饭团裹了几层,藏在了怀里,再叫桃儿提着空食盒去云府,自己跟着楚子渊的马车进宫。

    进得内门后,弃车换轿,两顶轿子往御花园而去。

    远远便听到有戏子的歌声飘来,走近了,原来在御花园正中的空场上搭了一个戏台子。

    太后、摄政王、长乐公主都坐在了台下第一排。

    周氏、云轻屏、何夫人、何纤儿等几个进宫来陪的女着散坐在四周。

    太后与长乐公主正笑着叙话,摄政王独自坐在右侧的位置上品茶,凤眸微眯,望向戏台上,眼光却没有焦点。

    一个小太监过来低声道:“太后,摄政王,公主,云二小姐到了。”

    摄政王的凤眸顿时张开,眼中划过一道亮光,拿着茶盅的手指微微一颤。

    云紫洛已走到太后面前,行礼道:“太后姑姑千岁,摄政王千岁,公主千岁。”

    太后关切地问:“洛儿的身子好些了么?”

    “不碍事的,只是有些头痛,劳太后姑姑挂怀。”云紫洛的脸上挂着职业性的笑容,仅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太后叹道:“今天叫你父亲来时,他也是身体不舒服,你要是有时间,等会儿就回去看看。”

    云紫洛一惊,爹爹身子不舒服?怎么可能?

    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爹爹是想借此办法拖延她跟四王爷拜堂不成?

    与太后闲话了几句,太后赐座。

    长乐公主在一旁狐疑地盯着云紫洛看了半天,既不敢确定,又十分怀疑,干脆坐到摄政王身旁,毫无顾忌地问:

    “赫连懿,那天是不是云二小姐跟你一起去的月牙楼?”

    此言一出,四旁的人都惊讶地看过来。

    楚子渊与楚寒霖坐在了摄政王下手,听的更是清楚。

    楚子渊的脸色当即便冷了下去,想起那天,他问云紫洛去了哪里,云紫洛毫不耐烦的态度,心里更是烦躁起来。

    摄政王眼光看也没看她一下,薄唇轻启,冷冷道:“云二小姐是四王妃,本王对别人的妻子不感兴趣。”

    长乐公主听了这话,一颗心放回了肚里。

    太后的眉宇间却明显划过不悦。

    长乐公主说话那么直接,却不知,她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让人怀疑自己准媳妇的名声!

    云紫洛只是淡淡喝着茶,心中却在想,好多千金都来了,玲玲今天怎么没来?

    云轻屏的眉眼却是一动,低下头,看着自己涂着丹红的指甲,眼光急转起来。

    摄政王将茶盅搁在桌上,起身道:“太后,公主,本王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下,等会儿再来。”

    说完转身离去,干脆利落。

    “赫连懿,等等我!”长乐公主连忙跳下座位,追了过去。

    然而摄政王走得太快,几个弯一转便没影了。

    云紫洛此刻虽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在喝茶,眼光却悄悄在注意周围,便发现云轻屏跟周氏低语了几句,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座位。

    楚寒霖坐在前面,并没注意到。

    台上的戏换了一折,唱的是一对夫妻久别相聚的场景,很是感人,云紫洛偶尔也能听进去两句。

    突然感觉到身边走过来一个人,她回过头,一名宫女提着茶炊走到她身边,给她续茶,低声快速说了一句:“二小姐请出来一下。”

    说完又给太后几人添了茶,离开时给了云紫洛一个眼色。

    云紫洛见太后看戏看得入神,也没有向她打招呼,跟着宫女出去。

    到了无人处,那名宫女才回头道:“鬼魅大人在御花园园口等您。”而后匆匆离去。

    云紫洛轻蹙眉,若真是鬼魅来找她,那必是摄政王了,他在皇宫里约自己做什么?不怕被人发现吗?

    想是这么想,她还是回到戏台下,跟太后说要去方便,这才往御花园外走去。

    楚寒霖听她说去方便,并没太多注意,坐在他身边的楚子渊却留上了神,并不好意思跟出去,而是悄悄对身旁一名侍卫说了一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