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比不上洛儿的手指头

    第130章 比不上洛儿的手指头    “怎么?你要保着她?!”长宁公主大怒。

    摄政王轻笑,凤眸扫视了一眼厅中十六名侍卫,“你想惹起众怒吗?”

    长乐公主一怔,不明白他的意思,大声道:“谁敢动本公主?”

    摄政王依旧是笑,却俯身对宁侧妃说道:“你来了也有一个月了吧?”

    长乐公主疑惑了半晌,“她才来半个月?”

    “嗯。那你挑个男人吧。”摄政王伸手朝这些人中一指。

    宁侧妃满脸雪白,可她也知道这个命运是逃不过的。

    自己是景华王妃送到府上的,一同还有三个姐妹,全被摄政王拿去送人了。

    她们的身世并不清白,只是长得好,才被景华王妃看中,送来南川。

    但她们的姿容便是她们唯一的依仗,简简单单被摄政王送人,如何甘心?

    但在来之前就已经听说了,前些年送过来的女子还有被送入妓院的,所以,摄政王这样的安排,她也只得听从了。

    随手在侍卫中一指,“就他吧。”

    说着,宁侧妃款步过去,挽住那名侍卫的手臂,飞上一个媚眼。

    那名侍卫都快激动晕掉了,旁边的侍卫纷纷投来羡慕的眼神。

    然而,长乐公主不知道怎么回事。

    震惊地捂住嘴道:“赫连懿,她这是做什么?”

    摄政王冷冷看了她一眼,没有作声,挥手让那名侍卫携佳人离去,缓步步上台阶。

    长乐公主急忙跟过去追问。

    摄政王终于毫无感情地回过头来,说道:“本王的妃子不是本王一个人的!”

    “啊!”长乐公主惊得花容失色,“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摄政王冷冷睨着她,“做本王的妃子,就要被一群男人共享。”

    长乐公主惊呆了,“真的假的?”

    摄政王哼了一声坐下。

    鬼魅无语了,鬼形站在另一边,更是瞪目结舌。

    王爷这理由,还真绝!

    岂料他们都没想到,长乐公主接下来的反应绝不是如此!

    “太好了!”长乐公主脸现惊异的笑容与满足,“赫连懿,我嫁你嫁定了,这么一群美男子都是我的罗?”

    她咽了口唾沫,看了下面站着的十五名侍卫健壮的身材,想入非非。

    摄政王怔了一怔。

    忽然想起了什么。

    难道说,关于这个长乐公主的传说竟然是真的……若是正常的女子,只怕早就被他吓走了。

    于是,长乐公主更加惬意起来,连赞自己选对了夫君不题。

    这天晚上,云紫洛坐在灯下缝制着手中一件袍子,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回忆,加上云紫洛这双手的熟练,她现在缝布绣花来运针如飞。

    一只宝蓝色丝绸缎面的薄衫长袖已在她手上缝了出来,绣着玉兰花暗纹,极是清雅。

    窗棂轻轻一动,云紫洛心里一动,急忙将手中的针线全藏进了柜里,刚做好这一切,低沉沙哑的男声已然响起。

    “洛儿,我来了。”

    “懿!”云紫洛披垂着雪白纱制的自制长款睡裙,款步走来。

    一身黑袍的摄政王/刚转身,就震得呆住了。

    橘色的烛灯下,女子浅笑盈盈,一袭拖至小腿的薄纱长裙衬出了她前凸后翘的身材,肩膀略显瘦削,腰肢不堪一握,一双洁白的玉足轻踏在地面之上。

    “洛—儿……”摄政王的声线猛然变低,叫得极为艰难。

    大脑一片混乱,三步并两步就冲过来狠狠揽住云紫洛。

    看上去蛮瘦的她其实圆润丰满,摄政王完全要缴械投降了,身子飘飘然起来,横抱起云紫洛,与她一起滚到了床上。

    “赫连懿,你又想发疯吗?”云紫洛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只得张开双臂,躺在床上做大字型。

    “洛儿,你怎么能这么诱/惑我?”摄政王沙哑的声音里满满都是抱怨,“你怎么能穿这样的衣服,我,我受不了了。”

    云紫洛抚额,“这衣服也没什么啊,你想多了吧。我以为长乐公主在你府上,你不会来呢。”

    “怎么会,洛儿,我心里只有你。不来看你,你以为我睡得好?”

    摄政王放低了声音,轻刮她的鼻子。

    云紫洛满足地笑起来。

    摄政王趁机直入,舌头卷起她的舌尖迫不及待地缠绵起来,男人略带野性的气息席卷而来,云紫洛一阵头晕脑眩,而后慢慢适应过来,伸臂勾住他的脖颈,与他对吻起来。

    好久,摄政王才放开她,轻喘着粗气。

    “洛儿,下次别穿成这样了。”摄政王既感觉兴奋,又倍感无奈,“不过等你嫁给我了,你还可以穿得更少些。”

    云紫洛的脸微微一红,温柔地瞄他,“你想哪去了?”

    “这里。”摄政王翻身对她,情不自禁地抓住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早已硬了的地方。

    “啊!”云紫洛惊呼一声,脸颊羞得通红,“赫连懿,你怎么能这样!”

    摄政王再也忍不住地翻到她身上,俯下颈项,与她脸贴着脸,脸颊处也烫得怕人。

    “我那里难受,都是你的错!洛儿,唉。”

    见他这个模样,云紫洛又疼又怜,不再说话。

    两人静了一下,又感到腿上跳了一跳,云紫洛终是忍不住好奇心的驱逐,伸出手,朝那里又摸了一摸。

    摄政王整个人立刻兴奋了起来。

    “洛儿……”

    含着期待的低唤声,他搂住云紫洛的腰,深情地看着她的眼,轻啄她的额头。

    听到他的唤声,云紫洛心里早就被甜蜜灌满,那只手,也鬼使神差地覆在了那隆起处。

    “好舒服,洛儿,你摸着它,真舒服。”

    摄政王弓起腿,隔着衣料,轻轻将那肿大在她手掌心磨蹭了两下,不满地唤道:“洛儿……”

    这一声叫得云紫洛心都软了。

    “懿……”她抬头脉脉情深地看着他。

    “洛儿……”摄政王朝她更加靠近,睁大凤眸凝望着她。

    “懿,你真是个孩子。”云紫洛的心头满满都是爱意,轻抚了下他优美的下巴弧线,“是个大孩子,只属于我的大孩子。”

    此刻的他,再无白日里那股冷酷的威严,再无那冷漠得拒人千里的气质,有的,只是爱恋,只是深情,只是相互依赖。

    摄政王的嘴角却全是幸福的笑容,“洛儿,只有你,说我是孩子。”

    云紫洛幸福得依偎进他的怀里,不依道:“不行么?就是就是就是。”

    “是是是。”摄政王的声音已经宠溺得快要滴出水来,在她额上一通乱吻,表达着自己无法说出的爱意。

    云紫洛感到手下那个滚热的硬物还在继续增长抬头,心中惊愕,这样下去还得了。

    赶紧收手,可又想着必须得转移他的注意力。

    连忙道:“我去拿个东西。”

    飞快地从床上奔了下去。

    “洛儿!”

    摄政王正享受得舒服呢,云紫洛一眨眼就不见了,他感到怀抱中一阵空虚,也本能地跟着下了床。

    云紫洛从外室进来时,身上已经换了一套中衣了,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云紫洛暗叹,以后还是穿这个比较好。

    “洛儿——”摄政王啼笑皆非,向她张臂,温柔地唤道,“过来。”

    云紫洛坐到了梨木椅上,端起水喝了一口。

    摄政王这才觉得口渴,赤脚走过来,蹲在云紫洛面前,拿过她的杯子也喝了几口,又在茶壶中续了水。

    抬头与云紫洛平视,却发现云紫洛的脸上有阴影笼罩。

    “怎么了?”他小心翼翼地问。

    云紫洛红唇一嘟,满脸委屈,“懿,今天有人欺负我。”

    摄政王的脸色迅速就变了,眸光“刷”一下便冷了下去,脱口问道,“谁?”

    云紫洛不说话,只是哼哼唧唧着表达着不满。

    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便想出这一招来。

    果然管用,男人所有的心思都立刻被转移了。

    看到云紫洛受了委屈的模样,摄政王心上有如万把金刀同时绞上般,疼痛钻心,不禁站起来,疼爱地将云紫洛抱到腿上,反身坐到了太师椅上。

    揽紧女人,连连吻住她的唇,极柔地问:“洛,告诉我是谁,发生了什么事?”

    云紫洛感觉到那里已经没有反应了,心中偷偷一笑,躲在他的怀里,侧眸凝望着他。

    摄政王急了,“快说!”

    “说了又怎么样。”云紫洛故意道,“那人在你手下做事,说了你又不会处罚他的。再说他也没对我如何,就是骂了我几句。”

    “什么?”摄政王一张脸阴沉无比,手指关节扳得咯吱直响,“谁敢骂我的洛儿?竟然如此胆大!本王怎么可能放过他?”

    云紫洛只觉得心里满满都是蜜。

    伸臂勾住他的脖颈娇问:“真的吗?我说了,你真的不放过他吗?听说你还蛮重视他的。”

    怀里的女人挂在他的脖子上,娇软的身体靠在他健实的胸膛之上,摄政王已是无限满足,锁着她的腰,宠溺地低声询问:“可是连洛儿的手指也比不上,洛儿想要怎样我就怎样。”

    “那杀了。”云紫洛轻轻道。

    “嗯,那杀了。”摄政王跟着她的话走。

    “砍头。”

    “好,砍头。”

    “剁了!”

    “好,剁了。”

    云紫洛扑哧笑出声来,捏弄着他的双颊,“小懿懿,我又不是妲已!”

    摄政王狐疑地问:“妲已是谁?”

    云紫洛便跟他解释,“妲已是古代一个君王的宠妃,最喜欢杀人了,想着各种各样的毒辣办法害人,那个君王十分宠她,也就由着她胡来,结果国家就被灭了。”

    摄政王低笑出声,“有这样一个国家吗?”

    “有啊。”云紫洛当然知道在这里是没有的。

    摄政王摇头,浓眉微扬,薄唇勾起一个大大的弧度,刮刮她的鼻子,“傻丫头,那是君王自已不会管理朝政,才会导致灭国,跟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云紫洛未料他竟是这么想的。

    摄政王突然便敛了笑容,正色地看着她,薄唇轻启,一字一句道:“我若为帝,你便是我的妲已。”

    云紫洛怔住,只感到心里一阵淡淡的喜悦流出,嘴角忍不住便是一弯。

    “懿,已经没事了,那人被我教训过了,要是再敢犯,我再告诉你。”

    摄政王却不同意,又问了几遍,见洛儿真的不说,只得暂时作罢。

    转而与云紫洛额贴着额,深情道:“洛儿,我抱你去睡觉好不好?”

    “嗯。”

    摄政王拥起她翻上大大的梨木床,两人并排仰面躺下。

    两只手,一大一小,紧紧地牵在了一起。

    “懿,你给我讲故事吧。”云紫洛睁眼看着床顶,提出一个无赖的要求。

    “讲故事?”摄政王为难道,“这个我不擅长。”

    “随便讲一个,我睡不着啊。”

    摄政王沉思了半晌,说道:“好。”

    低沉磁性的嗓音轻轻在她耳边响起,“从前有个小女孩,不喜欢说话不喜欢玩耍,每天就在自己的院子里坐着。她父亲便找来一名先生专门教她写字画画,弹琴练棋。有一天,下棋下到忘我的时候,中饭都没吃,丫环在她身边放了一碟圆饼,她拿起来就吃,结果放在嘴里却怎么也咬不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